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華夏數學年會

事實證明學生真不能被鼓動,從第一堂課的課間開始,寧爲的位置就被圍住了,想跟江同學多聊兩句都不行。在寧爲看來線代B講的實在是很簡單的內容,比如算符就兩個,不是加就是乘,但顯然還是困擾了許多學生們。

本以爲第二節課後已經十二點了,大家都該餓了,但期中考試的壓力明顯大過了許多學生們對於午飯的追求,於是寧爲再次被二十多位江晨霜的同學們團團圍住。當然講臺上的施教授也沒好到哪去,同樣被學生圍在講臺上提問。

只是這位施教授講解了幾個題目之後,瞟了依然被圍住的寧爲一眼,便施施然的離去了,留下寧爲被困在那裡。

“這樣,大家都別一個個的問了,你們先分別把自己弄不懂的問題都告訴我,從這位同學開始。”又是十分鐘後,眼見情況不對的寧爲拍了拍手說道。

好在燕北大學的學生們素質還是很過硬的,大都在過來問問題之前,都經過仔細的思考且有着準備,有的甚至直接寫在了稿紙上,這樣大概十分鐘時間,寧爲便大概瞭解圍在身邊所有人的問題。

“好了,大家的困擾我都明白了。這樣,現在我就不一一解答了,但我先跟大家說兩點,第一,大家剛纔跟我說的難點大都集中於各種變換,我先說一句,線代所有的變化其實都是加法跟乘法不同順序的組合,而且順序其實是固定的,不論多少維,所有變換都是兩個算符用不同的順序來解決,其差別無非是步驟的多少。”

“第二,大家可能對數組的概念還沒領會的太通透。因爲數組的存在導致了整個運算過程似乎變得很難理解。針對這兩個問題,這樣一個個講題效率太低。我是這麼想的,今天我就把大家都不太容易理解的這兩個點,展開以後做一份課件,找到足夠的例題,在期中考試前爲大家準備兩堂課。”

“我看了線你們的課表,後天才期中考試,你們今明兩天晚上9.10節都沒安排課,這樣吧,我趕在今天晚上之前把這個課件做出來,然後用這份課件在今、明兩天晚上的時候給大家進行深入講解,教室就暫時先定在這裡,到時候想來聽的都能來。怎麼樣?”寧爲直接提議道。

大家還是講道理的,課間這點時間,換四節課講解怎麼算都划得來。而且只要江晨霜還在班上就不怕寧爲賴賬。

“江晨霜,你面子真大。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大家散了吧,別打攪咱們寧博士跟晨霜去共進午餐了啊!”寢室大姐郗雨漩立刻站出來說道。

圍攏着的人羣終於散去,江同學也終於長出了口氣。

“要不咱們一起去吃飯吧?”江晨霜開口邀請寢室的姐妹們。

“今天就算了,我們怕寧博士生氣,不給我們講課了,等期中考試之後再說吧,先走了。”

終於只剩兩個人,寧爲剛想說點什麼,卻接到了田導的電話。

“喂,你小子那邊事情忙完了,不來研究院報道,先跑去跟女朋友一起上課?”

這消息就傳得有些快了,寧爲覺得老施不是個好人。

“咳咳,田導是這樣的,這不是回來已經九點多了嘛。”

“哦,這都是小事,你今天就算沒回來也要給你打個電話,你準備下,明天跟魯東義一起去杭城開個會。”

“啊?去杭城開什麼會?”寧爲有些意外。

“開什麼會?我都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潛心研究數學的人,後天就是華夏數學學會年會,這次會議由浙省大學承辦,你明天直接跟魯東義去報道就行了。”

“不是吧?那個,田導,要不魯師兄去就行了,我就算了吧?”寧爲是真有點不想去,剛剛在京城的房子裡感覺到家的味道,就又要往外面跑,他還真不太樂意。

“你跟魯師兄都是這次會議的特邀嘉賓,你怎麼能不去?而且我都請假了,你以啥理由請假?跟你說這次會議就算你魯師兄不去你都得去!名我幫你報好了,你的報名費也交了,會議名單都確定了。明天下午三點的飛機,機票都給你訂好了,你敢不去?”田導語氣裡滿滿得恨鐵不成鋼。

“哦,好吧,知道了。”寧爲只能妥協。

“行,就這樣,我掛了。”

把電話隨手捅進口袋,寧爲衝着身邊的女孩攤了攤手道:“好了,明天晚上我得放鴿子了,田導讓我跟魯師兄一起去參加華夏數學學會年會,會議還要連開三天。”

“那是好事啊,你去呀,同學們能理解的。要不等你回來再說唄。”江晨霜答道。

“那可不行,等我回來期中考試都過了,這樣,今天我還是把課件做出來,你下午上完課就到我那兒去,我先給你講解一遍,然後你來給大家做講解。”寧爲立刻決定道。

“我?”江晨霜很是詫異的指了指自己,有些慌。

“是啊,你的線代成績怎麼樣我很清楚。放心吧,你可以的。而且你來講還有個好處,因爲你比我更清楚需要講透的難點在哪裡。”寧爲拍了拍女孩的肩膀鼓勵道。

“我怎麼可能比你還懂難點在哪?”江同學很無辜的看着寧爲。

“這不很正常嗎?因爲我實在感覺不到線代這門課有什麼難的啊?而且你們學的還是線代B,這麼說吧,你信不信就你們施教授出的那些題,給我五分鐘看一遍題,然後閉着眼睛都能考滿分?”寧爲自然而然的答道。

