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亮山裡娃的求知路

上圖:廖招兵給學生上英語課。韋昊忠攝

初見廖招兵,是在廣西柳州三江侗族自治縣獨峒鎮唐朝村小學的操場上。頭頂烈日,廖招兵正喊着響亮的口令,組織學生開展軍事訓練。

“從我來這裡支教起,每年夏天都組織學生開展軍體訓練,幫助他們樹立爭先意識,在學習和生活中爭上游、拔頭籌。”操場邊一棵大榕樹下,廖招兵講起他的支教故事。

2006年大學畢業後,廖招兵參軍入伍,先後在武警崇左邊防支隊、柳州邊防檢查站服役,憑藉出色表現榮立三等功。2018年,隨着公安邊防部隊改制,廖招兵脫下軍裝、穿上警服,成爲廣西邊檢總站柳州邊檢站的一名移民管理警察。

坐落在廣西、貴州交界處的唐朝村,是柳州邊檢站的對口幫扶及支部共建單位。2020年初,廖招兵和同事到唐朝村走訪時,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學生帶着考試不及格的試卷回家,卻滿不在乎。面對家長詢問,有的學生甚至說,班裡還有不少同學的成績比自己更差……

“是教育的缺失、觀念的滯後,還是地理環境閉塞的影響?”廖招兵腦海中產生一連串問號。回到單位後,他內心久久不能平靜,覺得應該爲孩子們做些什麼。

2020年5月,國家移民管理局選派來自全國移民管理機構的民警,到三江侗族自治縣37個貧困村小學開展駐村扶貧支教活動。廖招兵與妻子商量後,主動請纓到唐朝村小學支教。

“剛到這裡時,宿舍是簡易木屋。夏天蛇蟲很多,老鼠就在眼皮子底下跑……”廖招兵撩起褲腳,腳踝處還能看見一塊被老鼠咬傷的疤痕。

“與艱苦條件相比,更讓我犯難的是學生們薄弱的英語基礎。”廖招兵說,擔任五年級英語老師後,他發現不少學生連26個英文字母都認不全。

爲了幫助學生提高英語成績,廖招兵全身心投入教學工作。課堂上,從念英文字母、背單詞到朗誦課文,他一遍遍耐心教,對學生們“挨個考”。利用早自習前、大課間、放學後的碎片時間,廖招兵爲學生量身定製學習計劃,幫他們查漏補缺知識點。支教第一學期期末考試,廖招兵所帶班級51名學生的英語平均成績,由及格線以下提高至90分以上,創造了學校英語課程開課以來各年級最好成績。

“沒有學不好的孩子,關鍵是有沒有正確的方法和足夠的耐心。這和在部隊帶兵是一樣的道理。”服役時曾任政治教導員的廖招兵認爲,每名學生的性格特點、成長環境不同,要“一把鑰匙開一把鎖”。有的學生性格內向,廖招兵有意識地在課堂上多提問、多表揚,調動他們的學習積極性。有的學生天性活潑,廖招兵讓他們當“軍事小教員”,大課間帶領同學們一起運動……班裡你追我趕的學習氛圍越來越濃。

“作爲一名老師,我最期待期末考試,因爲這是對教學成果的檢驗。可作爲支教老師,我又害怕期末考試,因爲這意味着一個支教週期的結束。”廖招兵說,每次支教期滿,學生們都圍在他身邊,希望他留下來。被學生們的真誠和熱情打動,廖招兵一次次向單位提出申請,延長支教時間。

“未來的支教之路有多長,我並不確定。但只要在這裡一天,我就要踏踏實實當一名老師。我要讓山裡孩子知道,他們的世界不只有大山,還有更精彩的未來。”望着在操場上整齊列隊的學生,廖招兵目光堅定。(劉德安、馬相聰、韋昊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