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中午時分,張徹一纔剛走進工廠,就察覺到氣氛有異。他停下腳步,兩道劍眉擰皺了起來。

工廠內凌亂的景況依舊,滿地的木層灰塵,四周也堆滿木料,空氣中始終散發著那股木頭特有的味道,唯一不對勁的地方,是四周安靜得出奇,沒有刀鑿木料時規律的聲響,更沒有鋸刀啓動時,那種刺耳欲聾的噪音。

平坦的鋸臺上,還放著一塊檜木,孤伶伶的擱在臺子上納涼,是員工們怠惰的鐵證。

“書眉,來,看看這邊──對,很好,就這樣──”年輕男人的聲音從工廠後方傳來,還伴隨著衆人的附議聲。

張徹一擡起頭,黑眸略略一眯,迸出危險的火光。

他邁開步伐,走過偌大的廠房,筆直的朝後方的花圃走去,高大的身軀在移動時,居然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花圃裡綠意盎然,擺放著幾張桌椅,平時是員工們忙裡偷閒的地方,現在卻成了露天的攝影棚。

“來,下巴稍微擡高一點,對對對,漂亮極了!”一個年輕人蹲在地上,興奮的猛按快門,擷取眼前的美景。

被籠罩在閃光燈下的,是巧笑倩兮的書眉。

她攏著修長的腿兒,坐在一張簇新的竹椅子上,坐姿優美得媲美專業模特兒。雪白的頸間,系著紅色的薄絨圍巾,增添了幾分柔弱,而素淨的額上則覆著劉海,她清麗的臉兒沐浴在日光下,有如細瓷般完美無瑕。

“你再稍微往右偏一些。”

“往左啦!”

“我覺得,要是在那叢玫瑰花前頭拍,整個畫面會更美。”

“唉啊,書眉在哪裡拍都漂亮啦!”

花圃裡擠滿了人,全湊在一旁,嘰嘰喳喳的亂提意見,讚美之詞像泡沫般,咕嚕嚕的涌出來。沒有人發現,張徹一已經來到後頭,正緊握拳頭,臉色發黑的瞪著他們。

在他嚴格的管理下,廠房內的氣氛總是劍拔弩張,不時迴盪著男人們的咆哮吼叫。只是,這火藥味十足的狀況,在不久之前,起了微妙的變化。

書眉的花容月貌,向來就是天下無敵的利器,加上她嘴兒甜,又對手工傢俱所知甚詳,幾個以頑固出名的老師傅,全都不敵她的魅力,被哄得服服貼貼。

至於那些年輕人,更是追著她跑,盡力爲她解答所有問題,只差沒有掏心掏肺,對她表達愛意。

才短短十幾天的光景,她就已鯨吞蠶食,迅速攻佔他的地盤。

“這些照片漂亮極了,肯定會是我的代表作,一旦傳送上網,讓那些訂戶們瞧見,咱們的訂單又要接到手軟了。”年輕人喜不自禁的拍照,偶爾還走上前,替她調整圍巾,務必要求畫面的完美。

“阿嘉,你少誇口了!什麼代表作啊?還不是書眉漂亮,怎麼拍都好看。”有人吐槽。

“是啊是啊!”

“要是把她拍醜了,我第一個不饒你。”

“別擔心,我可沒那麼遜呢!”阿嘉先是哼了一聲,接著音調陡然轉變,軟得有如牽絲的麥芽糖。“來,你換個姿勢,我再拍幾張。”他好聲好氣的對書眉說話,在說話態度上,奉行男女有別的最高原則。

她噙著淺笑,聽從指示,挪動粉光致嫩的腿兒。

所有人跟著偏頭。

“這個姿勢行嗎?”

“再偏一些!”

她眨眨眼睛。

“這樣?”

