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家訓文化源流探微

家訓”是指家庭內部的規訓,即父祖對子孫、家長對家人、族長對族人的直接訓示、親自教誨,也包括兄長對弟、妹的勸勉,夫妻之間的囑託等。在我國古代,作爲一種家庭教育的形式,它是維繫和發展一個家庭不可或缺的精神紐帶。

文體視角

《說文解字》:“訓,說教也。”可見,“訓”是一種行爲方式,具體來說是一種說教授道的行爲。追溯“訓”體之源,其最早被命名爲文體,應是出現於《尚書》之中。《尚書》是堯至週期間政事言辭之彙編。孔安國撰《尚書序》中提到:“典、謨、訓、誥、誓、命之文凡百篇”(《文選》卷四十五),即指《尚書》中的六種“各司其職”的文體。作爲“尚書六體”之一,最初的“訓”也是依傍政治而生。這是“政事之訓”,記載着有關執政規律的訓誡,有君主對王位繼任者和臣下的訓示,也有臣子對君主的規勸。隨着社會的發展,“訓”體大致經歷從“政事之訓”到“家教之訓”的轉變,同時在與其他文體的互滲過程中,其內涵邊界不斷擴大。

基於“訓”在廣義上的說教之義,那些以說教訓誡爲主要內容文章皆可被看作是“訓”體文。就以《尚書》來說,其中有很多篇目雖不以“訓”爲題,但就其內容來看實爲“訓”體文。正如孔穎達所說:“《書》篇之名,因事而立,既無體例,隨便爲文。”

總的來說,不論是以“訓”爲名的“訓”體文,還是雖未冠以“訓”名,但實爲“訓”體的文章,都體現出“訓”作爲一種上古文體的特點,在古代發揮着一定的社會功能――政治規訓的作用。所以“訓”作爲一種文體,最初是“因事而立”,是爲當時的政治需要服務,作爲一種“王室政訓”的同時,本身也行使着一種“王室家訓”的作用,在某種意義上可以看作是中國傳統家訓的先河。

不論是先秦時期的“誥”“令”“箴”“銘”等帶訓令說教性質的文體,還是之後興起的“誡”文,都在其文體的功能和性質上與“訓”體異名同功。此外還有“規”“令”等文體,也常被用在“教誡訓示”的場合之下,與“訓”體有相似功能。比如“令”最初也是發源於政治上的詔令文,是一種古代的政治應用文體。《文心雕龍・詔策篇》說:“戒敕爲文,實詔之切者”,劉勰認爲告誡的文辭,就是詔令中最爲切實的一種。和“訓”“誡”一樣,當“令”從“政令”延伸到家庭之中,就成爲 “家令”,開始履行家庭教育的職責。而“規”本身就有“無規矩不成方圓”的規範性含義,《說文解字》:“規矩,有法度也。”就是說“規”是合乎法度的意思。吳曾祺《文體芻議》:“此體古無所師,唐人以意爲之。後人每有規條規約之目,亦是此意。”這些規條、規約其實就是一些“規勸”“規訓”等教誡、告勉之辭,在古代,“規”常常出現在家庭、書塾等地。長者對幼孩言談舉止進行規範的條約也就形成了家庭的規約――家規。“令”包含着更強的強制性意義,“規”則有更大的約束性,但作爲文體,它們都和“訓”一樣,發揮着教誡告勸的社會作用,廣義上都可視爲在“訓誡”體範疇之內。中國古代的文體有着豐富的內涵和外延,它不斷地發展變化,而且各種文體之間又常常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如上文中提及的“訓”與“箴”“誡”“令”“規”等文體,產生於不同的“特定場合”,卻有相似的社會功能。在中國古代,文體的複雜多義和不確定性使文體之間的界限模糊,上述幾類文體之間就很難劃分出清晰的界線,“訓”與“箴”“誡”“令”“規”等都是具有“教誡”功能的實用文體,其實常常被視爲同一種文體。

家訓之訓

傳統家訓是中國古代的一種文化現象,它凝聚了古代中國人千百年來積累的教育觀念和人生智慧。“家訓”一詞最早出現於《後漢書・邊讓傳》:“髫齔夙孤,不盡家訓。”意爲“父母的教導”,即家教。家訓根植於中國深厚的歷史文化土壤之中,是中國人獨有的治家規範。那些蘊含其中的治家、理家和興家的智慧也是維繫中國古代千千萬萬家族經久不衰的“傳家寶”。

