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

兩廂坐定之後, 周惠父說:“鄙人此次冒險前來,皆是爲了一人,報謝不報謝休要提起。”

趙鴻飛見他頻頻望着梅玉, 心中奇怪。

又聽他說道:“我說出來你們不要驚慌, 此次趙老爺入獄, 是因爲他盜取太守官印, 勾結金人。”

趙家四人如被驚雷澆下, 炸得焦黃焦黃的。這百多年來,本朝一直飽受女真入侵之苦,民怨甚重。勾結金人, 背叛國家,這罪名非死不可。

漆黑的夜, 只聞蟈蟈的鳴叫, 讓人心頭壓抑。

呆了良久, 趙鴻飛醒過來,勉強笑了聲, “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我爹那樣清淡的人,閒事都不願多管的。平生最是敬仰岳飛、宗澤,怎麼可能……我們家連金人的頭髮都沒有見過一根。”

“事實是,太守官印的確不見了。上個月金人針對昌州北境發起了兩次集中的小規模騷動,而太守官印失蹤, 無法調動軍隊, 造成了北境百姓比較大的損失。而這太守官印, 最後一次出現, 是在趙老爺手中。趙老爺拿了官印去替太守接收朝廷公文, 後來忽然離開太守府,一直再沒有來官府當值。” 周惠父雙手輕輕交握, 美麗的桃花眼時不時看一眼梅玉。

梅玉想起那日,趙文素怒髮衝冠跑過來,就再也沒有出門過,可是當時他手裡什麼東西都沒有拿。她顫抖着嘴脣說:“可笑之極!如果老爺真的賣國求榮,盜取官印,離開官府之後早就逃走了,如何在家坐以待斃。”

周惠父說:“還有一件事坐實趙老爺的罪名。官府內一位姓謝的師爺,說他在去年秋天撞見過趙老爺獨自一人在太守府存放檔案的屋子裡,私自翻找東頭的櫃子。而櫃子裡,就是昌州北部那一代地域的地方誌、地形圖之類的。昌北土地肥沃,盛產銀礦,夷族覬覦已久。”

他的聲音優美之極,只是大家都憂心忡忡,無暇欣賞。

說到昌州北部,梅玉不由自主望了周惠父一眼。大周村也位於昌北,那裡是他們兩人長大的地方。周惠父自然也想到這點。兩人對望,一時默默無語,一個思緒紛亂,一個心潮澎湃。

其他人心情沉重,無論如何都不能相信趙文素會勾結外敵、背叛朝廷。

周惠父站起來,“這一連多天……典獄官在審問趙老爺,他似乎不肯招供。上頭肯定會進一步搜查證據。太守怕官印失竊讓朝廷知道,責他失職,所以封鎖了消息,你們打聽不到。但是趙老爺說不出官印所在,看來瞞不了多久了。朝廷會派人下來。趙二爺,你還是早作打算吧。鄙人言盡於此。”

梅玉跑到他身前,本想抓住他袖子,又縮了回來,只含淚望着他:“惠父哥,你……你能不能盡力護住老爺,別叫他吃太多苦。”

“你放心,這樣的重犯,一般都要最後申報聖上裁奪。現在是性命無憂的。”周惠父溫柔地望着她,握起她的手,回頭對棠寧道,“少奶奶,能不能讓你使女單獨跟我敘幾句……”

趙鴻飛上前一把將她奪回來,皺起眉頭:“周大人,請自重,梅玉不是大嫂使女,她是我家姨——”

“小叔!”棠寧打斷他的話,走下來施了大禮,“大人雪中送炭,趙家感激不盡。大恩不言謝,日後定會涌泉相報。只是現在三更半夜,大人和我家梅玉男女有別,還需要避嫌。如有機會,大人擇一良日來探望同鄉,梅玉她必備茶相待。”

周惠父眼中閃過疑惑,隨即消失無蹤,拱手道:“少奶奶說的是,鄙人唐突了。天快亮了,鄙人告辭。”

他重新穿上斗篷,把自己全身上下裹得嚴嚴實實。

趙家四人送他出門,看着他翻身上馬。他在馬上看了看梅玉,眼睛在夜色中熠熠發光,流溢着溫柔的光彩,“玉梅,我會再來看你的,你保重。”

說完一揮馬鞭,馬撒開四蹄,不一會兒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他們關上門回到廳中。

婉蓉好奇地問了一句,“姨娘,那個人即是你同鄉,他在官府任得什麼職?”

走在前面趙鴻飛聞言,猛然停住腳步,回頭走到梅玉面前,冷冷盯住她,“那個人到底是幹什麼的?他的話可不可信?他對你怎麼那般……曖昧?”

屋內傳來微弱的光線,映在他陰沉的臉上。

梅玉怔了怔,這纔想起自己也不知道周惠父是什麼官職,他爲什麼能知道那麼多內幕消息?

但是她很生氣趙鴻飛的語氣,迎着他目光說,“你這是什麼話?惠父哥他是個好人,人家,人家……”她憋紅着臉,說不出來。叫她怎麼說呢,自己已爲人婦,“少時舊人”這個詞太過難堪。

“那種人不知有何居心,柔弱弱一看就不像男人,倒像花街裡不正經的……”

“趙鴻飛,你夠了!”梅玉渾身發抖,“你以爲你很正經嗎?”

趙鴻飛的臉色猛然變得非常難看。

安靜的深夜,四周圍靜悄悄的,他們的爭吵格外刺耳。

婉蓉驚慌失措看着他們,不明白自己一句話怎麼就引發了他們爭吵。

“行了,進來再講話。”棠寧訓道。

婉蓉忙扯了扯趙鴻飛的袖子。趙鴻飛甩開她,板着臉走進去。

四人重新坐回去,相顧無言,全都了無睡意。剛纔周惠父帶來的消息太過驚人,他們一時也想不到對策。

雞鳴三遍後,東方漸漸泛起魚肚白。街上也漸漸有了人聲。

棠寧長嘆一聲,“老爺不會做出那種事的,對不?”

婉蓉安慰道:“老爺是清白的。太守一定是冤枉了他。”

梅玉和趙鴻飛誰也不說話。棠寧看着他們說:“那位周大人,既然是姨娘同鄉,肯給咱們透露消息,已經難能可貴。饒是咱們打聽這麼些日,還不如人家寥寥幾句來得實在。人家也沒有褒貶老爺,只不過說了內部的情況,有什麼不能信的?”

趙鴻飛“哼”了一聲,

“只是他的來歷確是有些不明。明日小叔去找找關係,問清楚周惠父到底是太守府裡做什麼的。但要小心,別透露他幫了咱家,否則害了人家。”

正說着,門房跌跌撞撞跑進來,驚慌地叫道:“大奶奶,少爺,不好了!一大堆官兵闖進來,說要封了咱們家!”

46.接上46.接上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53.重相逢雙婦齊策劃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58.接上章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47.夜闌深無人涉影來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7.理家務農人莽鬧事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29.闖大禍父親痛鞭笞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8.過新年巧婦語驚人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29.闖大禍父親痛鞭笞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47.夜闌深無人涉影來25.行大禮假意探真實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60.結局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29.闖大禍父親痛鞭笞49.託遺孤新母離人世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4.學認字姨娘喜害羞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47.夜闌深無人涉影來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61.番外之趙櫻月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46.接上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55.夜驚魂莊主擋刀劍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29.闖大禍父親痛鞭笞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58.接上章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58.接上章49.託遺孤新母離人世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