第十三章 原由

莉姐的面容又浮現在我的腦海之中,我向莉姐許下的誓言,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腦海中迴盪:

“無論什麼時候,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帶着你,我去到哪裡就帶你去哪裡,永遠都不會拋下你。”

我聽到我的口中喃喃不清:“是我對不起你,莉姐,是我拋棄了你,背棄了我們的誓言,是我對不起你,是我……”我開始回想起莉姐的音容笑貌,回想起我們在一起時的歡聲笑語,打情罵俏。“其實,是不是人又有什麼關係,那怕你是一個扎紙人又有什麼關係?雖然已晚,但是我確定,確定我們之間的感情是真的,這世上在沒有什麼比那更真!你沒有欺騙我的感情,欺騙我自己感情的是我自己……我們一起生活的一切,我都無法忘記,也許,我們真的可以永遠在一起的,但我卻在不安與恐懼之中迷失了自己,將這一切親手葬送!其實,哪怕你永遠都是一個扎紙人又有什麼關係呢?”

“她本來是可以再世爲人的。”黑老頭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我陡然驚起,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望着他。

“迷街,入者迷於其中,不得出路。本是與世隔絕的存在,唯有每年中元節之時,纔會與外界相連,方能出入。其實更早以前,迷街只是一個不大的村莊,村民誤信邪術,妄想以精血餵養扎紙人,來讓扎紙人爲自己鞍前馬後,養老送終。不曾想這是一個惡毒的詛咒,村裡所有人全都深陷其中,禍延後世子孫。這就是作繭自縛,所有人都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變成了活生生的扎紙人。不得不在每年中元節,將一名中元節出生的男子於子時鐘聲響起之時放火燒死,來祭祀詛咒的根源——那個最初食人精血的扎紙人。求得寬恕之後,再食活人血肉,以便重新獲得一年的生命,有血有肉的人的生命,否則,將會徹底變成一個沒有靈魂的扎紙人。”

“所以,他們每年都會到處找一個像我這樣的人,抓來燒死,然後再把其他抓到的人殺死,食其血肉……那你說莉姐可以轉世重生是怎麼一回事?”

黑老頭冷冷地笑着:“看來,你冷靜下來了。”

我撲通一聲,跪在黑老頭面前:“八爺,我求求你,你告訴我,你剛纔說莉姐可以轉世重生是怎麼一回事?”

黑老頭扶起我:“小夥子,你坐下來,我們慢慢說。”

我點頭,坐在牀上,靜靜地盯着黑老頭。

“其實,施術者在施術的同時也留下了一個脫離詛咒的方法,那纔是尋找中元節生辰之人的真正價值,因爲中元節是地官的生辰,這一天出生的人都有地官庇佑,在這七月半當晚鐘聲響起之時,由中元節生辰之人帶領離開,就猶如有地官庇佑,便可以脫離詛咒。”

“就這麼簡單?”我有些不敢相信。

“就這麼簡單,不過一回只能帶出一個人,而其他人則必須死”

且不說人性到底有多可怕,單說誰會願意當這個“好人”呢?即使被矇騙,但是當他明白這一切時,生死攸關啊,他會作何選擇,我自己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嗎?再說,誰又會願意眼睜睜的看着他人離開,從此逍遙快活,而自己卻失去生命,變成一個沒血沒肉的扎紙人?

我不禁感嘆:“果然,就像我那好兄弟說的一樣——人類是一種慾望沒有上限道德沒有下限的高級動物。”

啪,啪,啪,黑老頭拍起了手:“精闢的見解!”

“等等,既然你知道一切,爲什麼不一早告訴我。”

“那你告訴我,我該如何告訴你?”

我啞口無言,誠然如黑老頭所講,沒辦法說明白的,我一定不會信的。

“那,既然需要用我來當祭品,爲什麼他們不乾脆在我一到就把我抓起來?”

“他們不敢妄動,怕傷及你性命,另外你回想一下,你是怎麼進去的,都幹了些什麼?”

