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坦白

白小倩轉身過來,“黃小姐,人起碼要做到表裡如一,你這麼討厭我,卻在宮俊熙面前又是另一幅面孔,你不覺得如果以後被宮俊熙發現了你如此的裡外不一,更加可憎嗎?”

“白小倩,別跟我說這麼一串的大道理,你現在若是離開還能夠拿到五百萬,以後被他拋棄的話,你以爲你還有這麼多錢嗎?”黃玲玲諷刺道。

白小倩撫着下巴,狀似在認真思考的樣子,“我想宮俊熙離婚的話贍養費應該還挺高的吧。”

說着也不理睬黃玲玲對這話是怎麼想的,就直接轉身離開,若是以前黃玲玲早就一把衝上去抓着她的手腕了,但是奈何如今腳腕受傷,也是無可奈何。

白小倩來到約定的地點,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半了,晚了將近半個小時,因爲這段這個時間點路上車流量實在是太大了,她出門也沒讓司機送過來。

看着手錶上的時間,火急火燎地趕到包廂門口,推開門,一股涼意就撲面而來,夾帶着的是茶香味,嫋嫋如縷,同時聽到耳邊一聲激動的聲音,“小倩。”

白小倩轉過頭,看着父親從位置上站了起來,朝着自己這邊走過來,她笑了一下,“爸。”

白長鳳看着幾日未見的女兒,卻彷彿是已經隔了好久好久,不過所幸的是,女兒的臉色紅潤了一點,精神氣也不錯,可是在白小倩的眼裡,父親卻是一下子蒼老了不少。

“爸,讓你久等了。”白小倩歉意地說道。

白長鳳的臉上始終是帶着樂呵呵的笑意,似乎在白青青出嫁的時候都沒有這麼開心過,“說什麼等不等的,來了就好,現在餓了吧,先點菜吧。”

白長鳳看着菜單,一下子就可以說出白小倩喜歡吃的菜,等到白長鳳點了七八菜之後,白小倩立馬阻止,“爸,就我們兩個人,不用這麼多的。”

白長鳳纔回神過來,意識到自己好像的確是點的有點多了,“沒事,沒事,今天見到你 ,爸開心。”白小倩看着父親的神色,心裡更是愧疚,等到點完菜,走出了包廂,父女倆才正式開始說起話來。

“爸,我逃跑以後,李玉鳳有沒有發現是你做?”白小倩擔憂地問道。

“她不知道。”白長鳳爲了寬慰女兒,沒有說出實話,“她爲了青青的婚事忙暈了頭,也沒有時間去追究你到底是怎麼逃跑的了。”

白小倩鬆了一口氣,她點點頭,“你這幾天過的怎麼樣,住在哪裡?”白長鳳問道。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白小倩深呼吸了一口氣,“爸,你聽我說。”白長鳳看着白小倩這麼鄭重其事的樣子,有些緊張,“怎麼了?”

“爸,我結婚了。”白小倩一字一句緩緩地說道,生怕父親一下子有點接受不了。

“不是,你說什麼?”白長鳳疑惑地問道。

“爸,我逃出去了以後,我遇到一個男人,然後我們結婚了。”

“啪。”白長鳳面前的水杯一下子翻倒,滾燙的綠茶順着桌子留下來,白小倩幸好一直注意着父親的舉動,立馬就拿過了身邊的紙巾幫忙擦拭,“爸,你沒事吧?”

白長鳳纔回過神來,看着女兒,“你說你結婚了?”