每顆腦袋也跟著偏了一些。

阿嘉在鏡頭後方皺起眉頭,考慮了一會兒。“嗯,再偏一些。”他吹毛求疵的要求。

書眉從善如流,稍微往前挪動了些,絲襪下的美腳,套在細帶高跟鞋下,顯現出美妙的足弓弧度──

隨著她腿兒斜倚的角度,每個人都努力的跟著偏頭,還有人太過勉強,扭傷了頸子,正在伸手努力的揉,眼睛卻還是緊盯著她。

雖說看不到什麼養眼的清涼畫面,但是這麼漂亮的姿態,可是十足的賞心悅目,任何身心健康的男人,肯定都挪不開視線的。

“唉啊,你這雙腿啊,不該這樣擺。”阿嘉卻還不滿意,他放下照相機,走上前去,就想要替她擺出“適當”的姿態。“來,你應該要──”才走沒幾步,他已經被人牢牢鉗住。

啊,是誰掐住他的脖子?!

“都不用工作了?”冷到讓人起雞皮疙瘩的聲音,就在阿嘉的腦袋後方響起,一隻寬厚有力的掌,如鬼魅般突然出現,緊掃住他的頸項,阻止他上前觸碰書眉。

所有人目瞪口呆,還有人猛揉眼睛,不敢相信,張徹一怎能突然冒出來。

“還站著做什麼?”他冷冷的問道,墨色冰箭往四周一掃。

咻!

轉眼之間,原本擠滿花圃的員工們,立刻做鳥獸散,爭先恐後的奔進廠房,各就各位,全數回到崗位上。

阿嘉眼眶含淚,心裡既哀怨又不爽,暗罵這些傢伙不講義氣,沒有半個人肯留下替他求情。

嗚嗚,不要啦,廠長很可怕的,他也好想逃走啊──

“你剛剛在做什麼?”張徹一陰沉沉的問,手勁加重了幾分。

“我、我、我在替新系列的產品拍廣告照片。”阿嘉連連吸氣,顫抖的伸出手指,指向書眉坐的那張竹椅。

“原先聘僱的模特兒呢?”

“呃,那個──我想、我想──”他急得直冒汗。

濃眉不耐的挑高,等著他擠出理由。

脖子上的壓力又重了幾分,阿嘉突然想到電影裡頭,那位擰斷人頭,有如摘豆芽般輕而易舉的史蒂芬席格先生。

想像力一飆十萬八千里,他臉色慘白,整個人抖啊抖,幾乎可以聽見,可憐的頸子在廠長的指掌下,發出“喀啦”的一響──

爲了保住小命,他深吸一口氣,火速全盤托出。

“我是想說,聘僱模特兒也需要一筆費用,不如就用眼前的人來遞補。書眉長得美,又容易溝通,公司剛好可以省下不少錢。”他連珠炮似的,闢哩啪啦的說完,心裡不斷祈禱,求老天爺好心的開開眼,讓他逃過一劫。

半晌之後,在他嚇得快要尿褲子的時候,頸間的壓力終於消失了。

阿嘉如釋重負,咕咚一下,軟軟的趴跌在地。他伸出顫抖的手,確定自己的頭沒有像豆芽菜一樣,被廠長硬生生的擰斷。

呼,還好還好,腦袋還在,沒被擰斷──啊,他不能鬆懈,此地不宜久留,他得儘快逃命纔是!

