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有我在,放心

暴雨是什麼時候停的其實我不知道,因爲我吃着飯然後靠着牆壁睡着了,要不是對面馬路上的車按喇叭發出急躁的噪音,我恐怕會睡到天亮。

“出什麼事了?”我迷糊的嘀咕了一聲。靠這個姿勢睡覺我脖子都僵了,好疼,好不容易轉過頭想看看葉菲菲,卻不見她。

“葉菲菲,”我喊了聲,沒人理會,想必是跟我在一起沒有意思,所以她走了吧。

我這樣想着,拿起自己的揹包有些茫然,不知道該去哪裡。已經凌晨兩點鐘了,找客房可以找到,但我不是很想去找,打算去汽車站混一個晚上,也能省一點錢。

汽車站離我現在所處的地方有三條街道的距離,慢慢走過去就可以了。

我站起身來將自己飯盒找垃圾桶丟了,剛準備過馬路,就看見葉菲菲淒厲無比的飄在馬路的正中央,一輛輛汽車從她虛幻的魂體裡呼哧過去,瞧她那晃晃蕩蕩的好像很好玩的樣子。

“你幹什麼啊,葉菲菲?”她是不是瘋了,萬一一個不小心讓那些車給撞沒形了,我看她怎麼辦。我小跑過去將她拉扯到了路邊上,真是不敢相信她居然會無聊到這種地步。

葉菲菲望了望我,血淋淋的臉上血淚滾滾,那樣子真是嚇到我了!我記得睡之前她都還好好的,怎麼突然這麼悲傷了呀?

“我看見韓東了,韓東你知道嗎,就是我的男朋友!”葉菲菲的聲音聽起來痛苦不堪,越發的把我弄糊塗了。

我記得葉菲菲的確跟我提過,她是跟男朋友韓東一起來這邊旅遊的,既然她看見了韓東不是應該開心的嗎,怎麼反而這麼的難過呢?

“韓東他還活着,還活着啊,我剛纔看見他了……”葉菲菲手舞足蹈,越說越激動。

“那很好啊,他看見你了嗎?”像葉菲菲這樣的情況,她如果想要讓韓東看見她並不是沒有辦法,不過看她這個樣子,好像還有別的隱情。

“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了!”

“……”另結新歡了?如果韓東是葉菲菲的男朋友,那麼他們至少是相愛的,既然是相愛的,這女朋友纔剛剛死沒多久,他怎麼可以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呢?“看清楚了嗎?會不會是普通朋友,或者是別的什麼關係呢?”

“嘴都親上了,怎麼可能是普通朋友,你會跟你的普通朋友熱吻嗎?”葉菲菲義憤填膺的話讓我不自覺得將指頭壓到了嘴脣上面。

我想到了吳巖,他是第一個親吻我的人,可是我們倆連朋友都不算。看着葉菲菲越哭越傷心,我也很無力,望着雨後清新的夜空無奈的嘆了口氣。

“喂,你嘆什麼氣呀?看到我這麼難過,難道你不該安慰我幾句嗎?”我本來以爲我安靜的陪着她,就會相安無事,想不到她反而拿這個說事。其實我是很想安慰的,可是我真的缺乏經驗。

“我現在去麗晶酒店,你能去嗎?”無奈的聳聳肩,也許岔開話題纔是最好的勸解吧。

“不去,要能去我早去了。”葉菲菲抽泣着,自個飄走了。

麗晶酒店在縣城的中心地段,雖然對這個縣城的事物不是很瞭解,也沒有住過這個酒店,但是可以看的出來它在這座城市算是比較高檔的酒店。

只是這種高檔的酒店,大堂連個值班的人也沒有,我就困惑了。不過這樣也好,省的我這個點進出,引他們嘀咕懷疑。

在沒有任何工作人員的情況下,我自己爬樓梯找到了葉菲菲所說的那間房,並且利用她給我的房卡順利的進到了房間裡面。只是臥室裡空空的,根本沒有她說的東西。

如果韓東沒有死的,而葉菲菲的死亡還沒有事發,那麼跟她一起來的韓東是不是應該四處找她呢?但是葉菲菲卻說看見韓東跟別的女孩在一起熱吻,那這個韓東未免也太薄情了,根本不值得葉菲菲爲他難過哭泣?

不知道葉菲菲留下來的東西,是不是被韓東收起來了?如果真是這樣那我這一趟算是白來的。

我去洗手間洗了把臉,準備離開。剛出來,忽然看見剛纔還空空的牀上此時此刻竟然多出來一個人,那人隨性的躺在大牀上面,好像是在跟誰打電話。

我以爲是自己看花眼了,畢竟我剛纔裡裡外外都看過,根本沒有見到有人啊。我使勁的揉了把眼睛,那個人卻還在那兒,那就不是看錯了,是真的有人。

“你……是?”我退到門邊不免慼慼。

那個人繼續打着電話,像是聽不見我的聲音一樣,我很納悶,也無法用自己的認知來解釋這件事情。

“你好,”我輕聲道:“請問,你是住在這裡的嗎?”

那人依舊沒有理會我,我有些按耐不住的,慢慢走到了牀的那邊想看看那個女孩的樣子。

離着她越來越近,總覺得他透着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尤其是她身上的裙子,白色棉麻裙子很文藝範,像極了……對!像極了葉菲菲身上穿着的衣服!

她是葉菲菲?我被自己的想法震住了,可她怎麼會在這裡呢?我激動的跑到她的面前,終於看見了她的模樣,那分明是一張熟悉的臉,不是葉菲菲,而是花朵!

