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結局

整個酒店,所有的燈光電器都在突然間失去光亮,整棟大樓陷入一片漆黑,樓上樓下到處都傳來人們驚慌的聲音。說起來,我淋浴時,燈光也曾突然熄滅掉,想來,黑老頭就是那時進來的。不多久,燈光又亮了起來,整個酒店又恢復了供電…… 但房間裡,沒有了黑老頭的身影,只剩下我一個人,木然地坐着。回想着黑老頭說過的話,莉姐一切都計劃好了:讓我點着煙,在鐘聲響起之時,一起離開……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這一切都葬送在我的手中……

天沒亮,我就退掉了房間,搭上一輛出租車。我打定了主意,我要去莉姐的家,至少,我也想要離莉姐更近一點,只有這樣,我才能真正感覺到我還活着。我說明目的地,司機嚇了一跳,那麼遠?我只道,你說多少錢,馬上跟我去取。司機一愣,最後說了一句:“有錢就是任性,走你!”

……

在我來到莉姐家門前之時,已是第二天下午。我伸出手撫摸着已經鏽跡斑斑的防盜門,回想着之前的種種,我深深地陷入回憶之中……許久,有人拍我的肩膀,我回過頭,是樓上住的那位老婆婆。

“小夥子,你怎麼還站在門口發呆啊,我出去遛彎兒時你就在,這都兩個鐘頭了,你沒帶鑰匙啊?”老婆婆四下看了看,好像再找什麼人,“小莉呢,還沒回來嗎?”

聽老婆婆提起莉姐,我那脆弱的堤防,瞬間崩潰,我哭的淚如雨下,跪倒在地。老婆婆嚇了一跳。

得知莉姐遭遇不測,老婆婆眼有淚光,安慰着我:“人不傷心不流淚啊,小夥子,你節哀……”

送走了老人,我又回到門前,看着這個熟悉的大門。我找到一根鐵絲,將門打開,進到屋內:一切都是那麼的讓人懷念,我又不自覺的陷入到回憶之中。再回過神來,已是夜半更深。我靜靜地躺在牀上,不去理會這半年來的塵與埃。一股倦意襲來,我閉上了眼睛,在夢中我彷彿又回到了那段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之中,又看到了那張世界上最美的臉和那最美的笑容……

醒來已是中午時分,我猛然坐起,激起了沉睡半年的塵埃,嗆得我直咳嗽。我打開窗子,不禁回想起,以前莉姐也是這樣打開窗子,然後叫我起牀,我賴牀的話,她就會撲上來搔我的癢。想到這兒,我開始傻笑。

“是啊,莉姐就是那樣叫我起牀的……”我傻傻地自言自語。

我坐到沙發之上,拿起遙控器,機械性地打開電視。回想之前,我和莉姐依偎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打情罵俏,但此刻,偌大的沙發上,只剩下我一個人孤獨寂寞地回憶過往,唉——!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我呆坐着,任憑眼前的電視屏幕,熒光閃爍,色彩斑斕。直到一個熟悉的名字映入我的耳朵,我纔將飄遠的思緒拉回,我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盯着電視屏幕:

“某市派出所所長王某於昨夜凌晨在辦公室內吞槍自殺,有關部門已展開來調查,據悉王某被一自稱其情婦的女子舉報……王某涉嫌受賄、涉黑、走私……”

我有些不敢相信,這是作繭自縛了嗎?還是因果報應啊。

我又開始歇斯底里:“哈哈哈哈……”

我感到淚水在我的臉上滴落,我不知道自己笑了多久,也不知道到底是哭還是笑,更不知道此刻自己臉上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表情,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的心情。

“報應啊,真是報應啊!哈哈哈哈……你終於死了,你活該,誰讓你對不起我媽!你活該,哈哈哈哈……”我近乎瘋狂地破口大罵。

“你罪有應得,連那個**也反過來捅你一刀,你真是活該,你這負心負情的混蛋……你負心負情,負心負情……”

我又何嘗不是一個負心負情的混蛋,我有什麼資格罵我的父親,就算我再怎麼恨他,他始終也是我的父親,生我養我的父親……我又開始哭泣。之前我還調侃自己,對不起父母,是啊,我真對不起父母,我辜負了他們對我的期望。但我更對不起的是莉姐,我辜負了她的一片真情,是我拋棄了她,背棄了我的誓言:

“我王上發誓,無論什麼時候,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帶着你,我去到哪裡就帶你去哪裡,永遠都不會拋下你,有違此誓,家破人亡,不得好死!!!”

家破人亡,不得好死。哼哼……哈哈哈哈……真是報應啊,誓言應驗了,我真的家破人亡了;我必然不得好死,在餘下來的日子,我也只能在無盡的自責與悲痛之中度過,等待着上天來賜予我那生命的終結。

我不知道自己又哭了多久,我的精神已經頻臨崩潰。我木然的起身,走到牀邊,躺到牀上,我想回想起莉姐的溫度;我站到窗前,我想感受到莉姐的呼吸;我來到廚房,我又看見了莉姐的忙碌;我坐回到沙發上,感受着莉姐的慵懶……莉姐,莉姐,你在哪裡?爲什麼我感到如此的空虛,如此的孤獨,如此的寒冷。

夜幕降臨,寒風凜冽,室內溫度低到了冰點,但我心早已如墜寒潭,根本不會在意那一點點寒風。

朦朧中,我好像看見了——在我上鋪的那位兄弟,在一片白茫茫之中,他緩緩的向我走來。奇怪,爲什麼這時你會來?莉姐呢,爲什麼來的不是莉姐,難道,莉姐她真的不願再見到我了嗎?她一定恨透了我,恨透了我這個負心負情的混蛋,一定是的。

我上鋪的那位兄弟,走到我面前,他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還記得,我曾經說過的話嗎?”

