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波海曙“開放空間”繪出治理同心圓

海曙區南門街道萬安社區居民通過“開放空間”議事將“垃圾角”變成“綠花園”。資料圖片

海曙區白雲街道安豐社區居民參與“開放空間”。資料圖片

俯瞰海曙區望春街道水岸心境社區。資料圖片

【民生匯】

夏日晴空,從安豐社區玫瑰苑36弄15號前舉目望去,新裝電梯的玻璃外牆映襯着藍天白雲,成爲一道別樣的風景。

小區電梯怎麼裝,門禁怎麼改,綠化帶和停車位矛盾怎麼解決……這些發生在社區的事情,都有點瑣碎。社區,這個基層自治的最小單元、國家治理的神經末梢,同時也是社會矛盾的多發地。近年來,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引入議事範圍不受限、參與對象不受限的“開放空間”議事會,讓居民們充分討論、決策,得出民意的最大公約數。9年多來,通過“開放空間”收集羣衆各類意見建議近萬條,事件有效解決率近90%,居民滿意度達95%,總結出了一整套議事規則――“蘿蔔白菜十三條”,成爲大家眼中社區治理的“最優解”。

1.“獨角戲”難唱,“開放空間”來了

作爲長三角經濟發達城市的中心城區,海曙區很早就遇到了基層治理難題。9個街道102個社區,居民訴求紛繁複雜。

2013年4月,白雲街道牡丹社區居民提出建設一個居家養老服務中心。作爲老舊小區,當時的社區是“要地沒地”“要人沒人”,時任社區黨委書記陳賽花,覺得自己頭都被吵大了。

如何避免社區治理成爲政府“唱獨角戲”?

參與者發言,“不得進行人身攻擊”“不得打斷其他人陳述”“可以自由移動,隨時選擇自己喜歡的話題”……看着一本“開放空間”冊子上的會議規矩,陳賽花來了靈感――邀請社區黨員代表、義工代表、社區工作者以及願意參加討論的普通居民,嘗試一次“開放空間”討論。

結果出乎意料。社區居民帶來了需求、問題,也提供瞭解決建議。居家養老服務中心要設在底層,方便老年人走動;服務中心最好能設個茶室,老年人能喝茶聊天;有人想報名成爲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的志願者……大家的“金點子”提了30多條,足足寫滿了3張紙。在“開放空間”的努力下,社區找到了場地、確定了設施,並且還對接到了服務中心成立後入駐的志願者團隊。

2.參與感提升,居民切實得實惠

隨着電動自行車的普及,老小區車棚私拉電線成爲炎夏的隱患之一。

今年春天,月湖街道平橋社區防患於未然,專門組織了一場主題爲“美麗家園、平安你我行”車棚接電項目“開放空間”議事會。原定8點半開始的議事會,提早到會的居民佔了絕大多數。參加過多次“開放空間”的居民,主動給“新入夥”的鄰居介紹起規則來。

“這次,咱們的主題是‘車棚接電項目’。聽到這個主題,大家會想到什麼?”在社工主持人的引導下,居民們在提前分發的紙上寫下關切。

“如今小區空中電線凌亂,安全隱患很高,必須整治”“社區能否統一出資爲大家安裝公共充電樁”“建議每家每戶自己安裝電錶,改造車棚”……按照“開放空間”議事程序,主持人選出了“熱度”最高的兩個議題,把它們貼到了黑板上。居民依次在自己最感興趣的話題上簽名,並分成小組展開討論。他們將通過小組討論、發佈行動方案、正反方辯論、投票等各個環節達成共識。

經過六次“開放空間”議事會,歷時近3個月,最後參會人員投票達成初步合意。社區將方案張貼至樓道進行公示,還爭取到街道民生項目立項20萬元資金支持。最後,每戶居民實際出資100元,有效消除了安全隱患。

“以往這樣的事,社工和部分居民代表商量着就決定了,我們可能不買賬。”居民陳國慶說,而現在只要收到邀請函,不管是停車位劃分、社區牆繪設計、垃圾分類等利益相關事項,還是居家養老服務中心選址、背街小巷整治等綜合治理相關問題,自己有空都會參加。

