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綁架?

一夜狂歡,最後李月和老頭都受不了烤肉的誘惑,出來蹭了幾口,美名其曰是來正式表示祝賀通過第一階段考驗的,凌皓的臉上全是黑線,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想要吃可以明說麼,又不是不給吃,還得來這麼一套,不過要吃還是付點錢好......

夜...

所有人都睡下了,凌皓看着天空,淡淡的自語着:“到底是不是一個夢。”本來,他都只是當成一個夢了,但是煙雨遙的話讓他產生了懷疑,難道一切都是真的?搖了搖頭,目前沒有一點頭緒,再想也沒用,只好休息。

雖然凌皓醒了,但是任務還得繼續,雖然末日毒蟒抵消了200金幣的,但是這七天因爲要照顧凌皓的關係,並沒有再捕獵王級的魔獸,而三級魔獸的晶核卻平均一個10金幣,所以7天過去了,才只有100金幣的收穫,接下來的任務依然困難。

“啊!無聊啊。”凌皓把倆隻手抱在腦後,慢慢的前行着,周圍是韓玉宸等人,也是一臉疲憊相,他們不怕打架,就怕沒架打,不怕找到魔獸後的戰鬥,就怕這找魔獸的過程,畢竟魔獸不是白菜,更何況必須得找三級魔獸以上的,王級底層的,他們可沒忘記末日毒蟒的教訓,最後浴血奮戰才勉強勝利的。

“要不我們分頭找吧,再這樣下去,任務肯定過不了。”煙雨遙提議道,從凌皓醒來到現在這都三天過去了,只遇到過一個三級魔獸,鐵甲犀牛,還是被天成一個人給搞定的,晶核價值比平均價值10金幣還要低許多。

韓玉宸低頭思考了一會,突然道:“這倒是個好辦法,可是我們5個人,則麼分啊。”

“這還不簡單,我們倆女的,你們再派過來一男的不就行了?”秦雯笑了笑,然後抱住了煙雨遙的胳膊,顯然不願意分開。

這下,三個男人面面相覷,誰過去呢?這是個問題,過去的絕對是個苦力,誰都不想去。

凌皓連忙和天成使了使眼色,天成立刻明白,然後天成開口的說道:“韓大哥是團隊的靈魂,我比較沒主見,所以讓我和韓大哥一起吧。”

“對。”凌皓還在想着韓玉宸被自己二人坑了後的可笑表情,只是下意識的點點頭來表達對天成的支持。

但是隨即,他馬上感覺到了不對,然後殺人的目光看向了天成,天成立馬走到韓玉宸的後面,躲過了凌皓。

“既然凌皓也覺得對,那就這樣吧。”韓玉宸一副奸笑的說道,隨即帶着天成就離開了,不遠處,還傳來了韓玉宸的聲音,“三天後在這裡見面。”

“哼。”凌皓狠狠的唾棄了一番天成,這小子太不夠意思了。

“那就先商量下,韓大哥不在的時間裡,雨遙姐暫時當做隊長沒問題吧。”秦雯倒是對這分配沒什麼問題,然後笑着看着凌皓。

“沒問題。”凌皓搖搖頭,還是一臉苦瓜樣,其實這個分配挺公平的,在隊伍裡,以韓玉宸實力最高,帶着個實力第四的天成,然後剩下的一隊,讓每一隊都有可以獵殺所有三級魔獸的能力,只是凌皓糾結的是爲什麼剛纔還和天成使眼色,天成還擺出一副很瞭然的樣子,沒想到下一刻就把自己賣了。

“那就好,韓大哥他們去了北方,那麼我們去南方吧。”煙雨遙發出指令,還真有股隊長的感覺。

“是...”凌皓有氣無力的回答,還在糾結中。

不遠處的樹上,李月皺了皺眉,看着他們,然後對旁邊的老頭說道:“他們分開了,我去看着韓玉宸,他們就交給你了。”

“嗯,放心去吧。”老頭擺擺手,一副很悠閒的樣子,李月不禁懷疑,交給他真的沒問題麼?

......

“行了,和我們在一起很難受麼,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秦雯看着凌皓還是一副鬱悶樣,不禁打趣道。

“沒有。”凌皓擡起頭來,看着走在前面的倆女,都是那麼漂亮,突然覺得這也不錯啊,反正有美女相陪,勞累就勞累點吧。凌皓自我安慰着。

沒走多遠,突然,凌皓感覺有些異樣,似乎前面有異常,看向倆女,發現他們也都一臉謹慎的看着前方。

“去前方看看,注意隱蔽。”煙雨遙發號施令,三人便向着前方而去,雖然凌皓實力不夠,但是在隱蔽方面做得卻並不比秦雯倆人差,所以也並沒有什麼差漏。

三人的來到前方,謹慎的扒開樹葉,小心的看着前方感覺到異樣的地方,但是卻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林子裡和平常一樣,偶爾一兩聲鳥叫聲,但是這卻並沒有讓凌皓放鬆緊惕,剛剛的感覺明明很不安,現在這樣,難道是自己錯了?可是秦雯他們不是也感覺出了異樣麼?

