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

到達後山的時候,天空已是掛滿繁星,不過從遠處來看一會兒依舊是那種有可能下大雨的情況。

“好多蟲子啊!”

雖然在城牆入口旁邊有一段水泥路,但由於是靠近大山,而且是盛夏,蚊蟲依舊很多。

“我似乎意識到了個很嚴重的問題”埠力珥突然說。

“什麼……”

“咱們怎麼進去?拿**炸嗎!”

還沒等我們問他意識到什麼問題的時候,他就已經搶先回答了。

(!)

的確,城牆門口一半被磚頭和水泥擋住,另一半又被水泥牆糊的死死的,就算是最小隻的螞蟻想進入都不是件易事,更別說是我們了。

“啊……”

埠力珥說的我們啞口無言。

(怎麼辦啊,要不去借個鐵鍬挖?)

我的確不甘心這麼一個好的想法就此被終結。

………………

“過去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就在我們因無法進入城牆內部而感到無助的時候,背後傳來了一位老人的聲音。

“夢境裡的東西會讓現實的人們如癡如醉”

老人似乎是在念着什麼詩一樣,慢慢悠悠地彎着,應該說是駝着後背一點一點地朝我們這個方向移動過來。

“沉迷美好的事物可能會讓人們迷失自我,那麼陷入絕境的是噩夢人又會變成什麼樣呢?”

“那個,老爺爺……”

我鼓足勇氣問到,想從他那裡知道一些什麼,因爲看到他神神秘秘的樣子,我總覺得他一定了解關於這個城牆的某些事情……

“你是否能以完整的軀體再次回到這個世界呢?”

走到我身邊後,老人突然把臉轉向我,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我?哎?”

因爲我的身邊除了那三個傢伙沒有外人,但是他們離我又是不算很近,很明顯他的這句話是在問我。

“我……請問您是在問我嗎?”

與他彎曲的身軀不相符的是,老人的眼睛炯炯有神,像是要看穿任何物體一樣,搞得我都不太敢直視那雙眼睛。

“你是否能經受住磨難,以自己的意識和軀體再次回到這個世界裡?”

老人再次向我問到。

“我……您要是現在問我這個,我也不是太肯定啊!”

………………

老人沒有回答,還是直勾勾地看着我,似乎在等我把話講完一樣。

“嘛~要是……要是硬說的話,也許可能會吧~”

被盯毛了,我不得不先找個理由把這個問題應付過去,他的那雙眼睛雖說不是很可怕,但是與那種炯炯有神的目光對視的我總是有一種渾身發涼的感覺。

“你們呢?”

聽完我的回答,老人突然又把目光轉移到了其他三個人的身上。

“沒問題的!”

可能是聽到我的回答不願意自己去思考的原因吧,他們仨立馬給出了跟我差不多的答案。

………………

“你們,跟我來……”

沉默了許久,老人開始帶領我們往山裡走。

不知道爲什麼,雖然感覺這位老人家不像是這個世界裡本該出現的人,但卻又有一種十分相信他的感覺……

“喂……怎麼辦?”

埠力珥看到這位老爺爺要帶我們上山,似乎有點擔心,急忙跑過來問問我的意見。

“我覺得應該沒問題吧。”

“你不覺得那老爺子有點神經兮兮的?”

的確,他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給我有一點這種感覺。

“應該沒有問題吧……”

可是我下意識地還是說出了這句話。

(應該吧……)

想着,我便跟了上去。

“哎!悠付源!”

埠力珥和石目堯石明貝他們看到我跟了上去,也不得不緊隨我的腳步跟了過來。

………………

“到了,就是這裡……”

隨着腳步的前行,周圍道路上的嘈雜聲也慢慢減退,到達目的地後,我們四個以及那個老爺子已經完全因爲周圍樹木花草的原因與外面隔絕了,四周的寂靜讓蟬鳴格外響亮,各種各樣的鳥叫聲配上這種漆黑的環境讓人有一種渾身發毛的感覺,而且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山林徒步進軍,我們幾個的腿和胳膊都“戰痕累累”,到處是蚊蟲叮咬的包。

但是,比起胳膊上那些被蚊子叮咬所帶來的奇癢,更加吸引我注意力的是老人旁邊被許多高過頭的雜草所掩蓋的一個密道。

雖然天色很暗,但是適應了周圍黑暗的環境下我的眼睛依舊是能夠輕微看清密道的門口似乎是被一塊像木門一樣的東西擋住了,而且似乎每次進出都需要進行像開門一樣的動作。

“這是……”

雖然猜到了這個可能是什麼東西,我還是不由自主地問了出來。

“古城牆的另一個入口”老人平靜地說。

“難不成這個是古城牆的出口?”

