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食“十八連豐”的中國“密碼”

天高雲淡,平疇泛金,稻浪滾滾。

湖南省寧鄉市雙江口鎮高田寺村水稻核心示範片區,聯合收割機在金色的稻浪中來回穿梭。收割完的稻穀即刻就能烘乾、入庫儲存。“趁着天氣好,要趕快收!”種糧大戶彭增智的臉上全是喜悅。

從龍江之濱到洞庭湖畔,從齊魯大地到天府之國,大江南北,處處一派豐收景象。

又是一個豐收年!12月6日,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2021年全國糧食產量13657億斤,全年糧食產量再創新高,連續7年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喜獲“十八連豐”!

金秋時節,讓我們走進一個個“中國糧倉”,破解“十八連豐”背後的“密碼”。

吉林:變“瘦”的黑土又“肥”起來了

“測評結果爲1077.94公斤每畝!”10月10日,中國科學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聯合吉林四平梨樹縣對梨樹模式研發基地進行測產,結果一出,現場一片歡呼聲。

土地肥到家,捏把泥土冒油花”。肥沃的黑土帶來了糧食連年豐產。但長期過度“透支”,讓黑土層越來越薄,往下翻10釐米就能看到黃土,土壤板結,有機質下降……祖祖輩輩耕種黑土地變“瘦”了!

2007年,梨樹縣開始探索黑土地保護性耕作模式:通過玉米秸稈全覆蓋還田免耕,給黑土地蓋上一層“被子”,既能抗旱保墒,還增加土壤有機質。

“‘梨樹模式’讓黑土地緩過勁兒來,變‘瘦’的黑土又‘肥’起來了!”梨樹縣農業技術推廣總站站長王貴滿說。

經連續10年監測,梨樹模式保護下的黑土地保護試驗地塊土壤含水量增加15%至25%,耕層0至10釐米有機質含量增加12.9%,玉米年產量提高5%至10%左右。

建立全國首家黑土地保護院士工作站,率先頒佈實施黑土地保護地方性法規……“十三五”期間,吉林省把保護性耕作作爲黑土地保護的首推技術,把黑土地這個“耕地中的大熊貓”保護好、利用好。2021年,梨樹模式推廣面積達2875萬畝,比上年增長55.2%,居全國第一。

四川:種糧技術普及到每一畝土地

霜降時節,成都平原霧重霜濃,水稻收割後的稻田能擰出水。“時間不等人!”四川省邛崍市固驛鎮花園村種糧大戶周家林來不及休整,開着拖拉機排水、淺旋耕,儘快把小麥種下去。

周家林打理着一片超過2000畝的農莊,播種、施肥、噴藥……全部採用機械化,還用上了無人機。今年他種的小麥畝產超過450公斤,水稻畝產超過650公斤,年收入上百萬元。

“我的收入還不止這些呢!”周家林說,自己有多年的技術積累,周邊羣衆委託他提供全程技術服務或者託管的農田近6000畝,一年的收入也超過100萬元。

種糧種出年收入超過200萬元,周家林靠的是技術。四川省農業農村部門通過舉辦春季重大病蟲害防控培訓班、現場觀摩技術培訓等,加強對糧食生產管理人員、基層農技人員、種糧大戶的培訓和指導,通過他們的輻射帶動,讓技術服務覆蓋每一畝土地,爲農業穩產增收提供技術保障。

“玉米不減產,大豆是白撿”。四川農業大學集成創新的玉米大豆帶狀複合種植技術,全省推廣面積超過500萬畝,在保證玉米產量的同時,每畝可以多收大豆100公斤至150公斤。

好技術,離不開好農田。三星堆考古遺址坐落在廣漢市的平疇沃野間,這裡有近40萬畝高標準農田構築起的國家級現代農業產業園區,灌溉、生產道路等基礎設施完善,糧食生產水平規模化水平都居於前列。聚焦糧食產業,延伸出的糧油加工、農業觀光、農產品交易等產業蓬勃發展,形成了三次產業互動、農民持續增收的新格局。

山東:三級農技服務給農業插上翅膀

“今年雨多,地裡土鬆泥濘,原來的輪式收割機進不去,把俺給急的。多虧縣裡給協調來履帶式玉米收割機。”看着自家300畝玉米收割完裝上車,山東濟寧嘉祥縣陳莊村村民桂花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

今年秋收,嘉祥縣借力於“土地託管”模式,共協調履帶式玉米收割機近200臺,全縣48.8萬畝玉米很快收穫完畢。

搶收的同時,嘉祥縣還依託農業專業化公司的設備優勢,讓農戶的秋糧可以統一進廠烘乾。“烘曬、晾曬、銷售都有託管公司,咱託給人家,心裡就有了底,收一畝地還能省四五十塊錢!”呂桂花高興地說。

在山東,託管式、訂單式社會化服務,已成爲農業規模經營、培育新型經營主體的重要抓手,不僅減輕了農民種糧負擔,還爲建立家庭農場聯盟和聯合體提供支撐,有效解決了“誰來種地,怎麼種地”的問題。

受前段時間持續降水影響,今年山東玉米普遍晚收,小麥播種也隨之延後。山東省農業技術推廣中心派出8個專家指導組,採取駐地蹲點方式,分片包乾到各地進行技術指導,助力打好“三秋”生產攻堅戰。

聊城高唐縣構建起有1000多人的縣鎮村三級農技服務網絡,觸角延伸到全縣所有村、戶。“首席專家+技術人員+科技示範戶+農戶”的服務模式,打通了技術服務“最後一公里”。

作爲全國重要的“糧倉”,山東今年夏糧總產527.44億斤、單產440.03公斤,雙創歷史新高,糧食總產量連續7年穩定在千億斤以上。

黑龍江:種地看屏讓科技再升級

北大荒集團梧桐河農場裡,董金福的40多垧地早已收完。“產量比去年多8萬斤!自家5臺大機器3天就整完了,太省心了!早年種地,‘小四輪’、小藥壺和鐮刀,秋收時地裡全是人,現在這地裡,全是高科技!”