“我、我、我我──那個──呃,我去處理網站的事情──”阿嘉隨便掰了個藉口,立刻腳底抹油,急忙逃離現場。

森冷的目光,一路把阿嘉瞪出視線後,才挪移到書眉身上。

她絲毫不受影響,好整以暇的坐在原處,小手撐著下顎,纖纖玉指宛若蔥根,眼兒一眨也不眨的看著他,賞他一個招牌的天使笑容。

“你在色誘我的員工。”張徹一指控道,想起先前那一幕,胸口就升起一把無名火。

書眉輕笑一聲。

“我沒有。”她搖頭,巧笑倩兮的望著他。“如果我決定動用美色,取得這筆生意,何不直接色誘你?”她口無遮攔,知道這些話能夠有效的激怒他。

果不其然,張徹一眉頭一擰,臉色變得更難看了。他瞪了幾秒,決定不再跟這個小女子糾纏,高大的身軀一轉,掉頭走回廠房了。

她卻不肯放過他,效法牛皮糖,亦步亦趨的跟過去,打定主意要黏他黏得緊緊的。

廠房內人人揮汗如雨,埋頭趕工,想要彌補先前貪看美人所怠惰的些許進度。只是,員工們表面看來專心一志,偶爾卻愛偷瞄幾眼,注意力全集中在這對男女身上。

才走沒幾步,他就突然停下腳步。

“啊!”書眉低呼一聲,軟嫩的小手貼住那壯得像小山似的虎背熊腰,這纔沒有一頭撞上去。

他的背好結實呢!她只是這麼雙手貼平,就能感覺到掌心下糾結的肌肉,硬得有如一堵磚牆,要是真的撞上去,額上非腫起來不可。

“滾出我的工廠。”他甚至沒有回頭,冷淡的下達逐客令。

那冰冷的口氣,讓員工們個個神情緊張,全在心裡爲這位美人兒捏了一把冷汗,還有人開始在找面紙,準備替她拭淚,就擔心廠長這麼不友善,會把這個嬌滴滴的美人嚇哭了。

出乎衆人意料的,書眉沒被嚇著,反倒彎脣甜笑,像只蝴蝶似的,輕盈繞到他面前,刻意在那雙慍怒的黑眸前晃啊晃。

“抱歉,我不想離開,還想要多逛逛。”她放肆的一捋虎鬚,在他的瞪視下,仍是恰然自得。

待在這裡幾天,她已經見識過無數次,張徹一咆哮咒罵時的火爆模樣。只是,他的壞脾氣,或許可以嚇退其他女人,但是對她可不管用。

衆人紛紛倒抽─口氣,讚歎她的大膽,還有人情不自禁的偷偷鼓掌。

“不要考驗我的耐性。”張徹一眯起眸子,怒火在眼中跳躍。

“如果我偏要呢?”

瞪視。

“別這麼兇嘛,我只是四處參觀,不會造成妨礙的。”

兇狠的瞪視。

“再說,我記得,工廠門口不是還掛著‘歡迎參觀’的牌子嗎?難不成你這個廠長突然改變主意,想把牌子改成‘謝絕參觀’?”

更兇狠的瞪視。

“你別這麼兇嘛,出門之前,媽媽不是交代過你,要好好照顧我嗎?”她用那張精雕細琢的臉兒望著他,水汪汪的眼睛盈滿笑意。

好好照顧她?!

不,他根本不想照顧她。

他想掐死她!

這場精彩的對手戲,讓員工們看得目瞪口呆,手上都忘了動作,廠房內再度變得安靜。

突然,張徹一轉頭,不耐的視線往四周一瞄。

工作聲立刻再度響起,大夥兒刨木的刨木、敲榫的敲榫,鋸刀轟隆隆的作響,工廠內每一個人均是專心一志,努力工作,不敢再盯著這對男女瞧,就怕再多看一眼,眼睛就會被挖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阿嘉去而復返,咚咚咚的跑進廠房,手裡還捧著他心愛的筆記型電腦。

“廠長,那個姓陳的傢伙又來了!”他不爽的大聲嚷嚷,五官皺成一團,活像一顆捏壞的包子。

有人猛然跳起來,像只噴火龍般,在工作臺上嚷叫。

“媽的,他還敢來?!”

www ▲ttκΛ n ▲¢O

“肯定又是來買咱們的產品。”

“我非用鑿子把他的腦袋鑿穿不可!”

