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各人際遇

當李洛擇師結束的同一時刻,在這片山林的某處。

呂清兒雪白肌膚上,已是有毒斑在浮現,那些毒氣在她的體內肆虐,造成了極大的痛苦,但她卻只是貝齒輕咬紅脣,未曾發出絲毫的聲音。

在她的對面,王鶴鳩那被冰封的雙手,則是在其自身的相力不斷衝擊下,開始出現消融。

“清兒同學,看來這就是你那寒冰封印的極限了,你這招還真是厲害,如果你相力能夠再雄厚一些的話,我今日還真是會被你封印住。”王鶴鳩笑道。

“不過你還是成功的拖延住了我,只是,你覺得拖住了我,那李洛就真的能夠擋得住其他人圍剿嗎?”

呂清兒未曾理會他的話語,因爲她的意識在此時開始變得模糊。

不過就當她意識將要陷入黑暗時,突然間有紫光從天而降,只見得兩道紫輝光柱落下,出現在了呂清兒與王鶴鳩的面前。

光輝中,有兩枚紫色符印。

一枚紫色符印懸浮在呂清兒頭頂,紫輝降落下來,在這紫輝照耀下,呂清兒身上的毒斑在迅速的消解,一縷縷碧綠之氣,自其頭頂升騰而起,隨之散去。

王鶴鳩望着面前的紫色符印,彎身一禮,伸手將其接了過來。

不過對於獲得紫色符印,他並不感到意外,畢竟以他的天賦與潛力,不愁沒有紫輝導師看上他。

只是呂清兒對此,倒是顯得有些詫異,畢竟她與王鶴鳩的這場戰鬥,嚴格來說她完全不是對方的對手,只是憑藉着特殊寒冰封印,這才暫時的限制了對方。

雖然心中驚訝,但呂清兒更多還是欣喜,她接過紫輝符印,輕聲道:“多謝老師。”

...

在那一片狼藉的小森林中。

趙闊,宗賦四人躺在地上,動都不想動彈,之前他們被白豆豆揍了一頓,此時身體都還感覺到陣陣刺痛。

“也不知道虞浪有沒有被打死。”趙闊突然感嘆一聲,有些同情的說道。

不過他們也都知道,打死是不可能的,畢竟擇師賽中還有導師時刻在監督,一般不會出現真的死人情況。

但那苦頭嘛...怕是不會少吃,那個白豆豆,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燈,而虞浪那個貨又是特別討打的類型,這撞在白豆豆手裡,真是會被錘死一個少一個。

而在他們說話間,突然有着金光於半空中出現,然後急速的落下。

趙闊仰頭望着那些落下的金光,道:“我是不是被打到出現幻覺了?我好像看見有金符砸過來。”

其他三人也是躺在地上望着天空,他們保持着沉默,不過沉默僅僅持續了數秒,下一刻他們再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猛的彈跳而去,瘋一樣的抓向那墜落而下的金光。

四人一通亂搶,最後人手拿着一枚金色的符印,滿臉的狂喜。

“我們這是被賞賜下金符了?”趙闊激動的道。

宗賦用力的點頭,道:“真的是金符,難道我們之前的表現獲得了監督導師的認可?!”

其他人都是欣喜若狂,以他們的能力,想要競爭到金符其實還是有一些難度的,特別是趙闊,他的實力與天賦是衆人中最低,所以最開始他的目標就是混一個銀輝導師就行了,結果眼下,竟然得到了金符?

這顯然是大大的出乎了意料。

所以四人抓住金符,皆是興奮激動。

這頓打,真的是沒白挨!

...

而在小森林的遠處。

白豆豆突然有所感應的擡起頭,一枚紫光落下,懸浮在了她的面前,她伸手將紫光中的符印取出來,臉頰上也是有着一抹歡喜浮現出來。

“多謝老師。”她恭聲說道。

雖然她同樣對此不算意外,但總歸還是要拿到了符印,纔會讓人顯得踏實。

她將紫色符印打開,只見得上面銘刻着一個“彌”字。

“是彌爾導師?”對於這位紫輝導師,白豆豆自然是有所瞭解,而且這一位導師也是她最想要的,因爲對方同樣擁有着風相。

未來如果能夠在其指導下修行,必然能夠讓她的實力迅猛提升。

在白豆豆爲得到紫輝符印歡喜時,她突然有些驚愕的見到,又是有着一道紫色光輝對着她所在的方向落了下來。

“這裡還有誰?”白豆豆愕然了數息,然後猛的將目光投向那地上昏迷的虞浪。

“難道是這傢伙?”

白豆豆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這個混蛋無恥又無賴,實力其實挺差的,就他,也能夠得到紫輝導師的青睞?

真是太荒唐了吧?!

在她震驚的目光中,紫輝光芒果然是落在了昏迷的虞浪身上,在那紫輝的照耀下,虞浪身軀上的傷勢在迅速的恢復,最後他有些茫然的睜開了眼睛。

第一眼,就看見了面前的紫色符印。

虞浪遲疑了三秒,下一瞬,他猛的起身,直接對着紫色符印撲了過去,將其狠狠的壓在身下,同時咆哮道:“這是我搶到的!這是我搶到的!”

他擡頭,警惕戒備的盯着白豆豆,再次重複:“這是我搶到的!”

白豆豆無語至極,道:“你在着急個什麼?它本來就是衝着你來的,沒人能搶走。”

虞浪一怔,有些難以置信的道:“衝着我來的?”

“我被紫輝導師看上了?”

