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杭州:完善破產審判機制 促進資源優化配置

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近年來,浙江杭州市兩級法院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導向,以推動常態化爲工作落腳點,深化完善破產審判工作體制機制,着力發揮破產審判在完善市場主體救治和退出機制、實現優勝劣汰、促進資源優化配置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優化法治化營商環境,爲打造“重要窗口”、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城市範例提供有力的司法服務和保障。在國家發改委發佈的2020年營商環境報告中,杭州“辦理破產”指標排名全國第七。杭州破產法庭被評爲“杭州市國際一流營商環境創建工作突出貢獻集體”。

企施策 破立結合

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市場經濟條件下,企業退出是常態。破產製度“破”是形式,“立”是實質。

“破產審判必須貫徹新發展理念,破立結合、以破促立,通過市場化、法治化、常態化的破產審判,幫助經營困難企業‘涅��重生’,促使陷入絕境的企業‘規範退出’,服務產業層次提升、新舊動能轉換。”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斯金錦告訴記者,建立法治化營商環境,必須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破除各類要素流動壁壘,促進正向激勵和優勝劣汰。

�v康集團長三角地區是家喻戶曉的企業。�v驛站、娃娃頭雪糕、三色杯冰淇淋、速凍水餃、小饅頭……說起這些�v康食品,長三角的羣衆如數家珍。然而,受房地產業務拖累,�v康集團陷入資金鍊困局。作爲集團主業的�v康食品也受牽連,這家創辦20多年的明星企業被迫停產。

由於資金鍊問題沒有得到明顯改善,2018年1月,杭州中院裁定受理�v康食品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並指定原江乾區人民法院辦理。

延續品牌、維持生產、穩定職工,是擺在法院面前的首要任務。在當地政府部門大力支持下,佑康食品“破產不停產”的策略得以實施。一度被迫寂靜的生產車間恢復了往日的喧囂。

主業穩了,人心定了,但是�v康各家關聯企業的債務卻不容樂觀。2018年9月,江乾區法院裁定�v康系10家企業合併破產,共接受債權申報977筆,最終確認債權35.1億元。如何清理債權債務,引入戰略合作伙伴,實現�v康品牌最大的價值,成爲擺在法院和管理人面前的重大課題。

針對案件特點,江乾區法院和管理人精準施策,最終確定了“整體合併+部分重整”的原則,不僅保障債權人合法權益,更是吸引了不少重量級的投資人蔘與重整招募。在重整招募的競價會現場,報價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2020年12月,重整投資人按約支付全部重整對價款,重整資產控制權移交完畢。�v康食品得以輕裝上陣,浴火重生,全年銷售額達8億元,實現重整第一年業績的開門紅。

杭州法院堅持因企施策“靶向治療”,積極運用重整方式救助符合產業政策、有市場前景的困難企業,成功幫助一大批企業提質升級、重生髮展。

餘杭區人民法院審理的“中都系”19家企業合併重整案,通過“公開招募+競價選取”,實現資產價值最大化,成爲房地產企業破產重整的成功樣本;蕭山區人民法院審理的東南船牌日化公司破產重整案,通過重整程序助力“中華老字號”企業重獲新生;朝陽彩印公司破產清算轉重整案件,兼顧公平和效率,妥善處理重整程序中權益未受影響的利害關係人表決問題,入選年度全國法院十大破產典型案例;建德市人民法院審理的愛佳玻璃公司重整案件,通過重整,該公司從原先管理混亂、競爭力薄弱的困境企業,一躍變身爲生產技術行業領先、市場前景廣泛的龍頭型企業。

“現代社會經濟高度融合。長期虧損、扭虧無望、嚴重資不抵債而又遲遲沒有退出市場的企業,就像社會經濟的‘壞死組織’,不僅佔用了大量資源要素,還會對市場經濟健康發展造成不良影響。”杭州中院副院長許米說。

在因企施策挽救困境企業的同時,杭州法院積極運用破產程序,加快推進“殭屍企業”有序退出。2020年以來,共審結破產清算案件677件,一批具有較高經濟價值的土地、房產等生產要素得以重新配置,從在“殭屍企業”中閒置轉變爲重新流入市場發揮新的效用,從而有效提升了市場活力,有力地助推了社會經濟發展。

快慢分道 繁簡分流

破產程序錯綜複雜,要做大量與債權人談判溝通、政府職能部門事務協調等綜合性工作,對破產審判法官的法律專業能力、溝通協調能力、宏觀判斷能力均具有較高要求。專業化的破產審判機構和隊伍,是發揮破產製度功能、優化營商環境的重要基礎。