“不是……這個入口並非是城牆建好時候出現的,準確地來講是後人慢慢一點一點挖出來的,並且,從這個入口進去了可能就很難再通過原路返回的方式出來……”

平靜的話語在現在這種情況看來卻帶有一點微微的恐怖……

“總之,不管發生什麼,你們都要記住我所說的那句話和你們的回答,不管發生什麼!”

隨後,老人將覆蓋在門上的雜草撥開,並且熟練地將那個木板門打開了。

(不是第一次開這扇門了嗎?怎麼這麼熟練……)

在被老人奇怪的話語困惑的時候,我也注意到了老人熟練打開這扇木門的樣子,這讓我十分地在意。

突然間,我的腦袋不知爲何似乎開始暈了起來。

(酒勁還沒有過嗎?)

“我先下去了!”

石明貝似乎沒怎麼把老人的話放在心上,而且也沒有注意到老人的行爲,直接順着密道滑了下去。

“別急啊,等等我們!”

說着,石目堯和埠力珥也跟着滑了下去。

“謝謝您的忠告,老爺爺!”

即便是對這件事情有所顧慮,但是面對宿舍其他三名成員已經跳下去的情況,不想被他們嘲笑膽小鬼的我放棄了心中的理智,便向老爺爺點了下頭,坐在了密道口的邊緣。

隨即我用力一推,將自己身體往前送,但是在即將開始滑行的那一刻,身後那位老人嘴裡似乎說出了一句話……

“希望你們能……”

由於下滑速度太快,後面的話我就沒有聽清了……

下滑速度這麼快的原因通過我手部傳來的那種感覺就已經很明顯了,夏天潮溼的空氣配上陰冷的暗道,很難不在這種地方長滿青苔。

人在下滑速度很快,並且對於前方是未知狀態的情況下是會做出應急反應的,現在的我就是如此,但即便是我將雙手和腳掌以完全接觸滑道平面的方式並加大按壓力度試圖增加摩擦力以減小滑行速度的做法似乎也沒有明顯的效果,因爲這一路上的青苔實在是太厚了!

(完了,鞋和褲子要變成黑綠色的了,希望回去時候不要被發現……)

腦袋裡突然浮現出在昏暗的燈光下,一個穿着只在屁股那裡有深色的白色長褲男子走在大街上的樣子,是多麼滑稽!

(!)

(爲什麼我要在現在去思考這些東西!)

思緒迴歸正常的我再次將手按壓在了滑行通道上。

………………

沒滑一會兒,我突然感覺到屁股底下的支撐不見了!

“哇!!”

隨着一聲尖叫和重重地撞擊聲,我一屁股坐在了硬梆梆的石磚上。

“切!被那老頭騙地出不去了!”

還沒反應到底是什麼情況,就聽見了石明貝那邊傳來的抱怨聲,並且可以從語氣上聽出來石明貝似乎十分不爽。

“好疼!”

我勉強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上沾上的青苔,打開了手機的手電筒開始四處觀察張望。

我們現在所處的空間十分像是一個倒扣着的漏斗,而想要從這個漏斗爬出去就必須要搭一個至少三人的人梯,但是即使是能搭上人梯也不算太可能爬上去,因爲剛纔滑下來的時候我也是能感覺得到,這個滑道不僅陡峭,還長滿了青苔,加上幽暗的環境,青苔異常溼滑,所以說想要從這裡爬出去無異於徒手爬上冰崖。

“看來不能原路返回了啊……”