白小倩退無可退,點點頭,“嗯。“

“糊塗!糊塗!“白長鳳拍着大腿,痛心地叫嚷道。

“爸,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相信女兒的眼光好不好?”白小倩忍不住安慰道。

“爸爸不是不相信你,可是這才幾天,這纔不過五六天的時間,你竟然結婚了,是不是太草率了,你讓我怎麼相信?那個男人是誰?你真的瞭解他嗎?”白長鳳在面對女兒的婚姻大事上,一下子說了很多。

“爸,人與人之間的認識程度怎麼能夠只憑藉着認識時間的長短呢?有些人你遇到了你就知道那是一生了,而有些人你即使是在一起一生,也會在某個時刻覺得他變得陌生。”白小倩這話並不是寬慰父親的話,而是真心實意地有感而發。

白長鳳聽到女兒說出這一段話,整個人似乎從脊樑處竄過一道電流,就僵硬在了那裡,腦海中有一個塵封了太久的盒子,從遙遠的彼端傳來了一道聲音,“我不後悔,有些人認識了十幾年最後依舊會走散,可是有些人認識了不過兩三天,就已經認定了,而我確信我們是後者。”那雙盈盈的眸子在燈光的照耀下泛着水光,真是倔強啊。

白長鳳的眼中有些恍惚,他看着面前的少女,因爲擔憂而微微皺起的眉頭無不似當初江南少女的模樣,他嘆口氣,“你和你的母親很像。”

這麼多年來,白長鳳已經不常跟她說起母親的事情了,小時候她害怕雷雨夜,她害怕黑暗的時候,他總是會抱着自己說起小時候的事情,後來也會跟自己說起母親的事情,後來被李玉鳳發現了之後,就再也沒有跟自己講過這些事情了。

現在他突然提起來,白小倩坐在那裡,哽咽道:“爸。”

“不說這些事情了,改天你有空把他帶出來給爸看看,這點要求總不過分的吧?”白長鳳最後妥協道。

白小倩挽着父親的手臂,笑着道:“謝謝爸。”可是一下子心裡卻是犯難了,這若是把宮俊熙帶出來,爸爸肯定就會發現了,這該怎麼解釋?

說過這些話,飯菜也都已經上齊了,大多數的時間都是白長鳳把菜夾在白小倩的碗裡,白小倩看着自己這邊已經堆得疊起的菜,有些哭笑不得,“爸,我夠啦,你就別再給我夾菜了。”

白長鳳皺眉,“你看看你這麼瘦,多吃點。”

白小倩無辜地看着自己的身子,她哪裡是瘦了,這幾天住在宮家,不是吃了睡就是睡了吃,明明是已經胖了好多了。

不過父親的美意她也沒有拒絕,乖乖地吃完了堆在面前的飯菜,用過了午餐,兩個人走出了包廂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爸,你先去……”

“宮先生,您先走。”

不會吧,這麼巧,白小倩聽到聲音轉過頭看去,一個身着黑色西裝的男人在衆人的簇擁下,衆星拱月一般,緩緩地走出了電梯門,蹙着眉心,面目沒有任何的變化,微微點頭,繼續聽着身邊人的說話。

似乎是感受到白小倩這邊的視線,他不經意間地瞥過頭看來,跟白小倩還沒有來得及收回來的視線對碰,白長鳳聽到她說話說到一半,側頭問道:“怎麼了?再看什麼?”說着就要擡起頭看過去。

“沒什麼,爸我想起來我待會還有工作,可能要來不及了。”白小倩已經拽着父親走出了餐廳,而宮俊熙亦是收回了視線,“宮先生?”身邊的人看着他失神的樣子,出口小心翼翼地叫道。

“沒事。”淡雅地一笑,身邊的人就繼續熱聊了起來。

白小倩走出了餐廳,心想這也真的是巧,竟然吃個飯能夠遇到宮俊熙,看他剛纔的樣子似乎是出來應酬的吧。

口袋中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她掏出手機,靜悄悄地躺着一封短信,她點開,赫然寫着宮俊熙三個字,差點摔掉手中的手機,站在一旁的白父發現了女兒的異常,“怎麼了?”