2019年12月,杭州破產法庭掛牌成立。目前,全市13家基層法院均建立了破產案件專人審理機制,由專門業務庭或固定合議庭專職審理破產案件。

爲提高破產案件審理效率,充分發揮破產審判市場主體依法退出和救治功能,杭州中院專門制定了破產案件簡易化審理意見,建立了快慢分道、繁簡分流的破產案件審理機制,爲兩級法院推進簡單案件簡易審提供有力指引。

杭州中院在審理杭州金閣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件過程中,運用簡化審理程序,實現了破產程序快速推進。該案受理後,隨機搖號選定管理人、發佈債權申報公告、通過浙江移動微法院召開第一次債權人會議並進行線上表決,僅用時90天,就快速完成了債權確認、追收出資、宣告破產、企業註銷等一系列程序。

2020年以來,杭州法院破產案件簡化審適用率達35%,均在180天內審結,最快實現38天審結。

“杭州有着數字經濟‘第一城’之稱,要從深化破產案件審理方式改革中要質量,從信息化智能化技術中要效率,提升破產審判的質量、效率和效果。”杭州破產法庭庭長徐鳴卉介紹,破產案件中確保程序的公開透明度,有效保護債權人、債務人、投資人、職工等相關市場主體的知情權等程序參與權利,是破產程序服務保障整體營商環境建設的重要內容。

浙江中友實業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件第一次債權人會議,採用現場會議與網絡會議相結合的模式召開,應到債權人2601家,實際出席會議的債權人2550家,其中參加網絡會議的債權人2323家。這是餘杭區法院首次通過“破產釘平臺”線上線下同步召開債權人會議。

杭州破產法庭上線“浙江破產案件管理系統”,實現了法官、管理人、債權人、銀行四方主體之間的網絡互通交流,滿足案件辦理、數據統計、債權申報與審覈、召開網絡債權人會議、管理人賬戶資金監管等需求,爲破產審判插上信息化“翅膀”。截至今年10月,該平臺已聯通杭州全市法院及對應的管理人機構,上線破產案件1698件。

多方聯動 配套協作

破產程序是一項系統性、綜合性事務處理工程,破產程序的順利推進並非法院一家之事,政府的公共服務和社會管理職能配合也至關重要。爲此,杭州法院近年來在建立破產審判府院聯動機制方面進行了具有明顯成效的探索。

“杭州作爲經濟先行地區,市場環境較爲健全,企業破產審判工作起步較早,相關部門對破產製度認識程度較高,但相關事務的協調處理和配合還可以做得更好。”徐鳴卉介紹。

爲解決政府的公共服務和社會管理職能配合的問題,杭州法院在建立破產審判府院聯動機制方面不斷探索,在辦理社會影響重大的破產案件中,成立黨委領導、政府主導、多方合作的企業風險處置工作領導小組,最大限度高效調動各種資源,爲案件審理提供組織保障、配套事務處理保障,有效化解了重大涉企債務危機。

原下城區人民法院審理的杭州田逸之星置業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中,案涉房屋雖然已完成主體竣工驗收,但辦證材料不齊備,並有拖欠土地出讓金等情況。藉助府院聯動機制,該院與相關行政部門多次溝通,創新辦證模式,成功辦出房產證,實現多方共贏。

爲進一步完善破產審判配套機制,2020年以來,杭州中院先後與人民銀行、公安、稅務、人社、規劃和自然資源等部門對接,就破產程序中相關信息查詢、財產查控、職工欠薪保障、重整企業信用修復、稅費減免等問題形成協作意見,細化操作規則。

杭州市管理人協會會長馬駿對破產審判府院聯動機制帶來的變化感觸頗深:“在以往,由於和企業破產法相配套的社會公共服務配套機制不完善,政策機制與破產法脫節、衝突的問題突出,管理人在破產程序中履職常常會遇到各種障礙。但隨着府院聯動機制進一步深化、細化,破產程序中管理人查控財產、開立賬戶、調查取證等環節的障礙逐步消除,辦理破產的便利度顯著提升。”

此外,爲破解無產可破案件中破產費用、管理人報酬無處着落的問題,杭州法院在黨委和政府支持下,積極爭取政府財政資金支持。杭州中院聯合杭州市財政局出臺了《杭州市企業清算破產保障項目經費管理和使用辦法》,設立專項資金保障,擴大援助範圍到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案件,並提高援助額度。目前,杭州13家基層法院均落實了破產費用、管理人報酬保障資金。

杭州中院還指導杭州市破產管理人協會設立破產管理人互助資金。從協會會員所獲管理人報酬中提取一定比例資金,專門用於杭州市兩級法院所審理的無產可破案件中管理人報酬和其他破產費用的補助問題。

“財政資金+互助基金”雙重保障機制,有效改善了“無產可破”案件中破產費用、管理人報酬問題,爲“殭屍企業”的順利出清提供了保障。2020年以來,杭州法院共通過破產雙重保障機制補助管理人報酬和破產費用186件共計643.11萬元。(餘建華 鍾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