轉眼之間,所有員工都握緊手裡的刀鑿斧鋸,個個露出猙獰的表情,那模樣不像是循規蹈矩的工匠,倒像是亟欲去找人算帳的幫派兄弟。

就連那些德高望重的老師傅們,一看到那個人,也氣得吹鬍子瞪眼,食指像節拍器似的,隔空點啊點,嘴裡碎碎念,殷勤問候對方的祖宗八代、左鄰右舍。

書眉詫異的挑起彎彎的柳眉,不明白這些友善的員工們,爲什麼突然變得義憤填膺。她轉頭看向門口,只看見一個瘦高而蒼白的男人,捏著帽子,在門口探頭探腦,像是在窺探什麼似的。

“那個人是誰?”她好奇的發問。

張徹一面無表情,冷漠的看著不速之客,難得肯開口回答。

“一個不要臉的傢伙。”

廠房內的氣氛很僵硬。

大概是意識到自己不受歡迎,那個臉色蒼白的男人,還隨身帶著幾個人高馬大、臉上有疤的道上兄弟,在前呼後擁的情況下,纔有膽子走入廠房。

“張廠長,早安啊!”他揉著手裡的帽子,眼神飄忽不定,忙著在廠內東瞧瞧、西看看。

只是,不論他看往哪個方向,都會看到殺氣騰騰的員工,正拿著鑿子、鋸子,憤怒的瞪視著他。

張徹一雙手交疊,連應都懶得應一句,只是冷冷的看著對方。

緊張感逐漸攀升,書眉幾乎能看見,冷汗從那人的額上一顆顆的滲出來。

“那個──張廠長,新系列的銷量不錯啊!”蒼白的男人,繼續用手揉著帽子,那頂帽子都快被他揉爛了。“我今天是特地登門,想購買貴公司的新產品,讓我的員工們能夠效法,當作品質標竿。”他陪著笑臉說道。

“只怕貴公司效法的,不只是我們的品質。”阿嘉毫不客氣的吐槽,懶得給對方面子,逕自拿著筆電走進辦公室,來個眼不見爲淨。

這麼明顯的諷刺,讓瘦高的男人臉色乍青乍白。只是,他仍不肯死心,靠著厚過銅牆鐵壁的臉皮,掏出一疊現金,堅持要購買。

“張廠長,我這個客人都親自上門了,你總不會拒絕販售吧?”他盡力擠出笑容,笑容裡卻沒有半點誠意。“再說,這種事情傳出去可不太好啊!”

“媽的,讓我斃了這個傢伙!”一個年輕的工匠再也聽不下去了,抓著鑿子,憤怒的想衝上前去。

張徹一不動聲色,伸手打了個響指。瞬間七、八個人一擁而上,把那個年輕人抓回去,沒讓他衝動的撲上前去,不然肯定要被那幾個道上兄弟修理得慘兮兮。

始終站在一旁觀戰的書眉,好奇的開口。

“我可以請問──”

“閉嘴。”

“閉嘴。”

“閉嘴。”問話一再被打斷,很明顯的,張徹一正在努力壓抑怒氣,沒有應付她的心情。

書眉不怒反笑,輕輕聳肩,懶得跟他計較,慢吞吞的踱步走到角落去,拿起工作樓上的檜木把玩,打算等到這票不速之客走了,再纏著他把事情問個清楚。

那羣男人們繼續談話,聲音飄了過來,她在工作臺旁走動,摸索著那些有趣的器具,一邊側頭傾聽,關心談話內容。

“我在竹山訂購的木料,出了一點問題。”

“不關我的事!”

張徹一冷笑。

“供應商卻告訴我,是你的公司派人去出價干預的。”

“啊,是這樣嗎?等我回去,查看看是哪個不識相的傢伙,敢做這種下流手段,我一定不饒他!”那個人顧左右而言他,神色慌張。“張廠長,我還有事,必須先回去了,現金就放在這裡,我會另外找人來搬運。”他邊說邊後退,等到話說完時,整個人已經快退到門口了。

