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宮神鈞

擇師賽結束,最高層看臺上,素心副院長衝着小皇帝,長公主,攝政王三人笑道:“此次新生擇師賽,倒是有勞三位蒞臨了。”

“副院長太過客氣了,更何況現在的我還是學府學員呢。”長公主輕笑道。

一旁的小皇帝也是說道:“成天在王宮裡悶死了,還是聖玄星學府有趣,我以後也能來這裡修行嗎?”

素心副院長莞爾,道:“聖玄星學府不分身份,只要有能力,學府的大門就會爲你敞開,而且以王上的能力,要考入聖玄星學府,應該不難。”

“只是到時候,或許王上得掩藏住自己的身份。”

小皇帝聞言,眼中頓時有着期盼之色涌現出來。

長公主輕輕摸了摸小皇帝的腦袋,輕嘆道:“可是王上的身體自小就有隱患,需要時刻服藥維持,這些年來,請遍大夏諸多能人,也難以治癒。”

素心副院長微微沉吟,道:“王上的身體,我也知曉一些,這是先天缺陷,尋常之法難以修復,而治癒這種事,還是要以光明相,水相,木相這些最爲擅長,而且還不能是單一之相,需真正的封侯雙相之力。”

“但是擁有水相,光明相,木相之一的封侯強者好找,可既擁有水相,第二相又覺醒了光明相,木相這些的,就比較罕見了。”

“而且,即便找到了,也未必就能治癒王上這種先天缺陷,甚至說不得...還需要集合這三相之力的王級強者出手。”

長公主光潔如玉的臉蛋上浮現一抹黯然之色,王級強者...就算是在大夏中,都罕見至極,更何況,還要要求擁有着水相,光明相,木相的王級強者,這簡直就是不可能找到的啊。

一旁的攝政王嘆息一聲,道:“不必過於着急,我們一定能找到的。”

小皇帝也拉了拉長公主衣袖,道:“姐姐,沒事,我都習慣了。”

他聲音頓了頓,突然道:“那個李洛,他的第二相不是木相嗎?這樣的話,他一旦封侯,再開啓一個相宮,豈不是有一些可能?”

此話一出,連素心副院長都是怔了怔,旋即笑道:“理論上來說是這樣,不過現在的李洛才相師境第一段,等他封侯,還不知道需要多久,再說,即便他封侯,那相宮相性也是隨機,也不能保證他就會誕生出光明相。”

長公主眸光動了動,道:“但這未必也不是一個潛在的可能。”

攝政王笑了笑,沉吟道:“只能說可以關注一下,不過也不能給予太多的期盼,免得到時候過於失望。”

長公主聞言也是頷首,這是理智之言。

他們再度交談了一會,然後便是準備離場。

長公主優雅起身,她的眸光在新生殿中李洛的方向停了停,牽着小皇帝離開。

攝政王宮淵位於最後,他氣勢如嶽峙淵渟,威嚴而厚重,有不怒自威之感,他同樣是看了看李洛,然後與長公主一同離去。

...

新生殿龐大的人流也是在散去,李洛本來打算找到虞浪他們,不過此時場面過於混亂,也就暫時作罷,只能去了姜青娥,顏靈卿所在的看臺。

而此時的他,無疑也算是焦點人物,所過之處,引來不少好奇目光的窺視。

如果說之前的李洛是因爲姜青娥而受到關注的話,那麼這一次的擇師賽,就算是他憑藉着自己的實力,硬生生的在聖玄星學府露了第一把臉。

“恭喜啊李洛,你這一次可是驚豔四座啊。”顏靈卿望着走來的李洛,扶了扶銀質眼鏡,清麗動人的臉頰上帶着一抹笑意。

“如此高調,實非我願。”

李洛感嘆道:“雖然比賽我贏了,但我卻落入了都澤北軒的算計,他以折污自身爲代價,逼得我木秀於林,此人心腸着實狠毒。”

“你就皮吧。”顏靈卿白了他一眼。

姜青娥明眸看向李洛,金色眸子中帶着笑意,道:“做得不錯,你成爲了郗嬋導師的學生,倒是一個挺好的結果,不過往後也不要過於的大意,那位未必就會停手。”

李洛輕輕點頭,他知道姜青娥指的是沈金霄,這位畢竟是紫輝導師,封侯境強者,即便是在聖玄星學府中都是擁有着極高的地位,被他盯上,可不是什麼好事。

不過好在的是,在這聖玄星學府中,即便是封侯強者,那也是需要遵守規矩與秩序,所以只要他保持謹慎,時刻抱住他那位郗嬋老師的大腿,想必沈金霄也沒太多的辦法。

在他們說話間,李洛突然察覺到這大殿中有些騷動傳來,於是目光對着那騷動方向投去,然後他就見到,有一行人涌入而進。

那行人面龐年輕,但都氣勢不俗,他們身穿着聖玄星學府的校服,只不過在那校服上面,銘刻着四顆星辰。

這些人,全都是四星院的老學員。

怪不得行走間橫衝直撞,一舉一動間有着一種漫不經心的隨意,這種隨意並非是狂妄,而是因爲自身對這座學府太過的熟悉,從而出現的一種態度。

而初進聖玄星學府的新生與他們比起來,就顯得要謹小慎微許多。

在這羣四星院學員最前方,是一名身軀挺拔的青年,他面目英俊,如刀削斧琢一般,雙目明亮銳利,讓人感到如沐春風的同時,又心生莫名敬畏。

而此人最顯眼的,還是那金色的頭髮,耀眼而璀璨。

他走在一羣四星院學員中間,彷彿星辰拱托的太陽,沿途新生看見他,皆是連忙避開,眼神驚異的打量。

而一些老學員,自詡與對方還算是面熟,便路過時笑着招呼,待得人迴應後,便是忍不住的有些自得,然後對着旁邊那些疑惑好奇的新生,特別是一些漂亮的小學妹說道:“你們不知道這位是誰吧?”

