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做大先生 潛心做大學問 努力育大英才

【教育沙龍】

對話嘉賓

孫鬱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語言文學教師團隊帶頭人

長春 中國地質大學(北京)地球物理與信息技術教師團隊帶頭人

張化光 東北大學電氣自動化研究所教師團隊帶頭人

丁文江 上海交通大學氫輕之美創新教師團隊帶頭人

韓家淮 廈門大學細胞生物學教師團隊帶頭人

2017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對黃大年同志先進事蹟作出重要指示。當年7月,教育部啓動全國高校黃大年式教師團隊創建活動。截至目前,共創建兩批共計401個教師團隊。這是一羣立德修身、潛心治學、開拓創新,立志做大先生、潛心做大學問、努力育大英才的教師榜樣。我們特邀五位全國高校黃大年式教師團隊代表,請他們分享成爲好老師的路徑和方法,講述他們教學科研中的難忘故事,暢談如何把爲學、爲事、爲人統一起來,當好學生成長的引路人。

1.好老師要能“承上啓下”

記者:人們看到全國高校黃大年式教師團隊,首先想到團隊成員的第一身份是教師。也許,在報考院校時,同學們看到這樣的介紹,會對這樣一個團隊有更多的期待和嚮往――這裡有好老師,有大先生。大先生是“經師”,亦是“人師”,是大學精神的締造者、傳承者。當然,大先生也是從一名普通教師成長起來的。在立志做大先生的道路上,各位是怎樣實現提升和跨越的?

鄒長春:我經常用一句話來勉勵我們從事地球物理研究的同學,那就是“仰望星空,腳踏實地”。希望他們有高遠的理想,把自己置於國家的座標系中,用我們地球物理人高超的探測本領,找準自己正確的位置。在實現自身價值的同時,更要爲國家和人民創造價值。同時,更要有腳踏實地、求真務實的學習和工作態度,只有腳踏實地,才能行久行遠。我們團隊培養出了一批又一批地球物理學和地球物理勘探領域的優秀學子,許多出國深造的同學已經學成歸來,成爲國內知名高校和科研院所的頂樑柱。著名地球物理學家黃大年同志心有大我的愛國情懷,在他們身上也得到了詮釋。

張化光:從教30年,我將自己的教學理念概括爲“創新、發展、嚴謹、求實”八字方針。我經常提醒學生:科學是嚴謹的,它需要創新,需要發展,但如果沒有嚴謹的科學態度,無論如何也不能攀登上科學的高峰。曾有一位碩博連讀的學生由於感覺自身創新能力不足,找到我想要退學。我採用“三步曲”進行指導:第一步是讓學生把我推導的公式,用另一種方法進行推導;第二步是給學生舉個例子,讓學生用這個方法做仿真;第三步是給學生幾篇文章,讓學生寫一篇綜述。十天時間,一篇文章寫好了,送到國際雜誌,一投就中了。從此,這個學生的創新潛質被激發了出來,成果也越來越多。

丁文江:“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我們始終相信,培養優秀的學生是教師的第一要務,要真正把學科的內涵建設和質量提升體現在每一個學生的學習成果上。我們團隊中的教授和副教授承擔本科生、研究生課程的課時量每年達到500學時。爲了提升學生學習質量,我們採用“技術原理認知+理論體系學習+科研案例分析+綜合實踐創新”的新工科培養模式,在本科課程中增設熱加工綜合實踐研究,將知識點結合多樣化教學手法,提升學生的課堂參與度和教學效果。

韓家淮:學校最重要的功能是人類知識的傳承,一個好的老師就是要能夠“承上啓下”,承接前人的智慧碩果、傳承給後人接續奮鬥。無論是“經師”還是“人師”,首先是一個老師,要承擔教師最基本的職責。

一開始有很多人不理解我爲何要擔任本科生班主任,其實原因很簡單――我是老師,需要了解學生。我們團隊有六成以上成員都陸續加入班主任隊伍,通過開班會、辦茶話會的形式,在學業上指導督促學生,生活上給他們答疑解惑。