突然,鋸刀轉動的刺耳噪音響起。

所有人轉頭一看,剛好看見富有實驗精神的書眉,在年輕工匠的指導下,拿著一塊木料,朝著嘎嘎作響的鋸刀湊了過去──

“紀、書、眉!”這一聲咆哮,吼得幾條街外都聽得見,連頂棚上的灰塵都被震下來,那個蒼白的男人,聽見這一聲巨吼,也詫異的回頭,朝那個細皮嫩肉的小女人多看了幾眼。

高大的身軀如猛虎撲羊般,迅速撲了過去,巨掌一探一抓,就把她拎到半空中,有效的遠離了那輪鋒利的鋸刀。

“你該死的在做什麼?!”他咆哮著,聲音響徹雲霄。

書眉一臉無辜。

“我只是想要感受看看,鋸木時的感覺。”

“你知不知道,只要稍有閃失,你的手也會跟著被鋸下來?”他質問著,生氣的想要按著她,再痛扁那粉臀兒一頓。

“我會很小心的。”她認真的保證,知道他這時雖然吼得大聲,卻不會真的傷害她。相反的,他這時候愈是憤怒,就代表他愈是在乎她的安全。

唔,看來,這個傢伙還稍微有點可取之處嘛!

旺盛的怒火,始終只能換來她甜美的微笑,兇暴如張徹一,這會兒也沒轍了。他深吸幾口氣,在心裡默默的從一數到十,稍微平靜之後才能開口。

“下次,誰再讓她碰機器,我就剝了那個人的皮!”他咬牙切齒的把話從牙縫裡擠出來,拋下這句命令,凌厲的視線從往四周一瞄,警告的在每張臉上做重點式停留,那嚴酷的表情,足以讓人頭皮發麻。

接著,他就拎著手上的小女人,跨開步伐,頭也不回的走進辦公室。

轟!

辦公室的木門被粗暴的甩上,原本坐在桌邊,正在更新網站的阿嘉,被嚇得差點沒跌下椅子。

“你給我待在這裡,一步都不許離開。”張徹一把她扔到沙發上,傾身對著那張小臉,一字一句的交代,聲音大得有如雷鳴。

“我的耳朵很好。”

“什麼意思?”

“意思是,我聽得很清楚,你不需要用吼的。”她慢條斯理的說道,還把裙襬撫平,吐出紅脣的聲音悅耳如銀鈴,連聽她說話,都是一種享受。

張徹一開始懷疑,自己會被這個女人氣死!

“現在,你願意告訴我,剛剛登門拜訪的那位先生是什麼人了嗎?”她不浪費時間,找到機會就提出疑問。

他冷漠的走到角落去,抽出幾張藍圖,逕自展開,低頭開始研究,根本不想理睬她。

倒是阿嘉看不過去,主動靠過來解釋。

“那傢伙是‘美麗之島’的負責人。”他熱心的說道,臉上滿是不以爲然的神色。

啊,她記得那間公司。

接觸某一種商品之前,書眉總會花大量的時間,蒐羅業界內所有公司的資料,而那間“美麗之島”,則是因爲產品拙劣,老早就被她除名,資料全扔進垃圾桶裡了。

“他對‘福爾摩沙’的產品有興趣?”她的興趣被勾起來了。

張徹一拾起頭,冷冷的朝她睨了一眼。相隔太遠,她看不清他的眼神,不過她暗暗猜測,大概是不耐的眼神。

書眉當作沒看見。

“那傢伙是居心不良,想要回去仿造。”阿嘉忿忿不平的告狀,手上也沒閒著,把剛剛拍的照片輸進電腦裡。“他用的全是榕、鬆、桉這一類次等木料,也不使用優質的大漆,而是難聞刺鼻的聚酯漆。”

木製傢俱是門馬虎不得的學問,每種材質各有特色,也各有適合與不適合的型制。甚至於哪種傢俱,需要上幾層漆、需要什麼顏色、需要哪個月份開始製作,諸如此類,都有考究。

以往,手工傢俱以紅木爲大宗,但是紅木日益稀少,且價格昂貴,難敵中國大陸的低價競銷,“福爾摩沙”好不容找出一條新路子,卻被害羣之馬盯上。

那個惡劣的傢伙,簡直跟吸血鬼沒兩樣,“福爾摩沙”每回有新作推出,他還會死皮賴臉的上門購買。

書眉姿態曼妙的坐在沙發上,靜靜聆聽,纖細的指有意無意的在桌沿輕劃。

商場之上,這類仿造的案件層出不窮,但是如此厚顏無恥,還敢登門購買的,絕對稱得上是難得一見,連她聽了,都覺得詫異不已。

“他還用盡關係,上電視大放厥詞,說所有的產品,都是他辛苦的參與設計,才能夠研發──”