寬泛地說,只要是教導子孫後輩如何修身齊家的言辭和文字都是“家訓”。像周公的《誡伯禽書》、曹操的《內戒令》、諸葛亮的《誡子書》《誡外甥書》、司馬談的《命子遷》、陶淵明的《命子》等都是“家訓”。唐、宋以後,出現大量韻文形式的家訓,如杜荀鶴的《題弟侄書堂》、陸游的《示兒》,以及邵雍的《誡子吟》《教子吟》《教勸吟》等。

陳振孫推崇《顏氏家訓》,在《直齋書錄解題》中稱“古今家訓以此爲祖”,這是從狹義角度來說的。陳振孫的說法是有依據的,因爲從家訓史來考察,《顏氏家訓》標誌着中國古代傳統家訓的成熟,是歷代家教的典範。它自成一家之言,新創“家訓”文體,是第一部以“家訓”命名的訓言體著作,堪稱“家訓之祖”。

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魏晉南北朝時期,家族文化興起,家族意識日漸濃厚。選官制度有重要變化,由兩漢時期的“察舉制”,變成魏晉南北朝時期的“九品中正制”,家世門第是主要依據。人們更加重視“家風”“家聲”和“家學”。《顏氏家訓》在《教子》《治家》《風操》等章節中就談到了涵養優良家風的重要性,如《治家》:“笞怒廢於家,則豎子之過立見;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治家之寬猛,亦猶國焉。”就把治家與治國並論。《涉務》開篇就提到:“士君子之處世,貴能有益於物耳,不徒高談虛論,左琴右書,以費人君祿位也!”就是說,作爲一個士人君子,要能夠做一些有益於他人或社會的事情,高談闊論、紙上談兵,是愧對俸祿和官位。“家訓”是中國古人特有的治家規範,也是中國文學特有的實用文體。

家教傳統

中國自古就善於總結家族興衰的經驗和教訓:“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周易・坤・文言》)“君子之善善也長,惡惡也短,惡惡止其身,善善及子孫。”(《公羊傳・昭公二十年》)所以爲子孫着想,要多多行善。提倡好的家風,如:“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周易・家人・彖》)所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許多人從封建倫理道德的角度去理解,而我認爲這句話更重要的內涵是說,每個人要儘自己的“職份”,父親要有父親的樣子,做好父親應該做的事情。其他家庭成員也各盡其“職份”,這樣就“齊家”了,推而廣之,天下就太平了。《禮記・大學》:“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讓,一國興讓;一人貪戾,一國作亂。”也是這一理路。

西漢初年淮南王劉安講過一個故事

昔者楚莊王既勝晉於河、雍之間,歸而封孫叔敖,辭而不受。……謂其子曰:“吾則死矣,王必封女。女必讓肥饒之地,而受沙石之間有��丘者,其地確石而名醜。荊人鬼,越人�S,人莫之利也。”孫叔敖死,王果封其子以肥饒之地,其子辭而不受,請有��之丘。楚國之俗,功臣二世而爵祿,惟孫叔敖獨存。(《淮南子・人間訓》)

孫叔敖是楚莊王的功臣,照理可以受封肥沃的領地,但他偏偏選擇“��丘”,那個地方多沙石、甚至地名都醜,誰都看不上。但是後來呢?選擇肥沃領地的其他功臣的後代很快都消亡了,只有孫叔敖的子孫保存下來。因爲肥沃的土地大家都想得到,所以會爭鬥,貧瘠的土地沒有人想得到,所以沒有性命之憂。

復旦大學陳正宏教授寫了一本書《血緣:〈史記〉的世家》,世家是什麼呢?就是一些世代興盛的大家族。一些世家大族的興盛,一個家族之所以長期存在,有精神層面的構成元素,在培養優良家風方面,肯定有一些值得我們參考的地方。我們來看幾個例子。

“吳太伯,太伯弟仲雍,皆周太王之子,而王季歷之兄也。季歷賢,而有聖子昌,太王欲立季歷以及昌,於是太伯、仲雍二人乃�木B�,文身斷髮,示不可用,以避季歷。季歷果立,是爲王季,而昌爲文王。”(《史記・吳太伯世家》)