我能說你的女婿的短信嗎?白小倩搖搖頭,“我上司催我了。”

白父皺眉,“今天不是週末嗎?怎麼還要上班?”白小倩搔頭一愣,“這最近公司接了一個大的項目,所以,爸,你先走吧我這就過去了。”

“你在哪裡上班?我現在送你過去吧。”白父不放心道。

“爸,我長大了,沒事的,公司就在附近的寫字樓,以後我有空了再找你。”白小倩笑着道,白父點點頭,抱了女兒一下,“注意照顧好自己,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給爸爸打電話。”

白小倩靠着父親的肩膀,這個肩膀已經不再寬厚了,可是依舊能夠成爲她有力的港灣,她點點頭,“我知道了,謝謝爸。”說着就看着他穿過了馬路上了車駛離自己的視線。

淚水在這一刻突然莫名其妙地迸發,模糊了視線,她低頭又看了一眼手機上的短信,“在路口等我。”

“這麼多路口,哪個路口啊,也不說清楚。”白小倩把手機放到了包裡走在路上絮絮叨叨道。

耳邊突然傳來汽車尖銳的剎車聲,她嚇得往路邊倒退了兩步。

拍拍自己受驚的胸脯,真是沒禮貌,這麼近剎車停下來知不知道會把人心跳嚇出來的啊,白小倩翻了一個白眼繼續往前走去。

這個時候車窗緩緩地搖下來,露出了一張冰山的冷漠臉,“白小倩。”目不斜視地看着前方,“上車。”彷彿這話是對着空氣說的。

(本章完)

第四章:花癡病犯了第九十五章 解救第八十一章 解釋誤會第五十五章:又起矛盾第九十一章 親家第八十八章 往事哪堪回首第四十二章:一巴掌第二十六章:同意第十九章:來客第十四章:解救第五十一章:已婚婦女第五十七章:別樣的午餐第十四章:解救第四十三章 :同意第六十一章 我喜歡你就夠了第三十章:懟人第九十二章 意外第四十一章:別拿我當替身第八十九章 回憶第七十五章 驚天消息第十三章:算計第十章 :繼續假扮第五章:天降餡餅第九十六章 保住了第七十三章 找戒指第九十九章 出言袒護第十三章:算計第六十八章 婚姻第三十一章:婚禮第八十七章 真相第六十九章 風雨欲來第八十八章 往事哪堪回首第二十九章:不信任第四十七章:見公婆第四十四章:神秘上司第五十三章:緩和關係第四章:花癡病犯了第二十七章:心動第七十五章 驚天消息第五十章:新任務第八十四章 震驚第二章:是誰派你來的第八十二章 悸動第三十四章:應聘第四十三章 :同意第十四章:解救第十一章 :這麼像嗎第十七章:高貴的身份第三章:那你就嫁給我吧第六章:有仇必報第六十七章 幾分真假第三十二章:不告而別第六十一章 我喜歡你就夠了第六十九章 風雨欲來第二章:是誰派你來的第五十六章:鋒芒第二十二章:曾經滄海第七十三章 找戒指第八十七章 真相第七十一章 旁觀者第十三章:算計第八章:等我過陣子胖了再戴吧第二十四章:被發現第二十九章:不信任第三十四章:應聘第九十五章 解救第三十三章:幫助第十一章 :這麼像嗎第五章:天降餡餅第三十九章:坦白第五十三章:緩和關係第三十五章:信任第三十四章:應聘第二十三章:試探第六十章 變化的感情第七章:還好婚紗沒摔壞第三十章:懟人第九十五章 解救第六十章 變化的感情第九十一章 親家第九十二章 意外第六十二章 婆婆的擔憂第三十五章:信任第九十九章 出言袒護第八十三章 訓誡第七十八章 決心離開第七十七章 離婚第二十五章:真相第六十五章 爭鋒相對第二十一章:沒有愛情第二十七章:心動第九章: 婚禮上的意外第五章:天降餡餅第七章:還好婚紗沒摔壞第九章: 婚禮上的意外第八十四章 震驚第二十六章:同意第四章:花癡病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