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殷溯,走了

“我回來了。”重重的舒了一口氣,回家的感覺真是好吶,特別是久違的溫暖。顏頡含笑地跟在我後面,手上還抱着一隻白絨絨的東西,嘖嘖,真是說不出的和諧吶…剛坐下,那隻懶東西就躥到我胸前,還不害臊地蹭了蹭。本來已經不爽它了,居然還那麼放肆,一把拽住它的尾巴:“死狐狸,找死啊,有人抱你還嫌棄。”當然顏頡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只是有些同情地望着倒掛着的狐狸。“你胸前比較柔軟…”說完還不忘瞄了兩眼,該死,順手一丟,把它扔在角落了。去你的色狐狸,敢調戲我?不過,璃宮怎麼感覺有些奇怪呢?

雖然我沒有告訴他們什麼時候回來,不過,打掃的人總該會有一兩個吧…人,都不見呢?

—————————————華麗的分割—————————————————

小小的博苑裡

“那個…要是宮主回來了,我們怎麼交代?”紫夜弱弱地問了一句,引來了齊刷刷的目光,嚇得她趕緊低下頭,她不過是…想到最壞的情況罷了。衆人似乎又覺得有道理,便有齊刷刷地望向那個正在悠閒地剝着瓜子的上官蝶。

上官蝶毫不害羞地笑了笑說:“嘻嘻,你問我,我問誰去?”然後繼續低頭自己的工作,衆人一片跌倒。“其實嘛,這也不關咋事啊,是殷溯那孩子要走的,我們也不可能攔着他吧。”一臉輕鬆的她似乎沒發現有些異樣,屋裡的人默不作聲,靜靜地等待着史上最爲火爆的家戰。

“那個誰,幫我泡杯茶。”頭也不擡地自說着,“你們看,我們璃宮一向不干涉皇朝的事情,所以憫星和悅日之間的戰爭也不到我們這些平民插手嘛。你看,既然殷溯那麼惦記我們的安危,我們也不好意思回絕人家嘛。”

很好,我似乎聽出了些什麼來了,“那您想過,宮主回來要怎麼交代了嗎?”一臉微笑地望着這個白癡的女人,如果眼光能夠殺人,她已經死了好幾十次了。

“就跟她說殷溯去遊山玩水去…”終於,她那長草的腦子似乎想起了些什麼,頓了頓,擡眼,“…囖。”看到我的時候,我感覺我親愛的孃的那種鬱悶和無奈。她嘿嘿地笑了笑,把手中的東西一扔,打算逃走。

一把抓住她的衣領,迫使她望着我,露出一個我自認爲很溫和的笑容:“唔,我親愛滴娘啊,你說殷溯去哪了?”該死,什麼憫星和悅日之間的戰爭,什麼皇朝的事情,你腦子去哪了?要是其他人把他帶走也罷了,你讓他跟仇人走?瘋了你。

娘嘿嘿地笑了一聲,扭過頭去跟爹眉目傳情,哦不,是要爹向我幫他求情。一挑眉:“爹,要是你這次幫了她,那我就…嗯?”那我就…其實我也沒想到要怎麼樣,只不過自從上次這樣威脅過人之後,發現這上官璃的氣質裡有不怒而威的感覺,所以我用上癮了。果然,爹委屈地剽了一眼娘,便躲在了冥曦身後,不再做聲。

也不等娘搭話,我便繼續往下說:“你堂堂一個璃宮,連個亡國太子也保護不了?像話嗎嗯?而且你認爲那個憫星皇女是什麼好人啊?會善良得把殷溯接出去然後放了他?白日夢。”或許我這次真的生氣了,只因爲那個孤清男子的不辭而別,抑或者是真的因爲娘做的這種不爭氣的事情,我不知道。可是有一點必須肯定的是,在那個狠毒的女人手上,一定不會有好日子過,顏頡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顏頡有些擔憂地看着我,他眼中那一閃而過的恐懼還是被我捕捉到了,或許他也在爲下一個受傷的人而擔憂吧。的確,不能等了…放下了娘,轉身對她說:“你給我面壁半個月,要是我發現你少了一天,那你的寶貝丈夫就等着被拐吧。”嗯,很好,沒有反駁。

“這…”哼,還有哪個不怕死的傢伙?環視了衆人,凝澈縮了縮脖子,最終還是把話截住了。“很好,那就這樣決定。”於是頭也不會的走了,沒有想到的是,我會如此自然地去到殷溯所住的地方…

人的情感就是如此奇怪,我對他竟然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來自於不同的世界,內心卻有着說不出的對這個世界的困擾和悲哀,然後通過他的琴聲,慢慢地串在一起,得到共鳴。人要不是經歷了許多,怎麼會如此容易地放下;人要不是看透了這個紅塵,怎麼會把自己置身於事外?所有的淡薄,不過是看透了一切,嚐遍了甜蜜與心酸才放下罷了。