要了解學生,就要主動多去溝通交流。我喜歡與學生一起就餐,這樣一來,我跟每個學生能有更多的溝通時間。只要我在辦公室,門始終是敞開的,學生有事就可以直接進來。

我認爲讓學生了解自己尤爲重要。就怎麼做科研而言,首先要看自己會不會提出問題,提出問題的水平決定其研究成果的影響力;能不能回答提出的問題,則是能否做好科研的關鍵。我的願望是培養一批有解決問題能力的科研工作者,我和我的導師,也就是諾貝爾獎得主布魯斯・博伊特勒教授在這方面有共同的理念。我們合作建立了廈門大學博伊特勒書院,讓學生“足不出戶”就能接受世界級生命科學領域大師的引領和薰陶。博伊特勒教授說:“比諾獎更重要的是知識的傳承。百年後,諾獎得主或許會被遺忘,但書院的教育事業仍會繼續。”團隊中每位成員都以自己對教學及科研的熱愛,勤勉踐行着黃大年精神,言傳身教帶領學生求知探索,不斷前行。

2.“做研究,要有種勞模精神”

記者:全國高校黃大年式教師團隊成員的身份是多重的,是教師,也是科研工作者;教書育人是使命,科研報國更是義不容辭。不少老師的工作重地不僅在課堂,更在實踐一線、科學前沿。這其中,有哪些難忘的經歷?如何磨鍊自己“板凳要坐十年冷”的韌勁,“不破樓蘭終不還”的鑽勁,“敢教日月換新天”的闖勁?

孫鬱:中國當代文學研究的目光不僅要回望歷史,也要着眼文學現場,關注最爲前沿的文學與歷史的發生與成長。作爲教師,不僅要在科研領域對學生多有傳授,也要引導年輕人着眼當下,以最新的文學作品爲切入點,完成對社會與時代的關切。教書育人和學術科研都離不開“韌勁”“鑽勁”與“闖勁”。概言之,這是一種持之以恆的爲學之志。想要做到持續奮進,必須將熱愛與責任感和使命感相結合。

作爲教師,我們身負爲國家培育棟樑之材的重任,青年學生的成長需要我們以身作則、言傳身教,這是一份不容迴避更是無上光榮的責任和使命;作爲科研工作者,我們必須行走在研究的最前沿,既能領略學術研究精深的魅力,又能從爲學術奉獻的熱忱裡感受到自我價值。因此,我們需要保持熱愛,時時回望初心,同時鍛鍊耐力,以長跑的姿態迎接一個個挑戰

鄒長春:我們團隊秉承“以研促教,教研相長”的育人理念,瞄準地球科學前沿,對接國家重大需求,注重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勇於探索。

上天難,入地更難。我們團隊積極投身“入地”之旅的科學鑽探研究,自2000年起先後參與江蘇東海、四川汶川、雲南騰衝的科學鑽探測井工作;2013年起,負責鬆遼盆地科學鑽探工程松科2井測井任務。測井是將精密儀器下放到數千米深的井中採集地球物理信息,是科學鑽探過程中實現原位探測的唯一手段。超高溫井眼環境是松科2井測井工作的最大挑戰,5000米以下的井中溫度太高,一般儀器根本無法放下去測量,必須採用最先進的超高溫測井儀器和工藝,設計非常合理的測量方案,整個測量過程要跟時間賽跑。松科2井井底溫度高達241℃,這是目前國內的最高溫測井紀錄。

正是團隊成員不畏困難、勇於探索,纔有了松科2井彌足珍貴的科研資料,爲探索地球深部奧秘、尋找深部能源和資源、解密氣候和環境變化提供了重要數據支撐。在科研工作中敢爲人先、爭創一流,是對黃大年式教師團隊最好的註解。

丁文江:對科研工作者來說,“沉得住氣”是我們應該具備的首要素質。做人、做學問都要具備一些“鈍感力”,學會包容、吸收、容忍與平淡。只有在一個領域不斷深入研究、辛勤耕耘,長此以往樂此不疲,才能根深葉茂。做科研,如果有所創新、做出技術原型,這就是有效的科研;若既無原創、也無效果,僅僅是模仿、翻版,就是完全無效的科研。“寓精於料,料要成材,材要成器,器要好用。”科研工作者也應該關注國家需求和民生髮展,把學術研究和生產力發展緊密結合,這樣纔能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韓家淮:科學研究的開花結果本不是一蹴而就的。我經常告訴學生,“最幸福的事,就是找到自己感興趣的工作,併爲之努力。無論什麼學科,要做好都是要付出的。做科學,要有種勞模精神,追求所成,不慮所得。不能還沒開始做就想着要得到些什麼。”