“花朵?你怎麼在這兒呀?”那眉眼,那輪廓,真的跟花朵長的一模一樣!可是花朵她爲什麼穿着跟葉菲菲一樣的衣服,並且出現在葉菲菲住過的房間裡呢?

我還處在震驚中等候着花朵的回答,那橫躺在牀上的人卻忽然就像是某種投影一樣,一下子就不見了!

“花朵!”我難以置信的衝過去,撲到牀上面,很柔軟的牀,但是上面真的沒有人。

怎麼回事?這到底又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我會在這間明明空着的客房裡,看見跟葉菲菲相似的花朵?

“韓東,我不想跟你廢話,你就說你回不回來?”就在這時,葉菲菲的聲音突然從白紗飄飄的陽臺那兒傳了過來。

她怎麼會在那兒?我難掩自己內心澎湃而起的困惑,直接就朝着陽臺奔了過去,眼見着白紗後面有人影在晃動,突然不知道是誰在身後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將我用力的扯了回去。

“吳巖?”我猛然回過頭去,本來以爲自己是撞到鬼了,沒想到抓住我的竟然是吳巖。

他爲什麼也在這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只聽他繃着張臉問我:“阿玖,你這是想要自殺嗎?”

“自殺?說笑的吧。”自從酒店他告白之後,我本來還想以後無論如何不要再見他,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此時聽他這麼說,不免覺得好像,試圖將他抓着的手推開。

剛纔我明明就要靠近那個人影的,聽聲音她肯定就是葉菲菲,可是吳巖偏偏這個時候出現扯住了我……好冷啊,我縮了縮肩膀,這才發現自己在陽臺的邊緣,如果剛纔不是吳巖扯住了我,我肯定已經摔下去了!

我驚呆了:“怎麼回事呀?”

“這個房間有問題,先隨我出去。”吳巖轉而又來拉我的手,而我居然雙腿發軟,竟然挪不動半步。

“阿玖,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吳巖傾身上前,憂心的在我臉上摸了下,皺着眉頭眸光變得無限憐惜起來:“怎麼燒的這麼厲害?”

我在發燒嗎?我自己顫抖着雙手在臉上摸了半天,也沒有摸出什麼來,就感覺渾身上下難受的很,跟突發了疾病似的。

吳巖皺了皺眉,不由分說的將我打橫抱了起來——

“你放開我……”他怎麼可以這樣?

“別動阿玖,我現在帶你走。”吳巖也不顧我的反抗,緊緊抱着我出了房間,然而到了走廊上面,我們不管往哪個方向走,碰到的都是堅實的牆壁,而不是可以通往別處的路。

“可惡!”吳巖怒不可遏的朝着面前的堅硬牆壁踢了一腳,那力道很重,我感覺周圍的牆壁都跟着抖動搖晃了起來。

“越是這種時候越該冷靜不是嗎?”

我心裡還記掛着白天的事,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能跟他太親近,現在之所以讓他抱着完全是因爲身體不給力而已,等一會恢復過來,肯定立馬跟他拉開距離。

但是當我看着他抱着我四處碰壁時,我的心裡竟然開始柔軟起來,反而有憐惜的情緒在滋長。我會想要伸手替他擦擦額頭上的汗珠,想要安慰他讓他不要急躁……我被自己這樣的想法嚇到了!

“有人想把我們困在這裡?”我用力的打起精神,不允許自己再胡思亂想。

繞了幾圈,吳巖找不到出路,只好抱着我退回到了房間裡,將我安置在了牀上。

“有我在,放心。”我傻傻的望着他,這親切平實的一句話,宛若一塊石頭落在了我的心裡,瞬間就激起了千層波浪。

我無所適從的別開腦袋,不知道該怎麼迴應他。眼珠子四處轉想要將注意點從吳巖身上挪開,可是轉來轉去,我發現自己的瞳孔裡飄蕩的都是他的樣子,他認真說那句話的樣子。

【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17】信的秘密【013】劉婆婆【002】盛經綸【121】結陰婚【077】不能提及的人【066】替身【019】繡花鞋【116】來生哪兒等你【131】前緣【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26】砸碎【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27】人骨鈴【056】磨難【101】蛇打七寸【066】替身【021】立刻出來【048】是人是鬼【045】吳巖【045】吳巖【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90】通靈咒裡的世界【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37】他們都在【034】吸血【021】立刻出來【019】繡花鞋【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64】謝謝【058】花朵【037】他們都在【127】人骨鈴【093】你不是林展哥【030】挑撥【124】我是人是鬼【045】吳巖【112】只要你嫁給我【020】燒她腳【043】反覆【070】信任【058】花朵【019】繡花鞋【054】夢見過【041】怪胎【123】奇怪的人【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74】欺騙升級【130】家裡的我是誰【012】動不得【040】舊夢【007】救他們【094】纏上一輩子【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19】繡花鞋【131】前緣【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47】刺光【050】爆發【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14】瓷娃娃【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54】夢見過【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48】是人是鬼【072】目的【045】吳巖【014】瓷娃娃【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30】挑撥【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54】夢見過【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19】繡花鞋【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56】磨難【057】鬼經【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33】又要我背啊【040】舊夢【110】盛太太非你莫屬【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25】女鬼【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05】情敵【065】圍堵【023】離開【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40】舊夢【032】不要散【006】女鬼【127】人骨鈴【062】救秦峰【107】密室生死存亡【124】我是人是鬼【027】你揹我【116】來生哪兒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