“那麼迫不及待地見他麼?”來者帶着熟悉的薄荷香,如果細心,或許還能發現這薄荷葉帶着醋味,只是我還沒有那麼好的心情。我搖搖頭,撫過眼前這株開得燦爛的石楠,便覺更外孤獨,石楠的花語,便是孤獨啊…“如果我沒遇見憫星的皇女,或許我不會去幹涉……”只是,我遇上她了,而且她也成功地挑起我的火。我這個人有仇不急着報,也不一定說要報仇,不過欠了我的,她註定要還。

“你見過她?”冥熒的語氣中透着些驚訝。我搖搖頭,又點點頭,冥熒有些一頭霧水。“我遇過,卻沒見過。”這我也沒騙他,因爲我確實在路上遇上她了,不過沒看到樣子罷了,不過那聲音,呵,我倒是不會忘記。“那你怎麼知道她一定不好呢?”

蔑笑,“一個因爲小事情而要殺人滅口的女人,會好麼?”我轉身離開,我不知道現在和他說這些他會不會懂,但是那夜我被嗜血欲、、望所操控着的無助我便是一輩子也不會忘卻的。我討厭被人主宰着,也討厭讓別人控制生命,更加討厭自己手中的東西被別人玩弄於股掌之間。於我,殷溯當然不是一隻棋子,但是既然他的命被我救過,我自然也不在乎再去救一次,只是在此之前,我一定會讓他記得不要太自以爲是了,白白浪費我的好心。畢竟,背上的傷口可不是開玩笑的。

第五十七章 寧願這是夢一場第十章 小子,從實招來第四十七章 狗急會跳牆,狐狸急了會咬人第二十五章 原來是同類的第六十七章 我們之間只有交易嗎?第一百零一章 薔薇花好久不見第四十九章 他們給的幸福第二十一章 顏頡的過去第七十七章 對不起,我愛你第七十六章 該死,不許哭第九十章 冥曦怒了第六十六章 爲你而生第五十一章 嗜殺的誘惑第六十九章 屬於我的我不會放手第二十二章 第一次遇襲第二十六章 四國的往事【二更】第八十八章 我恨你九十六章 救贖者第二十四章 噩夢的始端,仍有我【二更】第八十五章 三分顏色上大紅霸道的凌楓第九十四章 凝澈喜歡殷溯?第三十六章 我們去逛小綰館吧第六十六章 爲你而生第三十二章 江湖,呸呸呸第四十章 我們做賊去第七十六章 該死,不許哭第八十章 不會讓你們枉死的第六十一章 第一個願望第三十二章 江湖,呸呸呸第二十八章 美人的姐姐?【二更】第四十二章 危險的冥曦第二十章 撿了只懶狐狸第二十四章 噩夢的始端,仍有我【二更】第四十四章 皇宮不過是枷鎖第五十七章 寧願這是夢一場第十九章 短暫的分別第八十三章 愛情的代價第三十三章 我就是那麼拽【二更】第二十六章 四國的往事【二更】第二十一章 顏頡的過去第六十八章 病情加重第九十二章 今夜,你是我的第三十六章 我們去逛小綰館吧第四章 你就是璃宮宮主第十五章 掙脫不了的網第十二章 初出璃宮(二)第三十三章 我就是那麼拽【二更】第三十六章 我們去逛小綰館吧第五十四章 九尾火狐第八十七章 你是自私鬼第四十九章 他們給的幸福第七章 帶我離開第九十一章 目的只有一個第十七章 醒了,就原諒他們第六十章 對不起第七十四章 你認真了嗎?第五十三章 國境之南美人,是零王的後代命運終結者(結局)第三章 庭院深深深幾許燦爛的離別第五十章 我只是想,看看這個世界第六十九章 屬於我的我不會放手第二十二章 第一次遇襲第四十六章 迷亂的曉第六十二章 夢迴過去第八十二章 都是月亮惹的禍第四十四章 皇宮不過是枷鎖第二十二章 第一次遇襲第三十三章 我就是那麼拽【二更】第六章 其實你可以離開第五十八章 他,只能由我懲罰第二十三章 璃宮不是蓋的第十四章 初涉江湖第八十五章 三分顏色上大紅第五十九章 你的命,是我的第八十一章 溫柔的冰山第四十章 我們做賊去第三章 庭院深深深幾許第一百章 樹葉的離開第五十六章 我們總是在羨慕別人第一章 離奇穿越 竟是女尊第六十五章 再遇見你時,你已不愛了我的家人第七章 帶我離開第八十三章 武林大會第五十章 我只是想,看看這個世界第七十八章 是我錯了睡了好久第五十七章 寧願這是夢一場第三章 庭院深深深幾許第二十六章 四國的往事【二更】第二十一章 顏頡的過去水伊芙的到訪第六十七章 我們之間只有交易嗎?第五十五章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