爲什麼天能被某些人輕易聊死?大概就是某些話聽起來很像吹牛逼,但卻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因爲這傢伙似乎真有這麼牛逼。起碼江晨霜是相信寧爲真能做到的,所以更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走啦,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現在最需要的是自信,自信,自信!不就是個破線代嗎?下午你只有兩節課,給我兩個小時,加上我奉獻的課件,絕對讓你對整個線代體系融會貫通!”

“可是……”

“別可是了,男子漢一個吐沫一個釘,說出去的話必須要做到,你不是想要讓我在你同學面前失信吧。”

……

事實證明人的潛能真的都是逼出來的……

做一份針對線代B的難點課件對於寧爲來說屬於小菜一碟,然後便是給江晨霜由淺入深的灌輸他對線代那些概念的理解。正如他說的那樣,其實所謂的難點無非就是那些轉換問題,太過於抽象,但實際上線代的規律跟原理性很強,只要入了門,基本上所有題型都可以根據相應的原理去一步步的推導。

總之在寧爲看來,晚上江同學的講課還是很成功的,當然這也跟寧爲準備的課件足夠很精準的把控住了難點有關,將抽象的概念通過隨手出的題目具現化,對於已經系統學習過相關知識的學生而言,幫助還是極大的。

當然這些都是浮雲,看到江同學面對教室裡七、八十位同學還能有條理的將他準備好的課件講出來,雖然最初還是有些緊張,但真的專注與講題之後,後半段已經可以說講得非常流暢了,甚至還能跟同學們開始互動,這纔是讓寧爲最開心的,更是有着滿滿的成就感。

這甚至讓寧爲有那麼一刻對魯師兄都升起了一絲感激的情緒。如果不是魯東義建議江晨霜去處理給母校的捐款事宜,寧爲覺得江同學的進步大概率沒這麼大。雖然最終肯定會同意上講臺,但肯定沒這種效果。就這樣一百分鐘的課堂結束之後,教室裡甚至響起了掌聲。

……

“魯師兄,你是不知道我家晨霜當時上臺講課的時候還能舉一反三了,那種揮灑自如的感覺,我都差點以爲她是受過專門培訓的老師呢。當然這也跟我課件做得好有那麼一點點關係,但最重要的還是江同學太強大了!”飛機上,寧爲絮絮叨叨的跟身邊的魯師兄說着江同學昨晚的表現。

這其實也讓魯東義很無語,更是懷念起一起大家見面時單純的秀學術成績時的時光,只是那時光毫無疑問太過短暫,這甚至讓魯東義開始後悔那天好死不死把寧爲叫去陪他一起聽鋼琴。

那種意境沒了不說,現在寧爲跟他見面了,聊不了幾句就能拐到自家江同學有多好的話題上去,這讓他這個單身狗怎麼接?更重要的是想到田導的交代,魯東義都有些開始嫉妒身邊這個傢伙了,曾經什麼都不懂的小師弟簡直成長的太快了,快到讓他無語。

“能不能不聊你家江同學了,難道你對即將開始的華夏數學年會就沒有半點期待?”魯東義忍不住說道。

“不就是一次數學學術會議嗎?需要有什麼期待?”寧爲愣了愣,反問道。

魯東義想到田導的交代,在心裡嘆了口氣道:“起碼你能見到華夏數學界的大拿級人物,比如對面的那位邱教授,這還不值得你期待?”

“哦?邱教授也要參加這次大會?”寧爲有些詫異,因爲算起來這位邱教授大概已經七十三歲的高齡了。

“不然你以爲我們田導爲什麼請假不去?”魯東義聳了聳肩道。

寧爲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雖然他對華夏數學界談不上有多瞭解,但當年的邱田兩位大佬之間的矛盾大概是華夏每個學數學的學生都有過耳聞的,因爲根本不需要特別去八卦,只要上到相關課程,課堂上的講師跟教授往往會引申着帶上兩句。

當然這種事情寧爲從來不會去探究。事實上走進這個圈子,寧爲很清楚即便是在華夏的學術圈其實也沒那麼單純。各種派系之爭同樣是有的。不過對於寧爲來說自從他決定選擇了爲人工智能搭建數學理論作爲在數學方面紮根的突破口,在加上有了湍流算法加成,直接讓他成爲了一個超脫的存在。

因爲他不求名更不求利,所以也不需要去混圈子,在燕北大學的院子裡做做研究,沒事跟江同學秀秀恩愛的小日子其實挺適合他,而且在學術方面有田導那尊大佛在前面擋着,加上跟江城大學保持着極好的關係,國內學術方面的爭議也根本找不上他。

