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錯執照,誤了兩兆

插圖

在上網吃到飽與吃不飽的民怨高漲,以及落後各國4G布建雙重壓力下,4G發照最近也成了熱門話題。然而在過程中,產官學各界意見落差極大,不但政府各單位想法未盡一致,來自所謂「產業」的聲音,也非常歧異因事專業技術媒體更是霧裡看花,不知所云,也使得消費者也莫衷一是。看起來逐步推進,實際上卻缺乏靈魂的4G釋照,恐怕會耽誤了未來產業與經濟發展

究竟4G發照是規劃監理,還是產業發展?其實頻譜資源有限,通訊技術的領先,已被許多國家認定是國力的象徵,以及發展經濟所須掌握的關鍵戰略項目。很多國家爲了提高的綜效,把頻譜的規劃、監理以及產業的發展,合併交由統一單位專責管理。目前除了大陸工信部、韓國的KCC,全世界還有相當多的國家亦如此規劃組織。而我們的產業發展劃歸經濟部管轄,頻譜規劃歸交通部,監理歸NCC,分開來看好像正常運作,但合起來卻缺乏整體戰略思維,端到國際上恐怕更不堪比較,眼前除了產業數據說話,4G執照的發放也暴露了這個問題。

而且建設臺灣不等於國際接軌,臺灣的經濟靠出口年產值超過新臺幣兩兆的資通訊產業對經濟有相當大的影響宏達電一家公司的衰退即可影響臺灣的景氣燈號。資通訊產業無法與國際市場接軌,就會造成訂單減少、經濟衰退。目前規劃的三個4G執照頻點,除700MHz勉強可說得上與美國市場接軌外,1800/900因非國際主流頻段,並不會帶來太大的出口商機,國內所謂的「第一階段」頻道重整,因而無法協助資通訊產業發展國際業務,藉擴大出口來提振經濟。

全球發展4G最重要的兩個頻段,以2.6GHz對臺灣最爲關鍵。在這個頻段上的重要技術TDLTE是由中國大陸領軍發展,並通過了ITU的認可成爲國際標準。目前除大陸積極推動布建之外,也是歐洲國家所採用的主流頻段與技術。這個在眼前國際市場及兩岸合作都深受矚目的戰略頻段,於目前的計劃中似乎被輕忽。交通部主張作業不及要等到4G釋照的「第二階段」再來討論,頻譜釋出該如何收費或拍賣,則由NCC決定。而目前NCC面對此戰略頻段,以及擁有頻段卻不知該進或該退的wimax電信業者們,僅表示「技術中立」。

4G無線網路環境與智慧行動裝置的關係,就像高速公路汽車。德國的汽車工業全球領先,很大的原因在於無速限的高速公路(autobann)早在二次大戰之前的一九三二年就開通。交通部與NCC的說法,從頻譜規劃跟電信監理的角度,聽起來都言之成理,但卻對產業發展沒有幫助。除了落後再追趕要付出更高的代價之外,從產業政策而言,「中立」也等於沒有方向與策略。戰略頻段,等於沒有戰略。

各國產業政策關注的都是國家利益,而非技術中立。掌管產發的經濟部在發照中缺乏角色,有角色的交通部與NCC缺乏產發責任。眼前資通訊產業面臨高度轉型壓力與挑戰,若朝野兩黨不能以更高的戰略高度管考監督,訂出前瞻並具經濟意義的4G戰略,而讓韓國等國家跑在前面,不但寬頻人權無法進一步落實,更將妨礙資通訊產業未來的國際競爭力套句這陣子流行的話說:「沒有經濟,就算選上了也只是丐幫幫主」。(作者爲前Intel亞太區業務總監,現爲臺北市電腦公會兼職顧問