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槍和一劍,懸念都在最後一刻揭曉

一“擊”制勝、一“舉”成名、一“劍”封喉。7月24日,三枚金牌中國代表團收入囊中

這是東京奧運會開幕後首個比賽日,射擊選手楊倩、舉重選手侯志慧和擊劍選手孫一文三位巾幗給我們帶來的驚喜。

這一天,《義勇軍進行曲》早、中、晚三次在東京賽場奏響,億萬國人一次又一次熱血沸騰,高呼“中國隊YYDS(永遠的神,也可理解爲永遠得勝)!”。

因爲人們知道,金牌的背後,是驚心動魄的較量。在射擊賽場和重劍賽場的槍聲劍影中,觀衆們懸着的心直到最後一刻才放下。中國選手的“大心臟”,在關鍵時刻壓住了勝負,經起了波折,讓來之不易的金牌顯得彌足珍貴。

奧運首金,歷來是人們關注的焦點。首金意味着什麼?中國射擊隊最熟悉不過。2000年悉尼奧運會以來,每屆奧運會的首金都在射擊女子10米氣步槍賽場上決出。

中國女槍手們創造過輝煌,也有過遺憾。2004年雅典奧運會,杜麗奪金後的回眸一笑,易思玲在倫敦奧運會賽後流下的淚水,都定格成爲中國體育的經典畫面。

這一次,中國代表團奪取奧運會首金的任務落在楊倩和王璐瑤兩位年輕姑娘的身上。這場硬仗,她們的壓力不言而喻。

資格賽,賽前奪冠呼聲最高世界紀錄保持者、印度選手昌德拉新秀瓦拉里萬都因前半程用時過長,發揮不佳,被攔在了決賽門外。而王璐瑤打出625.6環成績,僅排在第十八位,未能走得更遠。

楊倩在資格賽中的發揮也算不上理想,僅以第六名的身份進入決賽。但她並無退路,只能扛起一把槍,孤軍奮戰。

與以往資格賽成績帶入決賽不同的是,這次決賽爲淘汰賽,8名選手將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從零開始。儘管所有槍手都只是瞄準自己的靶子,但每一槍都是看不見硝煙的殊死搏鬥。

最後兩槍開始前,場上只剩下楊倩和俄羅斯奧委會選手加拉希娜。此前,兩人都打出了超高水平,楊倩槍槍都在10.5環以上,卻發現自己依然在落後。激烈的競爭讓現場空氣都彷彿凝固。

一聲槍響後,楊倩打出了10.7環,這樣高的分數在決賽最後階段已尤爲難得,但對手出乎意料地打出10.8環,將領先優勢擴大到0.2環。

最後一發子彈成了楊倩追趕對手的唯一機會。“當時特別緊張,”楊倩說,她不停地深呼吸,調整自己,努力讓心情平靜下來。

射擊場上的較量瞬息萬變,選手們比的是技戰術,更是心理。現場的緊張空氣,顯然擊穿了加拉希娜的心理防線,最後一槍她僅打出8.9環!

失誤,在奧運會這樣的頂級賽場,無異於將取勝的機會拱手讓人

機會來了!千鈞一髮之際,楊倩頂住巨大的壓力,只見她面不改色,穩穩地扣動扳機。儘管只有9.8環,但這個成績足以助她鎖定勝局,爲中國代表團順利摘得本屆奧運會首枚金牌。

隨着五星紅旗朝霞射擊場冉冉升起,“中國加油”的歡呼聲響徹賽場。

同樣的故事當晚在重劍賽場上又上演了一番,只是腳本中多了幾分“豁出去”的敢想敢拼。

女子個人項目決賽,29歲的中國選手孫一文迎戰頭號種子、世界個人排名第一的羅馬尼亞隊名將波佩斯庫。膠着的局面一直延續到最後一刻。終場前3秒,波佩斯庫一劍將比分扳成10平,金牌將以刺激的“決一劍”方式產生。

觀衆們緊張地屏住呼吸,與場邊中國擊劍隊外教Hugues的氣定神閒形成了鮮明對比。因爲他心中有數:根據他的統計,孫一文在所有“決一劍”的比賽中,勝率達到了驚人的80%。這一招險棋看似“劍走偏鋒”,實則有備而來。

果然,孫一文刺出致勝一劍,贏得了中國女子重劍個人項目在奧運會上的首枚金牌。她和衝上劍道的教練緊緊相擁,二人激動地共同展開五星紅旗,對着鏡頭揮灑自己的喜悅。

孫一文賽後說,獲勝源自“決一劍”中“賭”成功的運氣。的確,最後一擊充滿風險和挑戰。

2016年裡約奧運會,孫一文在自己的奧運首秀中獲得女重團體銀牌,但同時也在個人賽中留下遺憾。當時她在半決賽痛失好局,“決一劍”中負於兩屆世錦賽冠軍、意大利名將菲亞明戈,最終摘得銅牌

彼時,孫一文還不敢幻想奧運金牌,因爲在她眼裡,那是實力超過自己的前輩們都未能完成的任務。但遺憾始終撓抓着她的內心,她渴望能夠突破瓶頸,更進一步。

“很多時候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技術動作是否標準,只是憑藉節奏感來把自己的動作帶起來。”

千錘百煉後,孫一文口中的“運氣”有了實力的底色。她的拼搏化作“決一劍”中孤注一擲的勇氣和魄力,幫助她穿越賽場上的驚濤駭浪,抵達勝利的彼岸。

走上奧運賽場,沒有哪一個運動員不渴望勝利。如何展現最好的自己,需要日積月累的苦練和打磨,也需要以超越自我的心態不懈奮鬥。

“專注做好自己,穩定情緒,不去想結果”,是楊倩的平常心;而“敢想自己能奪冠,敢拼最後一擊”則是孫一文的堅定決心。這些都是一個優秀運動員身上鮮明的特質,讓他們能在懸念揭曉的那一刻綻放出勝利的微笑。

本報記者:孫龍飛季芳劉碩陽、劉�i;崔萌(攝影)

本期編輯:孫龍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