前不久,一個名爲“北大荒的科技範兒”的視頻引發網友熱議。視頻裡,一名農技人員按下按鈕,田間整地機便自動啓動,翻旋整地。“車上裝有無人導航裝置,利用北斗導航技術和信息傳輸技術,控制農機進行遠程無人駕駛作業。”北大荒智慧農業農機中心主任孟慶山介紹。

北大荒的科技種地“新把式”遠不止這些。

要問現在地咋種,咋管?孟慶山的回答只有兩個字:看屏。“水稻長得咋樣,有沒有啥病蟲害,田裡水是多了少了,坐在家打開手機,一清二楚。”手機成了農民的“新農具”。

北大荒是黑龍江現代農業的一個縮影。目前,黑龍江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已達98%,建成40餘個省級和國家級現代農業科技園區。“‘十四五’時期,黑龍江將打造千公里高標準科技示範帶,推行全程‘機械化’。”黑龍江省農業農村廳副廳長李文德信心滿滿。

如何讓中國糧用上中國“芯”?黑龍江聚焦種源問題重點領域,開展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建有國家級良種繁育基地16個,常規粳稻、大豆、馬鈴薯育種處於全國領先水平;大豆、水稻、小麥全部爲自主選育品種,全省農作物自主選育品種佔比接近90%。

湖南:科技成果應用到田間地頭

10月17日上午,2021年南方稻區雙季畝產1500公斤攻關示範衡南縣基地開展攻關測產驗收,測得晚稻平均畝產爲936.1公斤,加上此前測得的早稻平均畝產667.8公斤,“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團隊研發的雜交水稻雙季測產爲1603.9公斤,成功突破週年畝產1600公斤目標,並創造新的紀錄。

“創造這個新紀錄,第三代雜交稻晚稻組合‘叄優一號’功不可沒。”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栽培室主任李建武說。

湖南是雜交水稻的故鄉。幾十年來,袁隆平院士領銜科研團隊,在雜交水稻超高產攻關上不斷刷新紀錄。

近年來,湖南大力實施“科技強農”戰略,按照政企研合作、產學研一體發展的思路,全省建立“一個產業、一個院士或專家團隊領銜、一個技術體系支撐、一批良種繁育基地、一批龍頭企業、一個工作專班”“六個一”工作機制,推動科技成果轉化。在春耕、秋冬生產關鍵時節,一大批農業科技人員深入一線開展指導,將技術成果應用到田間地頭。

“現在種田呀,不僅有好種子、好肥料,還全都用上了高科技!”衡陽縣西渡鎮梅花村村民楊玉明兄弟3人,2011年通過土地流轉,把三個村民小組的350多畝水田全部承包下來,合夥種糧,今年正好是第10個年頭。說起種糧,楊玉明打開了話匣子:“每年種水稻的純收益有20萬元,給其他村民搞田間機耕、機收服務,還有10多萬元收入。我們早就過上了小康生活!”

新疆:機械生產節本增效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六師新湖農場,9月播下的冬小麥已露出新芽。“我們採用精量播種機播種,下種均勻,行距誤差不超過5釐米,後期灌溉和採收就方便多了!”新湖農場二十七連黨支部書記、連管會指導員唐紅富說,今年農場種了1萬餘畝冬小麥,種植戶畝均增收500餘元。

新疆地域遼闊,大農業、大農機,讓現代農業在這片肥沃的土地上縱橫馳騁。2021年,新疆全區主要農作物綜合機械化水平達85.2%。規模化、機械化生產,讓新疆糧食邁出高質高效新步伐,也讓精細化理念在這方沃野生根發芽。

“過去單產達到550公斤的成績算優秀,今天才算及格。”奇臺縣西北灣鎮柳樹河子村糧農朱兵說,“以前麥地澆水24小時離不開人,現在用手機就能直接操作,你看這滴灌系統,省時省力還精準。”

新技術、新觀念正在改變畜耕人挖、肩挑背扛的傳統農業,解放了農民的手腳,也改變了他們的思維。

“過去,靠天吃飯,產量根本保證不了。”伊犁州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託布村的種糧大戶張庭固告訴記者,“現在,我們和揚州大學的科研團隊合作,使用北斗導航成套智能農業裝備技術,通過9道工序進行復式作業,不僅節省人工人力,產量還更有保證。”

“今年全區夏糧增產超億斤,全國夏糧增產量的五分之一來自新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農業農村廳副廳長徐濤說。

(本報採訪組:本報記者任爽、李曉東、趙秋麗、李志臣、張士英、趙嘉偉、李慧、趙明昊、王藝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