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清理門戶

“女人,不要再睡了。”好聞的薄荷香縈繞在空氣中,嗯哼?

轉了轉身,繼續睡。

“喂!死女人,起牀了。”

嘭,嗯?頭有點痛,迷糊地睜開眼,看到的是某人痛苦的表情和怒視的目光。

“耶,你捂着鼻子幹嘛?”

饒有興趣地望着某熒,他的目光就像X射線一樣,巴不得讓我馬上到底?難道說?他鼻子是我撞的?摸了摸額頭,又望了望他,額,貌似是吧。

“呵呵,”一臉討好地望着薄荷男,“你找我,啥事?”恢復他的面無表情,職業性地回答:“時辰差不多了。”

汗~~我怎麼感覺他下一句是:送你上路?

щщщ ¤ttκa n ¤℃ O

嚥了咽口水,弱弱地說了聲:“知道了。”等待着他走,1分鐘~2分鐘~5分鐘~受不了,“我說大哥,你走不走啊?”

又是挑眉,“你走我就走。”

“難不成你怕我睡着?”沒好氣地問他。

“的確。”

這丫真直接。深呼吸,“那你要服侍我更衣不?”氣死你,“你再不走,就讓你變成晨羽靈的貓。”

果然,臉色難看到極點,然後退了下去。哈哈哈,哈哈哈,知道爲什麼不?那天進纏香窖,跟他們說了,誰敢踏進一步纏香窖,就讓他們嚐嚐“幻”的滋味,沒有解藥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兩個男人不信,沒辦法,讓舞葵把那女人的兩隻貓拿來做實驗了。兩隻貓剛進了花園,就忐忑不安起來,喵喵的叫,後來直接在我們幾個人的面前那個起來了。後來我嫌它們太煩又讓舞葵送回去了,聽說晨羽靈大鬧了一場,說自己的貓被下毒了,虛脫了好些日子。哈哈哈,我下了什麼?自己猜去唄。不過還是對那兩隻貓感到抱歉,不過只能怪它們選錯主人喇。

看了看窗外,落霞一片,原來,黃昏了。

打開木櫃,輕撫過那件血紅的裳,今晚,就穿它吧,嗯,明晚也要穿紅色的。不爲什麼,上官璃本來就適合穿任何顏色的衣服,可是我覺得紅色真的很適合她,妖嬈卻不騷,大氣又不俗,神秘又不失吸引。怪不得她自己也那麼喜歡紅色,據說我那時穿過來的時候,這裡的衣服都是紅色的。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我不會梳髻,杯具。

“凝澈?在麼?”等了許久,沒人應,那小子去哪了?

“凝澈…”還是沒有人應,搞什麼東西啊。

“紫夜,進來一下。”

“是,宮主。”我在想,黛玉姐姐的聲音是不是也像這樣?

“嗯,可以進來一下嗎?”

很快地,一個纖細的身影推門而進,看到我這個樣子似乎有些驚訝,但還是禮貌地把目光移開。

輕笑,“幫我梳個髻吧,不用太複雜,用這個?”從所有的首飾中挑了一株銀色的蛇狀簪子,遞給了紫夜。從銅鏡中模糊地看到她認真地神色,不錯,心靈手巧,只要多加訓練,必定是可造之材,至於怎麼去塑造,就要看舞葵的本事了。想到這裡,不禁微微地嘆息了一下,菱紗的事情她會了解麼?

於是試探地問了一下:“你和菱紗要好嗎?”

她的手頓了頓,淺淺點頭,“哦,聽說菱紗最近整天對着個香囊發呆,這你知道是怎麼回事麼?”

彷彿是不經意地閒聊,但我十分專心地聽着,試圖找出一些可以原諒那個孩子的線索。紫夜搖搖頭,又好像想起了些什麼,猛地點頭:“以前她是個被拋棄的孩子,後來遇上了一戶好心的人家被收養了。但是因爲家裡太窮,所以投靠到璃宮了,不過她每隔兩天都會寫信回家的。最近好像沒有看見過,而那個香囊她跟我提起過,是她臨走前她娘繡給她的…”

哦,是這樣子的嗎?我希望是…。 很快地便梳好了,打量了一下自己,少了分慵散,多了些專橫,不錯,這樣的效果我很滿意。唯一不足的是……眼睛,我需要它,更加邪惡。燦爛一笑,讓紫夜幫我將雙眼化得更爲邪惡,然後轟轟烈烈的出門。

冥曦和冥熒看到我的一瞬,有些呆滯。我笑了,他們看到已經這個樣子,明天那些所謂的江湖高手又會怎樣呢?“走吧。”輕喚一聲,將他們從呆滯中拉回來。不經意掠過凝澈的房間,心裡往下沉了沉,這凝澈到底去哪了?瞳孔猛地縮了縮,但願我想的不是真的,不然,晨羽靈你將會死得很慘,手不自覺地握了握,大步地往聆谷走去。

遠遠地便看見了那堆零星的人,除了噁心的紅色外還有那抹熟悉的青色。果然,晨羽靈我還是不能留你,我最討厭的便是用我身邊的人威脅我的人,心中忽然升起一道怒氣,眼中也閃過一道不着痕跡的殺意。

今晚,便是舊罪惡的結束,也是新罪惡的開端,璃宮是時候要清理門戶了,免得讓人家看笑話。晨羽靈看到我,眼神中閃過一絲的驚慌,隨即被她掩蓋過去。

或許她認爲她的人很快就到了,我們只是自投羅網,所以她沒有解釋,反而囂張了:“上官璃,想不到你這麼急想要送死。”