在角落研究藍圖的男人,卻不留情的澆了一桶冷水。

“廢話少說。”

簡簡單單四個字,堵得阿嘉半個字也不敢吭,偷偷跟書眉做了個鬼臉後,就抱著筆電,以匍匐前進的姿態,慢吞吞的爬出辦公室。

室內轉眼清場,只剩下孤男寡女獨處。

書眉在沙發上找了個舒服的位子,清澈的瞳眸上下左右的亂轉,客觀的打量眼前的男人。

說真的,論起皮相,張徹一遠比那個卑劣的傢伙稱頭,要是他上電視亮亮相,肯定會招來不少的愛慕者。

他總是面無表情,冰冷的聲音裡帶著霸道與跋扈,散發著成熟男人的性感魅力,陰騖的黑眸要是用專注的眼神,緊盯著一個女人,肯定能讓對方心神盪漾。長年的勞動,更是鍛煉出他完美的體魄,簡單的襯衫與牛仔褲,遮掩不住那讓男人稱羨、女人垂涎的身材。

他的薄脣,不是嚴酷的緊抿著,就是高聲咆哮怒罵,不知道吻上女人時,會不會變得溫柔些。

唔,她沒嘗過他的吻,倒是很清楚的記得,那寬厚的掌,曾經“伺候”過她的粉臀──

閃過腦海的念頭,讓書眉羞紅了臉,以往讓她氣得咬牙切齒的記憶,這會兒竟讓她喘不過氣來。

她用雙手輕拍臉兒,想拍去那抹嫣紅,順便把腦子裡的怪異畫面也一併拍開。爲了轉移注意力,她順手拿起一本“虛懷若谷”的簡介,欣賞著雪銅紙上的各式傢俱。

阿嘉雖然有些古靈精怪,但是拍攝的技巧的確不差,那些竹製的傢俱,在他的鏡頭下,一一躍然紙上。

九二一大地震後,張徹一從中部取材,設計出竹製的傢俱,不但在歐洲與臺灣創出佳績,還有不少日本人,特地前來訂貨,願意付出比市價多一倍的價格,只求能購得一套。

逗留在臺灣的這十幾天來,書眉對“福爾摩沙”愈是瞭解得深入,就對他愈是敬佩。

他的才能,跟他的壞脾氣一樣,都讓人印象深刻。

“你們準備怎麼處置那傢伙?”書眉突然開口問道。她百分之百確定,他的腦子裡,絕對沒有“以和爲貴”四個字,即使對方扛著消費者的名義上門,惹得他不爽了,肯定也是抓起對方,先賞一頓拳頭再說。

既然他會阻止員工動手,那就表示,他另有打算。

張徹一沒有回答,繼續翻閱藍圖。她偷偷猜測,這件事情的處理權,或許老早由凌雲攬去了,不然那個人絕對不可能活著走出工廠的大門,說不定老早就被撕成八塊,埋進花圃裡了。

不論這件事情,是由“福爾摩沙”內的哪個決策者來處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得罪這些男人,是件最不智的行爲!