要有用敬致知的堅守。“涵養須用敬,進學在致知。”這是我們團隊一直在努力踐行的團隊文化。做科研要有大情懷、大格局,深耕一個課題潛下心來做真正有意義的研究。比如,我們實驗室一直攻堅細胞程序性死亡研究,揭示了細胞命運調控新機制。多年來,團隊成員以通訊作者身份發表研究論文100餘篇,其中不乏被著名雜誌錄用的文章。

每個科研人的初心都是對科研本身的熱愛和對探索未知的渴望。因爲熱愛,才做科研。唯有熱愛,才能堅持。克服困難的方法無非就是找到問題所在,解決問題。這是每個科研工作者終其一生都在不斷探索、優化的解決方案。在這條路上,我們能做的自我調節就是思考、行動以及堅持。

3.“第一要務是育人”

記者:科學需要傳承。作爲團隊核心人物,如何凝聚、塑造團隊力量?如何培育能幹事、幹成事的建設者和敢於開拓、勇於創新的接班人?

孫鬱:首先要加強與學生的溝通,瞭解學生的思想動態。對學生而言,我們既是師長又是朋友,多多互動溝通才能打破隔膜,增進彼此的瞭解和信任。其次要盡己所能爲學生答疑解惑,不管是學業上的疑難,還是生活中的困難,老師都要成爲學生的有力後盾。教師的付出是建立一個具有凝聚力團隊的必要條件。最後要相信學生的能力,給予學生鍛鍊機會,既要幫扶也要放手。鼓勵學生勇挑大樑,不怕犯錯,勇於創新。

張化光:我一直認爲,有項目才能出成果,才能培養拔尖創新人才。一定要抓住科研項目這個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的牛鼻子,在實踐中助力青年人成長成才。在我們團隊中,孫秋野教授作爲課題負責人,承擔起國家重點研發計劃“變革性技術關鍵科學問題”專項相關工作;劉金海教授成爲海底管道內檢測器研究的科研主力;楊東昇教授獲中國儀器儀表學會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團隊每個成員都志存高遠、腳踏實地,在科技強國的道路上接續奮鬥、砥礪前行。

丁文江:團隊建設的第一要務是育人。我們團隊中有多名40歲以下的青年教授、研究員,大家有一個共同願景,就是成爲中國鎂產業的最優人才培育基地、成爲世界鎂研究最有競爭力的基地之一。團隊的發展過程可以用“吃飯―吃好飯―開心地吃飯”三個階段來形容。“吃飯”是爲了生存,“吃好飯”是小康,“開心地吃飯”是大家既能高效工作,又能愉快相處。我希望團隊能做到4個“N”:耐煩、耐看、內省、內斂。團隊成員在境界、胸懷、能力和激情四個方面也在不斷提高。我們團隊內部形成了一整套人才育引、使用、評價和激勵機制,最大限度地調動科技人員的創新積極性。

韓家淮:一個團隊之所以能夠凝聚在一起,是因爲大家有共同的目標。在團隊成立之初我說過,這支黃大年式教師團隊要成爲一個載體、一個牽引,加強教師間的交流與合作,凝聚力量推進科研攻堅與育人育才目標。我們團隊中有“師生檔”“免疫學團隊”等組合。成員之間聯繫十分緊密,經常就教學育人、科研攻關進行溝通交流。團隊成立以來,成員聚焦領域核心科學問題,取得多項重大原創性成果。大家靠的不是單打獨鬥、各自爲戰,而是羣策羣力,將集體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在這支老中青結合的教師團隊裡,年長者富有科學經驗和奉獻精神,年輕人富有激情與創新活力,大家取長補短、比學趕幫,爲了共同的目標努力――讓世界因爲中國的生命科學研究而更加美好。光有團隊是遠遠不夠的,我們努力打造一流的平臺,提供頂尖的硬件設施、工作條件與管理制度,將損耗降到最低,讓科研人員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也更容易做自己想做的事。

(記者 靳曉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