《史記》“世家”第一篇《吳太伯世家》,講了一個兄弟謙讓的故事。太伯和他的弟弟仲雍都是周朝周太王的兒子,他倆還有一個弟弟叫季歷,季歷有個兒子姬昌,很得周太王的喜歡。周太王很想把王位傳給姬昌,那就要想辦法把自己的位子先傳給季歷。太伯、仲雍看出周太王的心思,就跑到南方當時的蠻荒之地去了,讓弟弟季歷可以放心地繼承王位。後來季歷果真繼承了王位,他的兒子姬昌也繼承了王位,姬昌就是後來有名的周文王。這就是吳氏家族“德讓”的故事,後代吳氏家訓中多有“德讓”的訓辭,許多地方的吳氏家族的祖廳門楣上就有“德讓遺風”四個字。孔子曰:“太(泰)伯,其可謂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讓,民無得而稱焉。”(《論語・泰伯》)說的就是這種謙讓美德。

“丁丑,崔�盜⒆�公異母弟杵臼,是爲景公。景公母,魯叔孫宣伯女也。景公立,以崔�滴�右相,慶封爲左相。二相恐亂起,乃與國人盟曰:‘不與崔慶者死!’晏子仰天曰:‘嬰所不唯忠於君利社稷者是從!’不肯盟。慶封欲殺晏子,崔�翟唬骸�忠臣也,舍之。’齊太史書曰:‘崔�瞪弊�公’,崔�瞪敝�。其弟復書,崔�蹈瓷敝�。少弟復書,崔�的鬆嶂�。”(《史記・齊太公世家》)

齊太史三兄弟,面對篡位的權臣崔�擔�齊太史堅守史官的職守,堅持寫下“崔�瞪弊�公”,崔�稻桶啞胩�史殺了。齊太史的弟弟繼任史官,又這樣寫,崔�滌職閹�殺了。齊太史的小弟弟接着任史官,又堅持這樣寫,崔�島ε鋁耍�只好放了他。齊家三兄弟堅守的是史官的實錄精神,所謂“善善惡惡,賢賢賤不肖”(司馬遷《史記・太史公自序》),“不虛美,不隱惡”(班固《漢書・司馬遷傳贊》)。這種實錄精神,不僅是一種史學精神,更是一種職業道德,也是人格精神。文天祥《正氣歌》中“在齊太史簡”說的就是這個典故。

“其後武王既崩,成王少,在強葆之中。周公恐天下聞武王崩而畔,周公乃踐阼代成王攝行政當國。管叔及其羣弟流言於國曰:‘周公將不利於成王。’周公乃告太公望、召公�]曰:‘我之所以弗闢而攝政者,恐天下畔周,無以告我先王太王、王季、文王。三王之憂勞天下久矣,於今而後成。武王蚤終,成王少,將以成周,我所以爲之若此。’……成王長,能聽政。於是周公乃還政於成王,成王臨朝。”(《史記・魯周公世家》)

這個故事是說周武王去世之後,他的兒子周成王年紀太小。周武王的弟弟周公旦看到這種情況,就代替周成王管理王朝事務,這就給人留下口舌。周公旦不顧天下人的流言蜚語,等周成王長大成人,就還政成王。這個時候天下人終於知道,周公旦是大公無私。司馬遷稱這個故事爲“揖讓之禮”。(《魯周公世家》)唐代白居易《放言五首》其三“贈君一法決狐疑”:“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僞復誰知。”周公旦的這種精神,是一種擔當精神,也是一種信守諾言的品格。

上面所說的謙讓、盡職、守信,是古人認爲立身處世堅守的基本道德規範,也是許多家族存世立教的基本信條。

家規家訓的目的不在於“軌物範世”,而是“整齊門內,提撕子孫”,正因爲是對同宗同祖的親人們說的話,所以比較真誠,比較可信,所謂“夫同言而信,信其所親;同命而行,行其所服。”(《顏氏家訓・序致》)就拿《顏氏家訓》來說,這部書一共有20篇,有序致、教子、兄弟、後娶、治家、風操、慕賢、文章、名實、涉務、省事、止足、誡兵、養生、歸心、書證、音辭、雜藝、終制等,涉及家庭內外、士人立身處世等多方面的內容。對於後世而言,在明確其固有的歷史侷限的前提下,其中有許多思想內容,至今仍然有現實意義。