我淺笑,舞葵憤怒,冥曦和冥熒沉默,凝澈儘管被人要挾住,但眼中沒有絲毫的驚慌,我很懷疑這是爲什麼。側目望向菱紗,她緊咬着嘴脣,手中緊拽着他們口中的香囊,但是沒有擡頭。

輕啓朱脣:“你爲什麼覺得,這次你會贏?”很輕地語氣,卻藏着不可反抗的質問,我的氣勢,她一輩子也不可能有。所以在一開始,我便贏了。她開始慌張了,她身後的一個女子卻站了出來,“這是你的命。”

撲哧的一聲,我很不給面子的笑了出來,搖搖頭:“我不信命,不過我夢到一個大師,他說:‘你有後宮三千’,如今我還沒有,那怎麼可能是我的命呢?”舞葵笑了,冥曦冥熒咳了一聲,凝澈眼中劃過不明的情緒。

我不再言笑,眼神冷漠地可怕,連舞葵也不自覺的被我身上的寒氣逼得後退一步。

這,便是我,這便是上官璃。我不斷向前,她們卻不斷後退,直至湖邊,那女子依然垂死掙扎:“你,你快放了我們…不然,不然你會死得很慘…”

“哦?”我側頭,表示疑問,“還是算了吧,顧及你們自己好了,大師說我命大得很。”晨羽靈嚴重閃過一絲兇狠,我反射性地向後退,而她的目標卻不是我,一把扯過凝澈,用黑得發亮的刀尖抵着他的喉嚨。

我慌張了。看着晨羽靈顫抖的手,我的心亂了,低下眼皮,掩飾我心中的想法。“上官璃…放…放我們走,不然,不然我殺了他。”

我沉默了,然後轉身:“隨便吧。”沒有看到凝澈的難過,我這時只是等待着晨羽靈接下來的動作,果然,四個人不約而同地喊出了對我的稱呼。

即將刺中我的刀,停了,轉而刺進她自己的腹部。呵,還真是諷刺,自己準備的毒用在自己身上,感覺,不知如何?沒有看她的臉,但我知道我的裡衣已經溼了,這絕不是什麼好玩的事,舞葵晃了晃,隨即讓人把她們捉住。看到癱坐在草地上的凝澈,哼,臭小子,敢騙我,活該,嚇嚇你。

第二十八章 美人的姐姐?【二更】鑽心之痛第七十六章 該死,不許哭第六十二章 夢迴過去綰月的婚禮第十四章 初涉江湖第二十五章 原來是同類的第十二章 初出璃宮(二)第七十一章 血色之夜九十六章 救贖者第八十八章 我恨你第十九章 短暫的分別第六十八章 病情加重第十八章 不會讓你死第六十四章 我會瞎嗎?第五十一章 嗜殺的誘惑第八十六章 一切都是值得的第二十九章 妖孽的和尚第十一章 初出璃宮(一)第十九章 短暫的分別第二十章 撿了只懶狐狸第三十六章 我們去逛小綰館吧第三十一章 離家出走了鑽心之痛第四十三章 美人是男的?第八十七章 你是自私鬼我的家人第五十三章 國境之南第九十章 冥曦怒了第四十章 我們做賊去第七十章 美人,你到底是誰霸道的凌楓第九十七章 我的夢,都是你第九章 清理門戶第九十七章 我的夢,都是你第四十七章 狗急會跳牆,狐狸急了會咬人第八十二章 都是月亮惹的禍第七十二章 受傷的總是你第二十二章 第一次遇襲第五十三章 國境之南睡了好久第四十二章 危險的冥曦第七十六章 該死,不許哭第八十八章 我恨你第九十二章 今夜,你是我的第七十三章 誰在主宰着第九十二章 今夜,你是我的第六十五章 再遇見你時,你已不愛了第一百零二章 黃雀在後第二十三章 璃宮不是蓋的第九十一章 目的只有一個第六十八章 病情加重第四十八章 傲王有潔癖第三十二章 江湖,呸呸呸第四十五章 冥曦吃醋了第七十二章 受傷的總是你九十六章 救贖者第二十一章 顏頡的過去第七章 帶我離開第六十章 對不起幫,還是不幫第七十七章 對不起,我愛你第六十八章 病情加重第四十章 我們做賊去第六十五章 再遇見你時,你已不愛了第八十九章 彼岸花開,以血祭花我的家人第七章 帶我離開第九十七章 我的夢,都是你第四十三章 美人是男的?第九十四章 凝澈喜歡殷溯?浴血一戰第八章 暴風雨前的寧靜第七十六章 該死,不許哭第二十二章 第一次遇襲第四章 你就是璃宮宮主第五章 被虎視眈眈了第十六章 兩代人的羈絆第九十章 冥曦怒了第八十三章 愛情的代價第四十八章 傲王有潔癖第九十三章 不是報答,而是愛第五十七章 寧願這是夢一場燦爛的離別第九十章 冥曦怒了第四十五章 冥曦吃醋了第四十九章 他們給的幸福美人,是零王的後代第五十二章 出發到逐月第二十章 撿了只懶狐狸第四十五章 冥曦吃醋了第三十六章 我們去逛小綰館吧第十八章 不會讓你死上架感言(充值方法)第一百零一章 薔薇花第五章 被虎視眈眈了第九十九章 我們不是同類人第十三章 夢的始章第六十六章 爲你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