有些失望,也有些恐懼,我幽幽地從嘴裡說出了這句話。

換個思考方向來想,率先提出四個人來這片遺址探險的人是我,就目前我們所處的情況來看,似乎並不是很樂觀的樣子,如果真的出事兒的話,責任也應該是大部分由我來承擔,這不禁讓我有些後悔做出帶他們來探險的決定。

“算了,還是找找看有沒有其他出口再說吧……”

其他人觀察了一下環境之後也似乎放棄了通過原路爬出去的希望。

“走這裡吧,看上去像是那堵石門的方向”

埠力珥看到了一段向上的臺階,說着指給了我們看。

不過往他的那個方向望去,是有兩段臺階的,一段向上,一段向下,不過再怎麼想我們也不會走向下的那個臺階吧,畢竟已經從上面滑了這麼半天才到達這裡,現在我們所處的位置沒準已經是在地表以下了。

“嗯……根據剛纔我們進入密道口的高度和下落距離,我認爲聽埠力珥的沒問題!嗯!”

石目堯開始抽風一樣地分析着這些毫無事實根據的東西,還似乎分析地很頭頭是道似的。

“我沒有異議~”

石明貝也很稀有地對石目堯這種奇怪的推理表現出支持的態度。

“那就走吧,就當在這段城牆裡探探險了!”

四個人意見意外地統一了起來,說罷,我們便開始向上級臺階進發……

………………

可過了一會兒……

“哎!”

石明貝在我們全神貫注向上進發的時候突然大喊了一聲。

“啊!”

被嚇了一跳,我們幾個不約而同地發出了同樣的驚呼。

“別嚇我們啊!大驚小怪的!萬一嚇出心臟病可咋辦?”

可以感覺到石目堯有點生氣。

“你們……頭暈嗎?”

明貝似乎沒有在意目堯呵斥他的話,直接問了我們這個問題,如果這種情況放在平時的話他早就罵回去了,所以可以看出他十分的認真,就在問這句話的時候。

“好像有那麼一點……”

埠力珥弱弱地迴應着他。

“你們呢?”

“嗯,也有點感覺……”

我也似乎有點用不上力氣。

………………

“我們走了多長時間?”

突然認真起來的石明貝讓我們感覺似乎事態有點微妙的變化。

“有20分鐘了?”

“20分鐘?”

明貝面部表情突然驚恐了起來。

“20分鐘了……”埠力珥幽幽地說:“剛纔我們滑下來的時間不到半分鐘,按照這種傾斜程度的階梯走了20分鐘應該早就到達地表了……”

“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我們走的路是錯的!”

咚!

隨着一聲悶響,我們朝聲音發出的地方看去。

眼前的一幕讓我們更加的驚恐!

站在隊尾的石目堯就這樣倒在了臺階間,想必剛纔那聲悶響就是他倒地的聲音吧……

“目堯!”

我大聲的朝他叫到,並跑了過去。

“目堯!”

明貝看到這個情形,也跑了過來。

咚!

就在我們剛跑到目堯旁邊的時候,有在背後出現了同樣的聲音。

(該不會……)

帶着不安的心情,我轉過了頭。

最讓人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第二個倒下的是埠力珥……

“咳咳!”

此時我和明貝都發現自己不由自主地咳嗽了起來,並伴有一陣陣頭暈出現,而且呼吸不上空氣的樣子。

“明貝……快……快跑……跑……”

突然間,腦袋開始發暈,呼吸也變得更加困難了……

“悠付源……救……”

眼前一黑,作爲隊伍裡最後“存活”的兩個人,我和石明貝最終還是沒有敵過這令人窒息的感覺,雙雙倒地……

“救……命……”

即便使再大的力氣也無法抵抗這股力量,帶着絕望的心情,我閉上了雙眼……

………………

………………

虛幻的夢境……

有些讓人後悔……

有些讓人流連忘返……

而有些就像平時呼吸的空氣一樣……

經歷過就不再銘記……

有些人身處酒肉美色的夢境中……

不願再次醒來……

有些人身處充滿迷霧的夢境中……

便迷失了自我……

如果……

你能得知真相……

那是否能從充滿恐懼與死亡的夢境中逃離呢?

………………

………………

………………

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