3.本地化推廣,“蘿蔔白菜”受喜愛

隨着“開放空間”持續開展,議事規則逐漸完善。海曙區形成了一整套標準,包括提出議題、小組討論、達成共識、制定行動計劃等6個環節、13條議事規則,被百姓稱爲“蘿蔔白菜十三條”。

針對老舊小區中老年人較多、大家在公開場合較爲拘束、會議前期容易出現發言不踊躍等情況,熱身環節被引入了“開放空間”中。拍手歌、手指操、“破冰”小遊戲,既活躍了氣氛也讓居民放下了拘束。對於較爲複雜、解決難度較大的議題,則通過縮短議程、多次召開的形式,讓每次“開放空間”聚焦具體話題、落到實處。

解決問題還需要積極發揮基層黨組織的作用。事前,社區發動黨員收集議題,並邀請利益相關的、感興趣的居民參與,讓討論能在一個有利於問題解決的方向上開展,此爲“舵手”;事中,黨員幹部帶頭髮言,積極參與討論,鼓勵其他居民就討論話題提出問題、發表看法、給出解法,此爲“鼓手”。“推手”則意味着社區幹部身份的轉變。從“社工臺上坐、居民臺下聽”轉變爲居民主導、社工協助居民完成討論,社區幹部成了話題的引導者、討論的組織者、規則的守衛者。

爲實現公平與效率之間的平衡,2018年海曙對“開放空間”予以統一規範,在討論前後分別增設“民情收集”和“項目管理”環節。在現場,每位參與議事的居民還會收到一張自薦表,按個人意願選擇是否成爲自治委員會的一員。接下來,自治委員會將與社區工作人員一起,執行具體計劃。截至目前,“開放空間”已實現海曙102個社區全覆蓋。

4.共同體構建,基層自治更寬廣

在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員夏學民看來,“開放空間”抓住了“人”這一關鍵因素,居民不再是被動的社區治理客體,而成爲緊密團結的夥伴,形成了政府推動和社會自我調節、居民自治“共同體”的良性互動。

前不久,牡丹社區周江岸15弄1單元2樓外牆管線漏了水,居民抱怨連連。但維修管線需1000多元,小區沒有公共維修資金,樓上樓下住戶都不願出錢,雙方陷入了僵局。這是一個典型的開放小區,70%以上居民爲老年人,沒有圍牆、物業,公共設施老舊,居民訴求紛繁,鄰里矛盾頻發。

眼看着一條管線就要演變成鄰里糾紛的導火索,社區工作人員趕緊邀請了5戶居民代表、網格員、工程維修方,組織了“開放空間”會議。經過一個上午的討論,效果不錯:5戶居民達成共識,同意每戶出資167元用於管線維修。

更特別的是,在社區工作人員引導下,他們現場成立了“樓道公共設施自管委員會”,對管線維修項目進行監督,並且承諾“此後無論哪裡出現問題,均由住戶共同承擔責任、分攤費用”。

牡丹社區,300多名居民加入“OK管家”志願者組織;水岸心境社區,年輕媽媽們成立了“小畫大作”工作室;白雲莊社區有了“白雲養綠隊”;安豐社區組建了“大石頭聯盟”……這些新生的項目小組、監督小組、自治委員會等,在海曙區和街道有心的培育下,逐步演變爲一個個成熟的社會組織。

9年來,通過“開放空間”,當地已累計成立超50個社區自治組織,助力解決辦結難題超7000個。“開放空間”打開了海曙社區民主自治的空間,從此路子越走越寬。2020年,他們推進社區治理“統分沉”改革,建立“一委一社+區域公共服務中心+小區自治站”的社區治理新模式,實現高效居民自治服務。去年,全區升級打造“涼亭下(開放空間+)”模式,融合“村民說事”功能,以小區自治站爲平臺,開通“涼亭下”線上版,將自治功能延伸至居民家門口。(曾毅、孫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