“嗯!”就在凌皓疑惑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自己身後似乎有些異樣,連忙向旁邊躲去,但是終究慢了。只感覺自己的後脖頸被擊中,不由得一臉驚愕,只得悶哼一聲,便昏了過去,最後的意識只保留了兩個字:好快。

一個黑影閃過,哪怕是樹葉都沒有過多的晃動一下,凌皓便消失在了原地,凌皓在自己最警惕的時候,連對方都沒發現便被擄走了。

靜靜的森林更加可怕,鳥叫聲依舊,似乎剛纔的事情什麼都沒發生過。但是原本鬼鬼祟祟偷看的三人卻都已經消失了。

“嗯?”老頭依然一副悠閒的樣子,微微睜開一隻眼,但是馬上,他便愣住了,人呢?疑惑的又看了看凌皓等人本該在的地方,馬上張開自己的精神力,魔界師的精神力大的可怕,一陣陣噴涌而出,瞬間覆蓋了凌皓等人剛纔所在的地方,但是卻什麼也沒有發現,甚至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發現,不由得一愣,心中也露出了一絲警惕,旋即強大的精神力更加洶涌的噴發,一瞬間覆蓋了方圓好幾十裡,這時的老頭哪還有一絲懶散頹廢的樣子,一雙眼睛如鷹一般四處掃視着,這是一副上位者的威壓,是強者所自發形成的,老頭一直以來給凌皓的感覺就是好色,頹廢,但是這時地老頭哪還有一絲這種感覺,整個人如同神一般睥睨着萬物蒼生。

“這是?”李月瞬間便感覺到了強大的精神力掃視,她最清楚不過了,肯定是老頭髮威了,可是是什麼讓他發威的,難道凌皓他們遇上了危險?李月越想越覺得不安,想要過去看看,但是看着不遠處的韓玉宸與天成,還是忍住了,只是不斷的望向老頭的方向,爲凌皓等人的安危着急着。

一個時辰了,已經持續了一個時辰了,老頭已經不能睜着眼睛了,強大的精神力覆蓋了上百里,整個人如同光神一般,發出陣陣白光,一條條魔獸承受不住威壓,如同受到了驚嚇一般,趴在地上瑟瑟發抖,王級的魔獸還好一點,但是也死死的藏在洞穴裡不敢出來。韓玉宸等人也感覺怪怪的,似乎自己正被人窺視着,不由得提高了警惕。李月實在焦急,還是沉不住氣了,找到了韓玉宸。

“韓玉宸,天成,跟我走。”李月一出來就直接說道,一個時辰了,他也感覺到了特別的不安,已經不能再等了。

“院長?”天成一副意外的感覺,隨即道,“不是說不干預我們考驗麼?”

“凌皓他們好像出問題了,跟我去看看。”李月一臉嚴肅,如果不是怕有人對韓玉宸他們出手,她早就去看看情況了,現在也顧不得考驗了,他們的安全比什麼都重要。

聽說凌皓出問題了,又看到李月一臉嚴肅的表情,韓玉宸和天成也皺起了眉頭,沒再問什麼,跟着李月來到老頭的旁邊。

“李導師,什麼情況。”李月老遠就看到了老頭的狀況,看老頭的樣子,明顯不是在開玩笑。

許久,老頭終於不甘的收回了磅礴的精神力,隨即顯得有些疲勞,睜開了眼睛看到李月正焦急的看着自己,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

“凌皓,他們消失了。”

如同晴天霹靂,李月怔怔的愣在原地,早就有股不安的感覺,然後有些慌亂的看着老頭:“找啊,快找他們啊。”

“我找了,我把畢生所學都施展了,但是連一絲線索也沒有。”老頭又閉上了眼睛,臉上充滿了悔恨,不敢睜眼看李月。

似乎恢復了一點理智,李月一下子坐在地上,沒有一絲劍皇的風範。

不遠處,韓玉宸和天成站在那裡,不由得也都愣在了原地,凌皓,秦雯,煙雨遙,他們消失了......

老頭有些愧疚的低着頭,是他把人弄丟的,他感覺自己不敢面對李月。

“刷。”韓玉宸和天成轉身就走。

“你們去哪裡?”李月恢復過來一點,看向韓玉宸與天成。

“找人。”簡單的回答,但是卻異常的堅定。

“嗯?”李月突然眼前一亮,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很懦弱,連眼前的孩子都不如。

“對,我們不能放棄。”李月站起身來,目光也變得堅定,“我們要找到他們。”

第十九章 劍靈第四章 小衝突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六章 戰鬥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十九章 劍靈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九章 劍靈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十九章 劍靈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三十一章 滾!!!第二十三章 接下來,由我來守護第二十章 綁架?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二十章 綁架?第八章 一柄破劍第三章 十年第一章 劍魂大陸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三十一章 滾!!!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二十章 綁架?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七章 御劍訣第一章 劍魂大陸第八章 一柄破劍第七章 御劍訣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十一章 考驗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七章 御劍訣第九章 天譴巨犀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四章 魔法師?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三章 十年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六章 戰鬥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八章 一柄破劍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八章 一柄破劍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四章 小衝突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九章 天譴巨犀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十一章 考驗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引子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三章 十年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七章 御劍訣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十章 綁架?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九章 天譴巨犀第十一章 考驗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十三章 接下來,由我來守護第四章 小衝突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六章 戰鬥第一章 劍魂大陸第四章 小衝突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六章 戰鬥第十六章 出發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六章 戰鬥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九章 天譴巨犀第三章 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