不要溺愛小孩:“父母威嚴而有慈,則子女畏慎而生孝矣。吾見世間,無教而有愛,每不能然;飲食運爲,恣其所欲,宜誡翻獎,應訶反笑,至有識知,謂法當爾。驕慢已習,方複製之,捶撻至死而無威,忿怒日隆而增怨,逮於成長,終爲敗德。”(《顏氏家訓・教子》)

善擇友:“是以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自芳也;與惡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自臭也。”說明“君子必慎交遊焉”。(《顏氏家訓・慕賢》)

勸學:“自古明王聖帝,猶須勤學,況凡庶乎!”“人生在世,會當有業:農民則計量耕稼,商賈則討論貨賄,工巧則致精器用,伎藝則沈思法術,武夫則慣習弓馬,文士則講議經書。多見士大夫恥涉農商,差務工伎,射則不能穿札,筆則才記姓名,飽食醉酒,忽忽無事,以此銷日,以此終年。”(《顏氏家訓・勉學》)

盡忠守職:“國之用材,大較不過六事”:一是“朝廷之臣”,二是“文史之臣”,三是“軍旅之臣”,四是“藩屏之臣”,五是“使命之臣”,六是“興造之臣”。“人性有長短,豈責具美於六途哉?但當皆曉指趣,能守一職,便無愧耳。”(《顏氏家訓・涉務》)

居安思危:“居承平之世,不知有喪亂之禍;處廟堂之下,不知有戰陳之急;保俸祿之資,不知有耕稼之苦;肆吏民之上,不知有勞役之勤,故難可以應世經務也。”(《顏氏家訓・涉務》)

重農務本:“古人慾知稼穡之艱難,斯蓋貴谷務本之道也。夫食爲民天,民非食不生矣,三日不粒,父子不能相存。耕種之,���I之,刈獲之,載積之,打拂之,簸揚之,凡幾涉手,而入倉稟,安可輕農事而貴末業哉?”(《顏氏家訓・涉務》)

守道崇德:“君子當守道崇德,蓄價待時,爵祿不登,信由天命。”主張君子之德,反對“躁競得官”。(《顏氏家訓・省事》)

《顏氏家訓》是我國較早的家規家訓,對族人的日常行爲作了種種規範和訓導,對於人品修行的重視是其中的重要內容,如《顏氏家訓・勉學》:“夫所以讀書學問,本欲開心明目,利於行耳。”《顏氏家訓・勉學》:“夫學者所以求益耳。見人讀數十卷書,便自高大,凌忽長者,輕慢同列;人疾之如讎敵,惡之如鴟梟。如此以學自損,不如無學也。”對於“人己之學”,《顏氏家訓》更有明確的表述:

古之學者爲己,以補不足也,今之學者爲人,但能說之也。古之學者爲人,行道以利世也;今之學者爲己,修身以求進也。夫學者猶種樹也,春玩其華,秋登其實;講論文章,春華也,修身利行,秋實也。(《顏氏家訓・勉學》)

有意思的是,顏之推提出,古今學者所謂的“爲己”“爲人”內涵指向有所不同,但無論古今,有一點是共同的,那就是,我們“講論文章”最終的目的是爲了“修身利行”。

盡忠報國:“夫生不可不惜,不可苟惜。涉險畏之途,幹禍難之事,貪慾以傷生,讒慝而致死,此君子之所惜哉。行戒孝而見賊,履仁義而得罪,喪身以全家,泯軀而濟國,君子不咎也。”(《顏氏家訓・養生》)“求道者,身計也;惜費者,國謀也。身計國謀,不可兩遂。誠臣徇主而棄親,孝子安家而忘國,各有行也。”(《顏氏家訓・歸心》)這是忠孝難於兩全的思想,關鍵時刻主張棄孝盡忠。