“如果讓那個人落到你手裡,你打算怎麼做?”她提出假設性的問題。

張徹一慢慢的擡起頭來,露出野蠻的笑容。“我會抽了他的筋、剝了他的皮,把他的骨頭劈了,再扔進火裡當柴燒。”

“我想,與其讓這種卑鄙小人得利,你不如跟我合作。”她輕盈的起身,走到他的身旁,對他口裡的血腥畫面不予置評,倒是對生意興趣勃勃。

這陣子她雖然像海綿似的,努力汲取關於“福爾摩沙”的各類資訊,卻從未開口提及合作的事情,爲的就是等待適當的時機。

黑眸一眯,迸射出難解的光芒。

“我拒絕。”

意料中的反應。

書眉保持微笑,反覆提醒自己,只要說服他點頭,大筆的鈔票就在前方等著她。

“請問,你是哪裡有意見?”她耐著性子問。

“全部。”

“企劃書上寫得很清楚──”

“我沒有看。”他指著垃圾桶。“全都扔在那裡頭了。”

她深吸一口氣,雙手在裙子裡捏成粉拳。“你應該知道,兩間公司合則蒙其利,分則受其害。”

“我知道。”

“不。”

書眉用力咬住紅脣,忍住翻騰上涌的怒氣,剋制著不衝出去找把榔頭,回來敲破他那硬如頑石的腦袋。好吧,既然說之以理、誘之以利全都沒效,她聲調一軟,企圖動之以情。

“我這個大哥,十五年前差點被你毒死。”對於這件事情,他可是念念不忘。

“凌雲跟向剛已經答應。”

“我也是股東,這件事還得問過我的意思。”

“你到底還有什麼條件?”她鬆開拳頭,雙手在裙上交疊,惱怒的瞪著他。

張徹一露出獰笑,雙手交疊,往後頭一靠。“我不跟謊話連篇的小孩談條件。”

“你瞎了眼嗎?我已經長大了!”書眉氣急敗壞的說,杏眼瞪得又圓又亮。

深幽的黑眸,慢條斯理的從她氣憤紅潤的臉兒,滑過纖細的肩膀,在那誘人的酥胸上逗留,眸光逐漸轉爲深濃,有著純男性的欣賞。

“看得出來。”他的聲音不再冰冷,也沒了咆哮時的驚人怒氣,卻危險得讓她難以呼吸。

某種女性化的情緒,悄然襲上心頭,她本能的避開那露骨而無禮的注視,略略偏開身子,甚至還偷偷低頭察看衣著,差點要以爲,自個兒是不是哪顆釦子沒把,讓他瞧見了什麼不該瞧的地方──

“你是對人不對事?”書眉試著冷靜下來,粉頰上的紅暈卻始終難以褪去,他的眼神遠比他的怒吼,更讓她忌憚。

“對。”張徹一伸手撫著方正的下巴,大方的承認,還勾起薄脣,對著她露出笑容。

她記得那個笑容!當年,他把對方的籃球隊教練整得痛哭失聲時,就會露出那種笑容。

各種情緒在腦子裡攪和成一團,書眉反而漸漸冷靜下來,她仰頭閉上雙眼,頻頻吸氣,粉拳一點點、一點點的鬆開。

她生來就膽大妄爲,又聰明過人,這幾年來的商場歷練,更讓她擁有了無比的自信。眼前的張徹一,雖然棘手了些,但是還不足以讓她舉手投降。

半晌之後,她再度看向他,招牌的天使笑容終於再度出現。

“沒有人能夠拒絕我的。”她甜甜的微笑著。

“他們都被你毒死了嗎?”他諷刺的問。

兩個人瞪視著對方,彼此僵持不下,誰也不肯退讓,看似平靜的辦公室裡暗潮洶涌,空氣中幾乎可以聞見濃厚的火藥味。

好啊,既然他不仁,那就休怪她不義。在國外磨了這麼多年,她的惡劣性子只是被隱藏得很好,卻沒有被抹煞,反倒隨著歲月的洗禮而精進,只要隨便動動腦筋,能夠想出一百種辦法,逼得他點頭同意。

她就是不相信,自己勸服不了這個頑固的男人!

紅脣上的微笑變得更甜更美,她眼睛裡的光芒也更加閃亮,興奮的眼神,活像是看中獵物的小母獅。她緊盯著他,在心裡默唸著開戰宣言──

張徹一啊張徹一,咱們就走著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