白豆豆淡淡的道:“也有可能是哪位紫輝導師搞錯了吧。”

虞浪憤怒的道:“不行!既然來都來了,那就是我的,就算搞錯了,我也要賴上這位紫輝導師!他要對我負責!”

白豆豆忍不住的拍了拍額頭,這人的臉皮真是沒誰了。

虞浪取出壓住的紫色符印,然後先恭恭敬敬的行了拜師禮,道:“這位導師,我拜師禮都行了,這事情可改不了啊。”

做完這些,他這才取出符印,仔細看了看,問道:“這位彌導師是誰啊?”

白豆豆聞言,頓時一驚,失聲道:“什麼?你也是彌爾導師?!”

她兩步就出現在虞浪身旁,一把奪過他的紫色符印,果然是見到上面銘刻着一個彌字,然後她又是取出自己的符印,對比了一下,兩枚符印一模一樣。

白豆豆頓時面如死灰。

怎麼會這樣。

這個無恥的混蛋,竟然跟她是同一個導師?

“咦,你也是啊?這麼說以後我們是相同的導師啊?”虞浪湊過來看了一眼,頓時也有些驚訝的道。

白豆豆將紫色符印丟回給虞浪,腳步有些踉蹌的坐在一旁的石頭上。

這一時間,她簡直有了要退師的衝動。

虞浪小心翼翼的收起紫色符印,然後湊到白豆豆身旁,露出笑容的道:“白豆豆同學,聽說每位紫輝導師只會收三個學員,所以以後咱們還算是同伴了,還請你多多關照啊。”

“其實對於我的品格,相信在之前你已經有一些瞭解了,爲了朋友,我是一個能夠兩肋插刀的人,我們以前可能有一些誤會,不過沒關係,以後我們有的是時間互相瞭解。”

“不過我在想,當你真正瞭解我的爲人之後,不知道是不是有那麼一點可能,把白萌萌介紹...”

白豆豆揉了揉眉心,輕輕的道:“你再說一句話,我可能就會宰了你。”

虞浪瞬間安靜了,老老實實在一旁坐下來,然後取出懷中的紫色符印,不斷的撫摸,仔細的翻看,滿臉的喜悅。

白豆豆捂着臉頰,心中悲嘆一聲,難道以後,這個無恥囉唆的混蛋,就真的是她的同伴之一了嗎?

真是作孽。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戰都澤北軒第兩百三十四章 異類的情報第六十四章 人質第一百六十三章 聚風式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想挑釁我?第一百六十六章 排位戰開啓第一百五十八章 艱難的生活第一百一十四章 姐妹花與都澤紅蓮第四十九章 大考開幕第四十二章 總督府第二十八章 李洛的第一瓶靈水奇光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也喜歡第一百二十二章 圍堵攔截第五十八章 大吃一波第兩百六十五章 消失的異類第八十章 開始籌備第二道後天之相第兩百一十六章 第三次考覈第兩百四十七章 小隊的獨立任務第五十四章 釣魚三人組第兩百五十二章 完美表現第八十三章 恩怨糾纏第五十五章 迷霧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省心第兩百零五章 祝煊第一百六十章 兩女對陣第七十九章 假期第兩百二十九章 裴昊的蹤跡第五十章 考試要動腦子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場第兩百四十四章 惑心關第一百四十九章 人格魅力第兩百一十一章 嘗試治療第四十二章 總督府第兩百零四章 俊傑雲集第兩百六十章 薅一把第八十四章 五品第兩百七十七章 異類攻城第兩百零六章 秘鑰爭奪第兩百零一章 摧殘第五十章 考試要動腦子第兩百二十二章 魚紅溪的提議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第兩百四十一章 吾心無懼第一百一十五章 做小還是做大第一百零九章 帝流漿第四十四章 大考將臨第兩百二十一章 寧闋副會長第六十章 險境第六十六章 李洛很生氣第一百一十章 將分天地,也分龍虎第兩百五十四章 暗靈葉第十章 白眼狼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隊的定位第六十一章 圍獵呂清兒第二十八章 李洛的第一瓶靈水奇光第一百三十二章 擇師結束第兩百零六章 秘鑰爭奪第兩百五十四章 暗靈葉第一百零四章 魚紅溪,宮鸞羽第兩百四十六章 暗靈潭第五十四章 釣魚三人組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隊的定位第一百七十章 匯合第十八章 初露崢嶸第四十九章 大考開幕第兩百六十三章 禁區內的變故第七十一章 不敢跳第六十九章 大戰師箜第兩百一十八章 禮包有毒第一百一十章 將分天地,也分龍虎第四十九章 大考開幕第兩百二十九章 裴昊的蹤跡第九十五章 叛變的總會長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想挑釁我?第兩百零一章 摧殘第二十六章 平平無奇的預考第一百八十章 雙相之力第兩百四十八章 眼怪異類第一百五十五章 墳頭插香第二十四章 顏靈卿第一百一十章 將分天地,也分龍虎第兩百三十九章 選擇第三十章 虞浪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場第兩百四十二章 十三號淨化據點第兩百七十二章 救援第兩百六十九章 據點傳送塔第兩百四十四章 惑心關第兩百四十二章 十三號淨化據點第一百四十七章 花種第一百一十九章 沈金霄的手段第兩百六十六章 牆壁上的笑臉第十五章 再回學府第七十三章 大考落幕第兩百四十七章 小隊的獨立任務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兩百六十八章 選擇第五十四章 釣魚三人組第一百一十二章 顏值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