六朝時期中原變亂,許多中原大家族舉家南遷,在思想上仍然保持着中原文化的思想觀念。《顏氏家訓》的主導思想就是傳統的中原文化。爲了在相對陌生的南方生存發展下去,這些大家族特別重視對家庭成員的教育。顏之推回憶自己從小就受到嚴格的家教:“吾家風教,素爲整密。昔在齠齔,便蒙誘誨;每從兩兄,曉夕溫�酰�規行矩步,安辭定色,鏘鏘翼翼,若朝嚴君焉。”(《顏氏家訓・序致》)又如樑代蕭繹《金樓子》有“戒子篇”,收集了史上訓教子孫的一些善言名言,如合稷廟堂金人銘“無多言,多言多敗;無多事,多事多患”等。

有良好的中原文化根基,又有嚴格的家庭教育,當時許多大家族人才輩出。當時著名文學理論家劉勰就說:“爾其縉紳之林,霞蔚而飆起;王、袁聯宗以龍章,顏、謝重葉以鳳採,何、範、張、沈之徒,亦不可勝數也。”(《文心雕龍・時序篇》)劉勰說王、袁、顏、謝、何、範、張、沈等家族都是當時有名的大家族,出現許多人才。唐代劉禹錫有詩曰:“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烏衣巷》)仍然有對六朝衆多家族興衰的感懷。

客家的家規家訓

下面,集中介紹一下我們通過調查等方式蒐集、整理的客家家規家訓。客家的傳統家規家訓是中國家訓文化的代表之一,蘊含着忠孝爲本的家國情懷、親善睦鄰的行爲規範、克勤克儉的生存智慧。

對於家庭,客家人重視“孝”的教育。如《劉氏家規》(宋嘉泰元年本)有“孝父母”列入家規總則條目:“經雲:哀哀父母,生我劬勞,欲報之德,昊天罔極。故孝子之事親: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誠、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所以爲儘子職也。”《李氏家規》(清刻本)有“敦孝悌”條目:“父母之恩,天高地厚,恩情罔極人倫。十月懷胎,三朝乳哺,推幹就溼,保抱撫摩,憂疾病,聞飢飽,調寒暑,父母受盡萬苦千辛,方得子女成人長大。爲子女者即幸遇父母有壽,急急孝養,難報天恩。人生時日限也,萬一錯過,歿後即披麻戴孝,三牲五鼎,竟亦何裨?”強調報父母生養之恩是人倫至極,尤其強調父母在世時就要及時行孝。

“忠愛家國”在客家家規家訓中是重點強調的內容。如《張氏家規》(清河張氏清刻本)就有“忠效國家”條目:“國家與民,關係互相。民忠國盛,國富民康。國澤黎民,民增國光。天經地義,效國理當。勸我族人,以此爲尚。奉事國家,蹈火赴湯。爲國穩安,戎馬扛槍,爲國振興,農工學商。清政廉潔,不圖恩償。和衷共濟,不怨下上。執行政令,遵紀守綱。踊躍赴公,早完稅糧。”唐陳崇撰《義門陳氏家範二十則》有:“出勵名臣,處爲碩儒。安吾作息,急乃公輸。”達則爲忠臣良將,窮則碩儒善士,但無論窮達,都要急國家之所急。這正是五千年中華文化“家國情懷”的深厚積澱。

客家人與人交往重禮義、講謙和。如《謝氏家訓》(清刻本)要求:“內外親族,無論尊長同列,皆當以禮接之。毋得簡傲笑謔,不恭不敬。”臺灣屏東縣南州鄉《徐氏家訓》指出:“以出入則與俱,以吉凶則與共,以燕享慶弔則時相聚處者也。若以情屬之義聯之,何在非天下一家萬物一體之誼乎。苟或因小忿而生嫌,片言而構禍,鮮不以通家至好之誼而至隔絕不親矣。”

客家人因爲“客居異鄉”,更加懂得生活之艱難、幸福之不易,所以十分強調勤儉治家。如《鍾氏家訓》(清刻本)有“禁遊惰”條目:“一人各尋一業,務盡其職,切不可馳騖浮華,虛閒度日也。”又有“戒奢侈”條目:“治生之道,曰開源,曰節流,開則務勤,節則務儉,不勤不儉,虧損立見,況俗尚奢華,事事不安於簡樸,非自立骨幹,必不免爲習所移。噫嘻!十年勤之難豐,一旦耗之易盡,何如崇樸黜華,食用無憂不繼。”

由存留至今的客家家訓來看,古代家規家訓的確凝聚着古人千百年來的生存智慧,有跨越時空的生命力,是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生動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