怕傷我性命,而影響獻祭,而鐘聲響起之後,則是不得不動手嗎?至於我都幹了些什麼,我記得當時我有在安慰莉姐,抽菸,幾乎不停地抽菸……我知道了。

“是明火,我當時抽着煙,他們懼怕着明火。”我又開始傻笑,“難怪,莉姐說,我就是抽上一整天也沒關係,還一見到人羣就讓我點菸,原來菸草上的明火是我的保命符。”

莉姐,真是用心良苦,她果真沒有想過要害我,是我錯怪了她……

“不僅是明火,在七月半當天,哪怕只有一點火星都可以把他們燒成灰燼。”

扎紙人對火焰是如此的懼怕,即使在擁有血肉之軀時,這源自靈魂深處的恐懼也讓他們對火焰畏之三分,但諷刺的是,作爲人類生存時卻離不開火。我不禁想起,莉姐爲我做飯時,鼓起了多大的勇氣,就是因爲一個“愛”字。可是,這份多少人追求一生也得不到的愛,卻被那個被愛着的我親手葬送!

長時間的沉默……

“剛纔,我問你莉姐怎麼樣了,你說你不知道。”我找出一根菸,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莉姐,她……果然……是死了嗎,永遠的變成了一個沒有靈魂的扎紙人。”

黑老頭點了點頭。又陷入了沉默,良久,我把菸頭扔到腳下,踩滅。

“那今年中元節,迷街的大門是不是還會打開?”

黑老頭搖了搖頭:“也許會吧,但是你也得找得到才行。”

“難道連你也不知道迷街怎麼去嗎,你不是還在那裡開了一家壽衣店嗎,你對迷街的一切是那麼的瞭解啊?”我不相信黑老頭的話,我不敢相信,也不能夠相信,因爲那意味着我再也見不到莉姐了,哪怕莉姐已經變成了一個沒有靈魂的扎紙人。

“老夫也只是偶然的機會,才進入迷街。當老夫發覺時,已深陷其中,雖然最後看明白了詛咒的真相,但是詛咒的力量遠遠的高出了老夫的能力,畢竟時代變了,老夫早已不復當年的神勇,天下太平已成過往。”黑老頭的言語中透露出了幾許的無奈。

“連無常也沒有辦法了嗎?”

“辦法?哼哼,如果不是你意外的倖存下來,恐怕老夫現在也還困在迷街之中。”黑老頭他那短粗的手指指向了我。

我,是我將黑老頭帶出來的?我陷入回憶之中……我想起來了,在最後,我拿着引魂燈在黑暗中奔跑時聽到腳步聲,原來是黑老頭在後面跟着。

“不過,我倒寧願還困在迷街之中,當看到你孤身逃出來的那一刻,我就知道,結束了。”

是因爲當時逃出來的只有我一個嗎。是的,結束了。莉姐的期望,我的愛情,我的誓言,還有迷街的詛咒都結束了。其實,結束的還有我的人生。

“你最後的那聲嘆息?”

“你應該明白。”黑老頭的臉上露出了苦笑,貨真價實的苦笑。

是的,我明白。

……

“原來,無常也會有感情。”

“蒼天尚且有情,又何況我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老怪物呢?”黑老頭起身準備離去,“時代真的變了,謝老七走了,老夫也是時候離開了。”

“八爺,保重。”

黑老頭摘下帽子,放在心口,向我道別:“保重。”

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三章 原由第一章 出走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一章 出走第一章 出走第一章 出走第七章 買東西第三章 迷情第九章 突圍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二章 豔遇第二章 豔遇第七章 買東西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九章 突圍第三章 迷情第九章 突圍第一章 出走第九章 突圍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三章 迷情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五章 迷街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章 犀照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九章 突圍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五章 迷街第十三章 原由第三章 迷情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三章 原由第四章 盟誓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頭第一章 出走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一章 脫出第五章 迷街第十一章 脫出第四章 盟誓第二章 豔遇第七章 買東西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頭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章 犀照第二章 豔遇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七章 買東西第一章 出走第三章 迷情第一章 出走第七章 買東西第二章 豔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一章 出走第五章 迷街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九章 突圍第十章 犀照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六章 黑老頭第六章 黑老頭第六章 黑老頭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二章 豔遇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四章 盟誓第七章 買東西第九章 突圍第五章 迷街第二章 豔遇第六章 黑老頭第二章 豔遇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七章 買東西第四章 盟誓第三章 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