瞧得那些充滿着青春活力的小學妹搖頭,他方纔道:“這位是宮神鈞,乃是當今大夏攝政王之子,與長公主同齡。”

“同時他現在是我們聖玄星學府七星柱之一,知道什麼叫做七星柱嗎?這是聖玄星學府學員的最高榮耀稱號,代表着學府學員的最高水準。”

“而即便是在七星柱中,宮神鈞,都有可能是最強的,從某種意義來說,他或許是現如今聖玄星學府最強的學員。”

此言一出,頓時引得四周許多新生震驚譁然,原來這位,竟然是攝政王宮淵之子,如此來說,也算是王族之人了,若是在外面,還得稱一聲殿下才是。

當然,外面是外面,對於諸多新生而言,最讓他們感到敬畏的,還是那句聖玄星學府最強的學員。

能夠在這風雲匯聚的聖玄星學府中,獲得這個稱號,這是何等的耀眼與奪目?

一些新生,眼中有嚮往之色浮現。

在那一路諸多驚歎,敬畏的視線中,那以宮神鈞爲首的一行人走入新生大殿,再然後,李洛就見到他們對着他這裡所在的位置,徑直走了過來。

李洛見狀,心中就是輕嘆一口氣,他和這個宮神鈞可不認識,對方直接而來,顯然不是衝着他的。

所以,只能是衝着自家大白鵝而來。

而在一旁,顏靈卿靠近過來,有悄聲傳來。

“李洛,你沒猜錯,你最大的競爭對手出現了。”

第一百一十四章 姐妹花與都澤紅蓮第七十四章 宋秋雨第二十六章 平平無奇的預考第二十三章 溪陽屋第兩百四十六章 暗靈潭第十八章 初露崢嶸第一百二十八章 雙相顯露第兩百零五章 祝煊第兩百四十章 各尋合作第一百六十九章 遭遇第一百八十一章 翠綠木箭第一百六十五章 隊名第九十三章 司天命第八十五章 合力煉製第兩百零四章 俊傑雲集第一百八十二章 長公主的邀請第兩百二十四章 半成品第十章 白眼狼第兩百四十六章 暗靈潭第二章 不想退婚的未婚妻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三十九章 加強版青碧靈水第兩百一十九章 應對手段第兩百零六章 秘鑰爭奪第兩百七十六章 天災來臨第兩百三十一章 供奉長老第一百零六章 鍛造木土相第一百章 寶行總部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一百三十二章 擇師結束第兩百零八章 順勢第十五章 再回學府第兩百二十四章 半成品第兩百零二章 金龍秘鑰第兩百一十八章 禮包有毒第兩百五十一章 剝離術第五十三章 廉重第一百五十六章 偶然的殘留物第兩百四十四章 惑心關第一百九十六章 全部吃下第兩百六十五章 消失的異類第兩百七十一章 總指揮第一百零九章 帝流漿第一百七十一章 設局第一百八十三章 日落第七章 抉擇第一百八十六章 黑袍封侯第兩百一十八章 禮包有毒第兩百六十九章 據點傳送塔第五十一章 三個零分第一百七十八章 相術的配合第兩百一十九章 應對手段第六十九章 大戰師箜第一百六十章 兩女對陣第一百零二章 熊孩子第一百三十一章 各人際遇第兩百三十七章 夜承影第兩百一十九章 應對手段第十二章 相力修煉第七十四章 宋秋雨第一百零三章 敗家仔第兩百零五章 祝煊第兩百六十四章 外來的異類第一百四十九章 人格魅力第六十章 險境第兩百四十一章 吾心無懼第兩百七十五章 自取其辱第兩百六十六章 牆壁上的笑臉第一百二十五章 戰都澤北軒第五十五章 迷霧第九十九章 想要辭職第一百五十五章 墳頭插香第兩百四十章 各尋合作第一百六十二章 風矢鐵騎第一百三十六章 異類第一百九十九章 請帖第七十三章 大考落幕第二十五章 淬相師第兩百七十四章 紅蓮小隊歸來第兩百二十三章 解毒藥劑第一百四十三章 相力樹下第九十二章 兩人的特殊關係第六章 後天之相第兩百五十章 激活淨化塔第兩百五十五章 爭奪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省心第兩百三十章 夜襲第兩百六十四章 外來的異類第七十四章 宋秋雨第一百五十七章 白萌萌的請求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想挑釁我?第一百零八章 出了問題第兩百四十章 各尋合作第六十八章 李洛想裝大的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第兩百二十二章 魚紅溪的提議第三十七章 會長之爭第六十六章 李洛很生氣第四十四章 大考將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