更重要的大概是兩次讓他出風頭的會議都是在國際計算機算法大會上,雖然跟數學緊密相關,但也差了點東西。

唯一要說曾經影響到寧爲的大概就是最後通報,當初微博上質疑寧爲的博主裡據說有一位跟他是同行,國內某985院校的博士生,在申請拔尖青年項目的時候被比了下去。

對於這種事情寧爲更不會放在心上,甚至連那位博士的名字都沒去探究。他的想法很宏大,着實對國內那一套不太感興趣。而且在寧爲樸素的認知裡,國內學術界就應該思想統一,一致對外才對。

影響力雖然虛無縹緲了些,但實則也是一種寶貴的資源。任何領域人家的影響力大,自家的影響力自然就小,而影響力又直接牽扯到話語權,話語權又涉及到底層標準的制定。

這也是寧爲對應用更感興趣而不是數論的原因。他研究數論需要的是找到解開謎底的數學方法,而不是一定要一個最終的結果。

所以魯師兄的話其實讓寧爲更爲糾結了,甚至想幹脆到了杭城直接買張返程機票,牽扯到大佬們的恩怨情仇,想想都讓他頭大,可惜他知道這大概是不可能的,魯東義不可能讓他這麼胡鬧。

於是寧爲小心翼翼的問了句:“那見了邱老,我們應該是個什麼態度?”

魯東義瞥了寧爲一眼,抿了抿嘴:“什麼態度?當然是學生見了老師的態度!給予尊重,不卑不亢。老師們之間的不和跟我們做學生的有什麼關係?說得對就要聽,不對就據理力爭,我們是做研究的,又不是混圈子的,不需要八面玲瓏,尊重科學,實事求是就好了。”

寧爲恍然的點了點頭,道:“還是師兄看得通透啊,我明白了。”

275 今晚通宵,測試手搓芯片152 薛定諤快被玩壞了075 爆炸063 可能要發財了!242 人不如貓系列故事193 首席科學家三江及上架感言015 學習讓我快樂!016 超高的效率!224 大家都真誠點034 從道謝開始的反擊(上)038 見獵心喜的教授們022 誰還沒顆當爹的心?218 如果這樣就說通了123 我是來送溫暖的(感謝大漢的盟主,感謝大家的月票,今天還有一更)258 爲了世界和平啊069 好事成雙070 有氣,也得忍着236 暴風雨前的準備工作170 三月的邏輯088 不同意見也是有的031 好,滿足你!220 三月的建議229 不公平的世界005 我願再單身十年085 跟外援的爭辯101 樹欲靜而風不止(四千字加更,求首訂,求月票)226 你看不懂的248 危險?危險!311 好說話的老闆088 不同意見也是有的282 你看,他們真要來了028 鼓了誰的錢包?287 薑還是老的辣(九千字大章求月票!)197 天才跟瘋子的世界149 所謂階段性成果237 寧爲,你真的很行!301 來自於頂級科學家的優美問候039 學神是我室友035 從道謝開始的反擊(中)106 人狠話少,纔是混圈王道 (四千一更)158 陪聊?不可能的!117 它可能是人工智能鼻祖 (爲散步盟、大漢掌門跟河南搶險的龍哥加更)058 我同情,但不行156 速度要快,姿勢要帥022 誰還沒顆當爹的心?220 三月的建議040 做人呢,別太飄083 計劃外的名聲遠播035 從道謝開始的反擊(中)136 那就我來刺出這一劍吧!035 從道謝開始的反擊(中)049 江大魔女296 除了我們,還有誰能爲地球發聲?!268 正經人誰會不怕黑呢?168 總有些人活成了太陽153 往大了說,有種爲國貢獻的方式是……三江及上架感言025 驚喜總是來的很意外167 獲獎後的三句感言286 獲獎感言之我的絕望你們不懂(十月最後一天求月票啊!)120 該有的榮譽不能少196 如何在網上證明兒子歸屬權126 理論上的億萬富翁035 從道謝開始的反擊(中)043 人總有在乎的東西123 我是來送溫暖的(感謝大漢的盟主,感謝大家的月票,今天還有一更)137 那一劍的風情179 還是本性太過純良112 報告會上216 壓力山大110 這裡是思想碰撞場156 速度要快,姿勢要帥322 連鎖反應088 不同意見也是有的177 您開玩笑的吧?234 壓力山大310 清醒的人最倒黴133 您的人,我做主031 好,滿足你!320 需求跟需要104 郾城的驕傲啊!(感謝大家,首訂破千加更!)082 就很突然的008 純數領域028 鼓了誰的錢包?071 你知道什麼?你什麼都不知道!126 理論上的億萬富翁318 不等式再現148 覺醒的使命感113 來吧,讓數論支配你們的恐懼203 可愛的三月003 大腦裡面多了個辭典?078 全方位抉擇319 我帶你飛151 論裝逼的節奏感234 壓力山大248 危險?危險!023 再一次被自己震驚了!183 非空有界凸集裡的最優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