“我記得我曾經對你說,如果有一天,我遇見了生命中的那個她,我要對她說出我所知道的最浪漫的話:

‘不能攬你入懷,我要手有何用;沒有你的空氣中,我又何須呼吸;活着不能和你在一起,那麼生命還有什麼意義?’

你還記得嗎?”

我記得,我當然記得,當時他就坐在上鋪,看着天花板,傻傻的笑着。

“可惜,我沒能把握住那個機會,現在,我也永遠失去了向她訴說心聲的機會……”

但是你對我說這些又有何用?我幫不了你,我連我自己都幫不了啊……

他嘆了一口氣,我感受到,他這一聲嘆息中有多少的心酸,多少的無奈還有多少的淒涼。他手扶我的肩膀,露出一絲苦笑。

“時間不早了,我該走了。”

我看見他眼中閃爍着淚花,我也感到自己的視線變得模糊不清。我們向彼此做着最後的道別:

“保重,我的兄弟!”

我從夢中驚醒,這是?……天已經亮了,我躺在地板上,居然還沒有凍死,真是奇蹟了,看來老天還不想收我這個負心負情的混蛋。我想要起身,但感到渾身痠痛,頭暈目眩,我摸了摸自己的頭,我在發高燒。我勉強的從地上爬起,在沙發上坐下,回想起昨晚的夢。

“不能攬你入懷,我要手有何用;沒有你的空氣中,我又何須呼吸;活着不能和你在一起,那麼生命還有什麼意義?……”我在口中喃喃地重複着。

你說,你失去了說出這句話的機會,我又何嘗不是?然而可悲的是,是我自己親手葬送了這個機會。如果當日,我沒有進到那個廚房之中;如果,我沒有打開那道門;如果,我沒有買那個犀牛角;如果,我選擇相信莉姐……有太多的如果,可惜都被我錯過,結果就是我親手葬送了我的誓言,最珍視的感情,還有最心愛的女人。

不能攬你入懷,我要手有何用;沒有你的空氣中,我又何須呼吸;活着不能和你在一起,那麼生命還有什麼意義?對啊,不能和莉姐在一起,那活着還有什麼意義?有什麼意義?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那麼,我爲什麼還要活着。

我摸到廚房,我有些不能視物。我找到一把水果刀,還記得這是我和莉姐一起外出買的。我顫抖地拿起刀,緩緩地割像我的手腕,切膚的劇痛深深地刺激着我身上每一條神經,但我卻在笑,也許我的面容扭曲,但我確確實實的在笑。

我緩緩地回到牀上躺下,放空我的手臂,任由鮮血一滴又一滴地滴落在地板之上,就猶如當日那一聲又一聲催命的鐘聲,但是,我沒有了對死亡的恐懼與不安,反而感到的是前所未有的釋然,我用盡最後的力氣,擠出一絲淺淺的微笑,靜靜地閉上了眼睛……

在夜半更深的夜晚,我又蹲在路燈下,叼着煙,手裡擺弄着手機。一輛汽車從我身邊經過,又倒了回來,停在了我的面前,車門打開,我看見了一雙紅色的高跟鞋,緊接着下來一個盤着頭髮的女人,長的白皙細緻又有韻味,是莉姐,讓我魂牽夢縈的莉姐!她正站在我的面前微笑地看着我。

莉姐,莉姐!……

(全文完)

本書完結,看看其他書:
第一章 出走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七章 買東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七章 買東西第五章 迷街第三章 迷情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二章 豔遇第九章 突圍第九章 突圍第三章 迷情第四章 盟誓第九章 突圍第九章 突圍第十一章 脫出第五章 迷街第十章 犀照第十章 犀照第十一章 脫出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十章 犀照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章 犀照第一章 出走第二章 豔遇第七章 買東西第十一章 脫出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十章 犀照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五章 迷街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四章 盟誓第一章 出走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七章 買東西第十一章 脫出第二章 豔遇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三章 原由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七章 買東西第四章 盟誓第一章 出走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一章 出走第二章 豔遇第二章 豔遇第十章 犀照第七章 買東西第一章 出走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三章 原由第九章 突圍第二章 豔遇第四章 盟誓第五章 迷街第六章 黑老頭第四章 盟誓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章 犀照第三章 迷情第二章 豔遇第四章 盟誓第九章 突圍第三章 迷情第十一章 脫出第四章 盟誓第七章 買東西第四章 盟誓第十一章 脫出第二章 豔遇第六章 黑老頭第五章 迷街第四章 盟誓第十一章 脫出第三章 迷情第三章 迷情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四章 盟誓第五章 迷街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九章 突圍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五章 迷街第四章 盟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