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試飛英雄”王昂:以命鑄劍 迎死而生

――試飛員和平時期離死亡最近的人!

試驗樣機到裝備部隊,一款戰機的成熟定型,往往需要數年甚至十餘年,在這些不爲人知的年月裡發生了什麼?試飛員能告訴你這個答案:“戰機不是設計出來的,戰機是飛出來的!”而試飛員就是讓這些戰機“飛出來”的人。

王昂,1935年生於上海市,1958年從北京航空學院飛機制造專業畢業,經過嚴格選拔,成爲我國第一批大學生飛行員。1966正式成爲一名試飛員。那正是我國航空工業走上自我研製、試飛工作逐步精益求精的年代。在10多年的試飛生涯中,他先後征服了國產兩代殲擊機的“俯仰擺動”和“發動機失火”問題。曾先後榮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1980年1月3日被授予“科研試飛英雄榮譽稱號,獲“一級英模勳章”,後任中國航空工業第一集團公司科技委主任,曾經擔任過航空航天工業部副部長

戰鬥機飛行員本來就是一項充滿危險和挑戰的職業,因爲他們所駕馭的,都是普通飛行員從來沒有飛過的最先進、最前沿機型。這些機型第一次從設計圖紙變成鋼鐵雄鷹,試飛員就是和它們完成“第一次親密接觸”的人。

提起試飛員和飛行員的區別,試飛英雄王昂如此說:“試飛與飛行,不僅不是同一個概念,更不是同一種評價標準。一個好的試飛員,不僅要會飛,而且要知道爲什麼這麼飛。試飛員要有強大的理論基礎,在試飛過程中必須拿到精準的數據,爲工程設計人員提供第一手資料,儘可能不浪費任何一個起落。”

――一種新型戰機的飛天之路,就是條試飛“血路”。

每一次臨界試驗,每一次極限挑戰,都是對未知的生死探索,都是與死神的驚險博弈。戰鬥機試飛員是一項勇敢者的事業,而要成爲一名合格的戰鬥機試飛員,還需要高超技術和強大的心理素質

王昂今年已經83歲了,他的身上仍然有着一個飛行員特殊的氣質思維敏捷、腰桿挺直,說起話來中氣十足。一說起試飛員、說起飛行,他的眼神裡透出一種發自內心的驕傲和自豪老人家回憶起自己幾十次與死亡擦肩而過的經歷,感慨萬分。

1976年的一天,他駕駛飛機作加力邊界試驗。當飛機爬高到預定高度,左發動機使用加力的時候,突然“嘭”的一聲,隨即又出現兩次巨響,飛機發動機同時停車。王昂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但他沒有驚慌。他迅速把油門拉到停車位置,轉向機場,並報告地面指揮員:“雙發停車。”指揮員當即命令:“到一萬二千米,重新開車。”

但是,王昂在空中一次,二次,三次輸番起動左邊和右邊的發動機,都沒有成功。

這時,王昂清楚地知道自己面臨的危險處境。但他這時不是考慮個人安危,而是想爲這種高速殲擊機積累極爲寶貴的科研資料――記錄兩個發動機在空中停車以後,飛機每秒鐘的下滑速度是多少。他想:這種異常情況,平時無法試飛,連模擬都是不可能的,現在正是掌握這個資料的好機會。因此,他一面做好迫降的準備,一面仔細觀察飛機的下滑率,同時繼續起動發動機……

飛機的高度在不斷降低,一霎時,從一萬多米掉到三千多米。這時候,飛機再不能起動,就只能跳傘和迫降了。

就在這時,王昂報告:“右發起動成功。”

指揮員又命令:“把右髮油門加上去。”

接着,王昂又一次報告:“左發起動成功。”這時飛機離地面只有一千五百米的高度了。

飛機對準跑道安全着陸了!

在這次飛行中,王昂不僅挽救了這架“獨生子”,而且取得了這種高速機型在高空中空低空的準確下滑率,爲科研人員提供了靠儀器等其它手段不能取得的極其寶貴的資料。

――試飛員是迎死而生的真豪傑

試飛員的高度,向來標識國防實力在世界版圖的風雲榜上佔位的高下,試飛隊伍的技術和素質水平,就是大國國力角逐最具象的參數。

王昂輝煌人生所取得的成就是由他堅貞的人生信條決定的。當問起它的人生感悟是什麼?老人家說:“人生短短几十年,一定要自己的祖國踏踏實實的做一點事情,僅此而已!”

今天的中國,已經進入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中國航空工業也面臨着新的發展機遇和挑戰。新的時代充滿新的活力,新的機遇也必將成就新的輝煌。我們相信,弘揚老一輩航空人獻身祖國、獻身航空事業的精神和理念,爲實現建設航空強國的宏偉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起到積極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