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原委

唐可心死後我還得走回家真是討厭,心中更怨恨南宮熠了。走到家都已經天亮了,推開門看見南宮幽睡在樹上。

我心疼地叫着幽:“幽醒醒,醒一醒。”

幽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到我立刻清醒了拉着我的手急切地說:“主人你回來了!你到哪裡去了?”

我雙手叉腰生氣地說:“你怎麼睡在這兒?你知不知道這樣會生病的!還有我去哪,幹什麼事你不用知道。”

南宮幽在那兒笑呵呵地說:“主人你是在爲我在外面睡而關心嗎?”

我臉紅的對他說:“你少臭美。”南宮熠被這喧鬧聲所吵醒出來看了看,可是卻看到那小狐狸和南宮幽在那打情罵俏心裡不知爲什麼多了一團火。我注意到了南宮熠的存在,立刻停止了話語,當然幽早就注意到了只是不高興理罷了。

南宮熠一身帶**味來到我面前冰冷的說道:“藝晗,你昨天干什麼去什麼了?”

我十分厭煩地說:“你們一個個都這樣,你們煩不煩啊!”

這時候,南宮熠和南宮幽到十分默契地說:“我這是關心你,怕你出事!”我在一旁偷着樂,那兩人真不愧是兄弟呀!

在兩人爭鋒相對時相府那可出了事情。

相府的丫鬟看見自家的大小姐躺在血泊裡下了一大跳立刻叫人救命,那唐可心是命喪當場是沒有救的。那相爺看道自己的掌上明珠這般模樣當場嚇暈,那相爺夫人也哭暈了。

當他們醒後立刻大發雷霆地說道:“無論用什麼辦法都要把這個兇手找出來。”

這事國相都鬧到妖皇那了,南宮熠聽寒冰說後立刻回宮了我聽着寒冰的敘述,心裡別提多開心了。

南宮幽看出了我的心思說 :“唐可心是你殺的吧。”

我隨意地答道:“不錯,那唐可心就是我殺的。不過這又怎樣呢。”

南宮幽疑惑地問道:“她與你無怨無仇爲什麼殺她呢?”

我冷笑道:“呵呵,無怨無仇這仇大着呢!”

我坐在千秋上回憶着:“那時候我16歲,爹賭博賭輸了把我暫壓給了相府。在相府裡我當一個小丫鬟洗衣拖地做飯都做了,一旦做了不好就要被打。有一次我被打時還了手,那人看我武功不錯就把我送到相府二少爺那裡當陪練。

在這裡是人都知道二少爺是一個好色之徒,我去簡直是羊入虎口。我調到那裡的第一個晚上,他聽說這次來的陪練是一個美女立刻跑去那位美女的房間瞧瞧。他走進去看見我是一個美女立刻撲了上去,我看見後當然要防守於是打了起來。

他被我打的鼻青臉腫的,老爺夫人怪罪下來了那二少爺幫我擋了,本來沒什麼事了可那位大小姐來找麻煩了。我正在幹活她就把我叫到她房間去了,她對着我潑了一盆冷水。

當時我心裡十分惱火,她還破口大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你竟敢勾引我二哥,今天我就要收拾你這個狐狸精。這些天來不是毆打就是辱罵,各種欺負都受夠了。當她欺負我的第一天起,她就簽訂了死亡契約。

南宮幽說道:“主人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遭遇,放心吧,有我以後你不回再受欺負了。”

我聽着雖然很好笑但是卻很溫暖我柔和地笑道說:“謝謝。”南宮幽被這微笑所折服了,這真的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